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浩楠:亞洲電競冠軍,打機是一種修鍊 文字

mensuno於 22/09/2017 發表 收藏文章
「打機打到亞洲冠軍,不再是夢!」對於很多人來說,打機就是不務正業、浪費時間,但對於近期以《皇室戰爭》這網絡遊戲拿下亞洲冠軍的何浩楠(Aaron)來說,打機其實是一種自我修養和證明自己的鍛鍊。

從2、3歲開始,Aaron已經開始打任天堂,到今年26歲的他能夠成為亞洲冠軍,絕對不是僥倖。「當我慢慢長大後,便開始發現我對打機有點天份。小時候跟同學打機,就能由頭打到尾,同學們輪住與我比拚,但最後都是羸不過我。」可能就是這一點小聰明,為他之後鋪上電競選手之路。「其實我知道自己不是讀書的材料,面對高考亦沒有信心,便選擇去南京讀中醫課程。由於我自小喜歡幫助別人,志願是當個醫生,但由於西醫需要英文水平高,自知這方面的能力不足,所以當個中醫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去年他學成歸來,同時亦是他當上電競選手的開始。

電競非打機

其實有好多人會想,電競即是打機,只是一個美化的詞語罷了,但對Aaron來說,這是兩碼子的事。「我經常以足球這項運動作比喻,喜歡踢足球和能成為足球員是不同的事,前者只是一種興趣,開心便足夠;後者則多了一份專業、訓練和認真性,面對每一場比賽是人生的一切所對待。」就如電競即將於2020年成為亞運比賽項目之一,可見它不是單純的打機,而是需要靈活性、策略性等技巧才能贏出比賽。「其實在一年半前,我已開始在twitch做直播主持,當時已經有200多人觀看,老實說,當時的確有點受寵若驚,因為直播是沒有聲音和樣貌。對於很多第一次做直播的人,一般都是2、30人觀看而已,所以逐漸便增加了自信心了。」當初Aaron參加不少有關這項遊戲舉行的比賽,但名次一直徘徊在4或5名,信心亦開始受到打擊。

「還記得當時這遊戲的其中一個chat group (與其他打這遊戲的人一起分享打機心得),因為那時開始做直播,亦在這遊戲有點成績,開始多了人在group中問我一些技巧。後來或許風頭開始蓋過group主或一些原因,我被人踢出chat group。當時我感到十分無奈。就是那時我開始專注打這遊戲,把其他煩惱事拋諸腦外。」人們往往因為一些事,改變了自己和對一些事件醒悟,而Aaron就發現自己一直以來的缺點,就是容易分心。「在這半年的每場比賽之前,我會將容易讓我分心的人放入block list,防止他們在比賽期間騷擾我的想法。」可能就是這決心和冷靜,讓他成為這次亞洲區的冠軍。

打機又搵到食

其實,電競已經成為一項大熱的活動,加上近年政府和不少大公司推廣這項目,為喜歡打機的人來說,是一個名成利就的機會。「要成為電競選手,其實要視乎遊戲本身的價值性、接受性及影響力等方面,因為這會影響電競選手的認受性和遊戲壽命等。一般電競選手的年齡由18至23歲不等,而我26歲能成為電競選手也算老了,年齡大小真的會影響手和腦的靈活性。」除了這些條件外,他亦提出一個重要因素,就是要對打機有天份。「一般電競選手需要在比賽前不斷訓練,尤其是以團體出賽的隊伍,因為他們是講求合作性、策略性等,所以他們會每日訓練十多小時,除了不斷打機練習外,還會有一些體能鍛鍊和賽後檢討,為比賽而認真對待。而我這次是個人比賽,而加上這遊戲只有兩年時間,屬於比較新的遊戲,所以我只是自行練習。其後可能會10月會到美國出賽和12月的英國的全球比賽,所以最近亦為這比賽開始訓練,希望到時取得佳績。」話說美國區的比賽有20萬美金作獎金;英國的全球比賽獎金更高達100萬美金,所以話,從細細個開始,大人就開始灌輸「打機無前途」、「打機搵唔到食」。只是十多年的變化,到了現在這些說話都已經被徹底地推翻了,同時亦可理直氣壯「回敬」他們「我打機賺錢隨時多過你哋幾年人工呀!」

 
你可能還對以下內容感興趣
手機遊戲更易上癮
鍾培生:電競第一人
最後的童真
遊戲,說的是一整個產業

資料來源:men's uno (http://hk.mensuno.asia/node/%E4%BD%95%E6%B5%A9%E6%A5%A0%EF%BC%9A%E4%BA%9E%E6%B4%B2%E9%9B%BB%E7%AB%B6%E5%86%A0%E8%BB%8D-8152)
本文由《men's uno》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