人道工作者葉維昌,走過烽火大地

mensuno於 13/12/2017 發表 收藏文章
戰火,對於不少香港人來說很遙遠,戰爭只是一個概念,是歷史書上的一個事件。其實,地球上某個角落卻有人活在「戰場」裡面,身為曾於戰區前線服務過的香港人,葉維昌 (Jason) 2012年開始加入紅十字國際委員會 (ICRC) ,他直言前線的救援工作,不是只有大家想象的派水派米,單純的熱血與愛心也無法拯救世界。人道工作需要專業知識,拿掉媒體給予的光環,這是一份需一步步走來的工作。

沒有被世界遺棄的信念

葉維昌(Jason) 是紅十字國際委員會(ICRC)逾千名駐外代表當中唯一的香港人,他不是醫療人員,卻選擇在戰區前線服務,主要負責在戰亂中保護平民,協助與親人失散的平民尋找家人,及協助災後重建社區基礎設施的緊急人道工作。

今次回港出席港安醫院慈善基金Men of Hope 2017頒獎禮,他也因為多年從事國際人道工作的貢獻,成為該獎項「健康倡導者」領域得獎者。「獲得獎項固然高興,更讓我開心的是這個慈善基金獎項的宗旨是讓弱勢社群的聲音得到關注,為本地及海外送達希望,這正正是我現在於ICRC工作所希望做到的事。多次出入戰區後,我領悟到帶來希望亦是人道工作對於戰地平民更重要的地方。」

他解釋指,很多時大家在媒體看到人道工作就是在戰區派發物資。不過,這只是他們工作的一部份。置身於無盡的炮火威脅,水和食物的確是必需,卻一時間解決不了戰地平民生死的問題。「對於他們,在炮火與空襲的生死存亡間,我們這些國際人道組織人員的存在,讓他們意識到,雖然此刻他們無能力改變身處於戰場的命運,但他們絕對沒有被世界遺棄。相比物質上的援助,陪他們捱過艱難的時刻,在烽火中讓他們感覺到希望仍在,亦是國際人道組織存在於戰亂中的意義。」

 
手中無槍更安全

Jason目前是紅十字國際委員會的對外事務部項目經理,暫時離開了戰區前線,主要在ICRC日內瓦總部工作,負責處理政府關係與捐助者關係。但加入ICRC 五年多曾派駐巴勒斯坦、阿富汗、約旦、叙利亞、緬甸等被槍林彈雨包圍,衝突無休的地區。Jason指現時國際人道工作面對的困難是,世界受戰爭影響的地區被兩次世界大戰時都還多,加上衝突而非國與國為單位,一個地區可能有多個武裝組織的對峙,這令到今日的戰爭多為持久戰,也讓和平的到來遙遙無期。「戰爭持續多年,同時產生了另一個問題,就是會漸漸被遺忘。這一刻戰爭或災難的爆發,可能瞬間獲得媒體及全球關注,但這些關注總會隨著時間退卻,而在失去大家留意的同時,戰地的平民卻仍然活在困難中。」

這時候ICRC等人道組織的存在就起了重要的作用,Jason指很多時大家一說起戰爭,只想到即時救援,但持續關注和支援更重要。「在戰亂時提供醫療服務、社會恢復初期就會提供公共衞生支援,及建設供水系統也是我們的工作。當然,組織長期在戰區的服務,也讓不少艱難的人道工作得以順利進行。」所說的「艱難」,自然不是派水派米,修橋補路可比。Jason在戰區的工作還包括與荷槍實彈的武裝組織會面以及談判。如在14年,他就在阿富汗與塔利班對話,參與營救人質行動。千萬別以為Jason會全副武裝,有齊避彈衣再有槍械旁身才去與武裝組織談判。「都是和我平日在辦公室工作一樣,穿著恤衫西褲。但其實你細心想,在那些衝突隨時爆發的地區,你手中有槍,還是沒有槍安全點?」Jason指他們能與武裝組織,或參與戰爭的各方派對會面及談判,靠的不是武力,所以無需全副武裝,憑的就是ICRC多年在戰區服務。「大家也清楚我們角色中立,所以受到各方尊重,容許我們在戰地工作。我們根據《日內瓦公約》工作,如有一方違反,無論他們身份如何也會跟進。即使是面對武裝團體亦給予解釋機會,亦讓各方知道有國際組織在監察。」

不是義工 是一份工作

走到烽火大地從事人道工作,加上Jason本身更是國際投資銀行的精英,無疑令到整個故事散發著「浪漫」、「犧牲」、「追夢」等元素。「我很想把媒體給的這些『光環』拿下,人道工作不應該將焦點放到個人或組織本身,應該是更多放到戰爭中的平民身上。同樣,大家誤會了!我投身人道工作不是一夜醒來的決定,是由大學開始用十年時間實行的計劃。與其說,我『放棄』投資銀行的工作,我會說,我只是轉到人道工作這職業上發展。」不過,Jason也笑指,這想法在香港大家較難理解,因為在這裡,國際事務尤其是人道工作,並不是一種「工作」,一種「職業」。「當年,大學期間曾到非洲肯亞貧民區與來自世界不同的人一起做實習義工,這也是我第一次接觸人道工作。實習完成後,正當大家也興致勃勃談論自己將來要從事國際事務如外交工作、人道工作等時,我發現,為何我只是在想加入投資銀行,會計師樓等呢?」反思過後,讓Jason認定自己目標,希望將來投身人道救援工作,所以他於 2004年畢業於香港大學商學院,隨即成為頂尖投資銀行的分析員,經過四年,累積了工作經歷和一定經濟條件,他前後足足用了九年時間才考入ICRC。「當大家想到人道工作可能會覺得很『浪漫』,覺得是做義工,要為更大目標『犧牲』。但其實不是,只有熱血和愛心也不能順利完成前線工作,如剛剛所說的與不同代表會面談判、在戰亂中安排物資運送和派發等,都需要專業知識。」他呼籲年輕人如果有意投身人道救援工作,畢業後,也無須急於投考,應該累積各種相關經驗,同時可以嘗試多了解不同國際組織。雖然香港沒有外交部,能從事國際事務的途徑不多,而社會也常討論香港人欠缺國際視野,但Jason覺得自己這個土生土長的香港人就是個很好的例子,證明這一代香港人也可於國際中迎來新的機遇,世界仍然有好多可能性。

 
你可能還對以下內容感興趣
心型乳貼佢貼得起 美模Nina Daniele的風騷性感
如果警察是橋本環奈 男士也甘心被她拉回警局
余文樂婚禮照流出 兄弟彭于晏直飛澳洲見證
余文樂正式封盤 真假緋聞女星回顧

資料來源:men's uno (http://hk.mensuno.asia/node/%E4%BA%BA%E9%81%93%E5%B7%A5%E4%BD%9C%E8%80%85%E8%91%89%E7%B6%AD%E6%98%8C-8708)
本文由《men's uno》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生化實驗室 - Ep01 情人節朱古力篇》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