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 17 秋冬男裝周,今季上演時裝界的暴雨驕陽... 文字

mensuno於 07/06/2017 發表 收藏文章
相比米蘭的「墨守成規」,巴黎顯得更樂於接受「改革開放」。創立於1854年的法國奢侈品牌Louis Vuitton和成立於1994年的美國潮牌Supreme,兩個相差140歲的品牌竟然破天荒的推出了首個合作系列。另一場與時間有關的「爭奪戰」發生在美國新任總統Trump和Givenchy之間,而且誰也沒想到Riccardo Tisci在發布會結束不久就離開了Givenchy。同樣令人期盼的還有Berluti新任創意總監Haider Ackermann帶來的首個時裝騷。

BALENCIAGA

本季男裝從經典的「辦公室權力著裝」出發,加入了設計師Demna Gvasalia簽名式的剪裁輪廓:西裝、長款大衣延續了挺括方正的肩線。飛行員外套被賦予誇張的削肩廓形,寬鬆肥大的運動褲,復古的厚底運動鞋等等,不僅與傳統的辦公室裝束大相徑庭,一切都透露出強烈的個人印記。新系列從設計到細節印證了Demna Gvasalia的創作來源——將工作裝根植於日常生活的基礎上。印有Balenciaga母公司Kering標誌的衛衣、模仿購物紙袋的真皮手提袋,甚至還有從美國民主黨候選人Sanders競選標誌變體而來的品牌logo,這些幽默有趣的細節穿插在整季系列當中,為Balenciaga男裝塑造出些許荒誕而又耐人尋味的前衛新風。

DIOR HOMME

創意總監Kris Van Assche用絢麗的彩色霓虹燈、電子音樂,以及高大的鐵架把我們帶回到那個活力的80年代,舞台設計和現場氣氛透露出了濃濃的工業感。 2017冬季系列,Kris將品牌歷史財富與硬核punk文化兩相交融,Hardior (Dior+Hardcore)風格就此誕生。成衣系列充滿青少年時代的活力與朝氣,令人不禁聯想到狂野派對、鹿特丹青年文化和Candy-Boys的獨特氣質。修身西服局部點綴手工縫線裝飾,搭配真皮手套,向迪奧先生致敬。作為一個Gabber愛好者意味著得有一套特別的穿搭風格,不光看上去獨特顯眼,還要讓人們覺得激進或危險。在Kris Van Assche的設計裡,「成衣技術」與「街頭風格」合二為一,個性斐然的多元對立風格打破固有規則,重新演繹極富活力的奢華格調。

VALENTINO

面臨新的變革和機遇如何交出一份令人滿意的成績表,這或許是現今大部分設計師遇到的考題,例如本季的Valentino男裝。長身大衣、斗篷搭配標準三件頭西服、格紋外套、牛角扣大衣、鑲花針織毛衣、鴨舌帽和領結呈現出熟悉的書卷氣質,從寬鬆的條紋褲到整體廓形都強調了70年代的復古腔調。籠統地把這個系列歸類為dandy風格不夠準確,因為其中糅雜著設計師破舊立新的意圖—他找來英國藝術家Jamie Reid設計兩行詩的標語圖案,在這些「乖男孩」身上注入了叛逆的punk元素,當然不是像別針和鬆糕鞋的那種Hardcore,而是又溫柔又強大的新時代男性。

LOUIS VUITTON

紐約文化是Louis Vuitton 2017秋冬男士系列的主題,藝術總監Kim Jones將不同事物融合,打造出全新的創意之旅。閒散的雅皮風格:闊腿褲、寬鬆版型、略微落拓又瀟灑,時髦中夾雜幾絲狡黠不羈的街頭氣質。精細的高定做工搭配粗獷的工裝設計;新系列的睡衣設計多飾有以路易威登30年代廣告形象拼貼而成的元素,致敬裝飾藝術勃然復興的70年代。炫目閃亮的鈀金珠寶不禁令人回想起曾在Studio 54舞池中肆意瀰漫的放縱奢靡氣息。本次與Supreme特別合作的配飾系列,以迷彩提花薄亞麻織物搭配路易威登標誌天然牛皮,或在紅色與黑色的Epi水波紋皮革上,壓印標籤貼紙等特色十足的Supreme Logo圖案。這些設計作品既散發著鮮明的新潮氣質,又展現出品牌長達163年的深厚品牌底蘊。

RICK OWENS

在談及2017秋冬男裝系列的設計主題時,Rick Owens說到自己時常被生活當中可能發生的厄運和恐慌困擾,但現在不能再對這些事情提心吊膽。於是,他從二戰時期巴黎人民對納粹的反抗當中得到靈感,那是70年代華麗閃耀的年代,是對於動盪作出的回應。秀場裡那些怪異又極端的造型便得到了解答:雕塑一般的肩部設計,沙漏狀的廓形,袖子長得拖在地上,以扣帶捆綁羽絨布料的堆疊。這便是Rick Owens眼中又墮落又危險的華麗,是艱難時刻的保護,更是對於頹喪的極端反抗。

LOEWE

2017秋冬男裝系列以英國St. Ives海岸的質樸生活作為創作靈感,以設計展現當地漁民捕魚、耕種、採礦的日常生活,描繪出Jonathan Anderson所鍾情的質樸和童真意象。

系列當中不難發現Jonathan簽名式的設計手法,例如皮革製成的鐵匠圍裙、華麗的翻領絲絨大衣、敞口吊帶彩色上衣。從實穿性上來看,這些單品或許不會成為大多數男士的選擇,不過與之搭配的手包、皮具和鞋履則務實許多。滲透其中的蘇格蘭情調帶來溫暖和煦的造型感、寬大的羊毛流蘇大衣、錯落有致的蘇格蘭格紋外套等等,亦是點題又不失造型感的款式。

DRIES VAN NOTEN

設計師將本季的男裝系列稱為「男裝原型」,像卡其外套、海軍大衣、牛仔褲那樣的基礎款式。而這個系列亦可以視作為設計師的一次「個人回顧展」,例如出場第二件外套就是對1986年男裝系列版本的重新改造。寬肩外套、oversize外套、墊肩大衣都是對於Dries Van Noten過往作品的再次翻新。但是往常的刺繡、提花裝飾並沒有出現,而是變成簡單的白恤衫和運動衛衣。不少單品上印上了服裝供應商的品牌,例如日本面料製造商Toki-Sen的logo衛衣,是DvN對於合作伙伴的認可和感謝。

YOHJI YAMAMOTO

作為世界時裝日本浪潮的代表人物,山本耀司自始至終保持著自己的設計標籤:簡潔、禪意、流暢、反時裝風格。慣用的黑白灰色系依然在設計師手上運用自如,層疊披掛的造型依舊是山本式的東方韻味,不規則大衣外套在行走時仍然飄逸流暢。在主題方面,款式借鑒了工人制服,「Save the manufacturing workers!」標語和人像塗鴉相結合,表現出詩意的浪漫,有部分圖案還出自山本耀司的親手繪製。

MAISON MARGIELA

由Margiela設計團隊打造的2017秋冬男裝系列,為我們展示的是典型的法國男性形象:包裹著冬日厚實的大褸,手上或許還拿著書本報紙,然後埋頭沉思。 Maison Margiela為這個沉思者設計了廓形大褸、拼接外套和九分闊腿褲等相應款式。系列當中當然也不乏Margiela風格的有趣單品,去掉袖子的皮革外套拼接上燒焦效果的彩色皮革和西服面料,在一番解構和重塑之下成為一件馬甲式外套。

KENZO

環保主題一直是Kenzo設計師組合Humberto Leon和Carol Lim關注的焦點,氣候變化、海洋污染等議題也曾出現在Kenzo以往的系列當中。本季也不例外,Humberto Leon表示這次的創作靈感來自「北極衝浪」,顯然又是一個環保又有趣的議題。或者,「在嚴寒地帶如何進行夏季活動?」系列先以滑雪服套裝、超長針織衫的造型開場,套頭的連帽設計、戶外衝鋒衣和長款羽絨外套立刻讓人聯想到嚴峻的極寒氣候。當然,即使是嚴寒天氣也同樣需要穿著考究,幾何菱格、彩色極光渲染、動物圖紋讓造型變得饒有趣味,體現了設計師為設計融入的浪漫與詼諧。

JUUN. J

當詢問到設計師鄭旭俊,在過往十年裡有沒有最喜歡的款式或造型時,他不假思索地給出了回答:「外套。」這位韓國設計師給出的答案完全在情理之中,因為從開場這件標誌性單品就一直貫穿整個系列,解構主義、oversize、工裝風格,讓設計師所鍾愛的外套變化出不同風貌。誇張的輪廓結構也是鄭旭俊另一個拿手好戲,從緞面MA-1軍裝外套到牛津布恤衫,甚至還有從外套口袋演變而來的加大裝飾。比例誇張的恤衫、針織衫和羽絨外套模糊了性別特徵,中性化的設計統一了整個系列的風格基調。

COMME DES GARÇONS HOMME PLUS

Boyhood是Comme des Garçons Homme Plus所表達的設計主題,與那些花裡胡哨的玩具和假髮形成強烈對比的是整個系列的暗色色系,解構、褶皺、拼接、亮片、不對稱這些川久保玲愛用的元素如數出現在西裝外套上。忽略掉那些露臍的剪裁和styling,與川久保玲驚天動地的女裝設計相比,這個男裝系列顯得實穿許多。這是否意味著這些童心未泯的偽少年也有成熟的一面?看看腳上拼貼著玩具模型的Air Force 1就知道答案了。

Cerruti 1881

本季巴黎男裝周恰巧充滿了品牌首場fashion show或周年紀念,Cerruti 1881便是其中之一。 Jason Basmajian在新系列裡強調了面料的流暢質感,開場的幾個造型均是對品牌創始人Nino Cerruti經典之作的新式演繹:正裝套裝寬鬆舒適,不搭配恤衫的傳統條紋三件頭西裝顯得更具休閒雅緻風範,寬鬆的長款搭配吊帶又顯示出慵懶態度。隨後的展示收斂起了這些游離在正裝裡的輕鬆感,奢華的皮革外套搭配上墨綠恤衫,剪羊毛的翻領大衣頗有幾分舊時荷里活的派頭,連日裝也是剪裁精良的牛仔工裝服。

本季系列帶來全新定制廓形,其中包括休閒長款軟肩外套及高腰褲,搭配圓領馬甲。另外,垂墜細節、溜肩、和服袖、帶襯裡的長款外套,以及採用Lanificio Fratelli Cerruti毛紡廠為面料工坊獨家打造提花羊毛的全新插肩大衣將在本季系列中悉數呈現。針織衫在本系列中也扮演重要角色,詮釋豐盈質感。

GIVENCHY BY RICCARDO TISCI

發布會選址法國國家圖書館,書櫃構成了靜謐宏大的秀場空間,與展示的服裝形成有趣的對比,彷彿Riccardo Tisci在藉此宣示新的心境變化和男裝精神。在設計上,Riccardo想藉助孩童的雙眼去表達他們所理解的西部世界:條紋、格紋和日式歌舞伎面具圖騰形成了色彩鮮明的對比,維多利亞風格的立體褶皺也被做成了圖騰的樣式,外套或禮服西裝被裝飾上醒目的超大鈕扣,撞色牛角扣大衣,以絲巾替代抽繩的連帽衛衣。明顯能感受到Riccardo Tisci以往慣用的宗教主題和暗黑元素被大大削弱,正在嘗試尋找積極和樂觀的意象,就像天橋上那些西裝禮服,正是小男孩眼中西裝革履的父輩印象。

BERLUTI

張揚與克制兩種鮮明的對立主張之間如何達成共識?帶著這個問題更能清晰審視Haider Ackermann所下的功夫。設計師將本季Berluti設定為打破陳規的起點,彩色羊毛翻領大衣、拼接飛行員外套、粉色大褸如數登場,在經典男裝樣式的語境中置入了更多活力元素,甚至包括由女模特來演繹這些紳士裝扮。仔細看也不難發現Haider簽名式的設計手法:粉色緞面西裝、絲絨外套套裝、帥氣的皮革吉他肩包,Berluti得以呈現出這般嶄新的時尚面貌,設計師比以往更純熟圓滑的設計技藝功不可沒。

HERMÈS

沉穩優雅的紳士風度是Hermès男士給人的一貫印象,在2017秋冬系列裡,現任創作總監Véronique Nichanian則為這種經典的陽剛風格添加上些許搖滾個性。她將這個系列形容為「Rock-mantic」:上衣和下裝張弛比例的對比,創造出別緻而明快的節奏。搖滾的部分體現為小羊皮羊絨外套、羊毛大衣和緊身皮革長褲呈現出的錯落對比,或者是利用壓紋工藝設計出的立體紋理皮革上衣,配以信使腰包,這是屬於Hermès男士的搖滾風情。而浪漫優雅的另一部分,則是經典的雙排扣西裝、鈕扣裝飾外套,材質是閃動別緻光澤感的絲絨面料,再配以略微寬鬆的休閒褲,便是設計師心中的紳士形象。

LANVIN

Lucas Ossendrijver想將恤衫、外套、休閒褲這些日常款式設計成高於現實的模樣,重點落在剪裁、結構和比例上。這種態度可以從搭配在海軍藍毛呢大衣上的標語圍巾窺見一斑。英文單詞「Nothing」表現的並非是虛無主義那樣的大條道理,而是對於現實時裝語境的小小反諷:這裡沒有藝術作品,也沒有聯名系列,只有純粹的Lanvin時裝。除了讓設計本身發聲,Lucas在本季更多地運用了科技面料和元素,例如經過特殊處理的皮革大衣和機車外套。

PAUL SMITH

Paul Smith擅長的正裝剪裁當然還得配以經典的英倫面料,這個設計主旨也體現在了秀場的款式細節之上。藍綠色格紋或純色恤衫之上鋪滿了彩色的羽毛印花或刺繡圖案,這就是Paul Smith所說的「進入戰鬥模式的傳統正裝」。新系列同時帶我們回顧了這位設計頑童以往的拿手之作,例如英式格紋和廓形大衣,雖然它們早在設計師70年代的作品裡就出現過了,不過配以與時俱進的新式面料和剪裁,不失為一場溫故知新的趣味之旅。

THOM BROWNE

整個系列以45個造型呈現,分為1-15、16-30、31-45共三組出場。第一組造型是誇張怪異的服裝裁片解構,第二組造型是誇張化的廓形展示,第三組造型為正常的成衣版本。每三組彼此對應成一個look,裁片設計並不縫合,只以鈕扣銜接。類似的呈現手法同樣出現在Thom Browne過往的發布會當中,例如三組造型呈現一個秀場設計,而每組服飾代表的是這件衣服過去、現在、未來的變化。所以,怪異的styling並不是最令人稱奇的部分,設計師過人的腦洞和工藝技法才是整場發布會的精華。

 

TEXT / OLIVER、HO SIN WAH

PHOTO / 各大品牌

你可能還對以下內容感興趣
2017時裝界「醜鞋」當道
日本最強「小潮童」Yoshi
夏天又是出行的日子
Ginza Six

資料來源:men's uno (http://hk.mensuno.asia/node/%E5%B7%B4%E9%BB%8E17%E7%A7%8B%E5%86%AC%E7%94%B7%E8%A3%9D%E5%91%A8-7465)
本文由《men's uno》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