腕錶也刺青,當Hublot遇上Sang Bleu

mensuno於 11/04/2018 發表 收藏文章
喜愛刺青的人不少,鍾愛腕錶的亦夠多,但會找紋身師為腕錶設計的品牌便不太常見。所以嘛,要說到有創意和勇於與藝術界別合作的腕錶品牌,必定有Hublot的份。這次也不例外,驚喜地找上紋身藝術家設計腕錶,效果也相當有驚喜。

Luxury腕錶與「反叛」紋身

有留意Hublot的,便定必知道這品牌就是特別喜愛與有關「藝術」之物相連,歷年來早已與不同藝術家合作,只是沒想到竟找上了紋身師而已。畢竟在不少人心目中,Luxury腕錶與有「反叛」之感的紋身仿佛拉不上關係。但原來早在2016年Hublot便找了來自英國倫敦的刺青藝術工作坊Sang Bleu合作,以對稱幾何圖案為主題,創製多款型格腕錶。這是絕對是值得欣賞的事,藝術就是無分界別才對。而這次更特別的,就是Sang Bleu創辦人兼創作總監Maxime Büchi遠道從英國到港出席活動,還即場示範刺青。那當然,要好好問一下他對時間與紋身的看法。
對於紋身與時間的關係

Maxime Büchi的反應也相當大,「有很多沒紋身的人也問我,他們認為紋身的永久性是不好的事,害怕後悔。但這其實正是紋身者想要有的事,不想擁有的便不要去紋,愛紋身的就正因它的永久,後不後悔也可以是當中所包含的感受。就算你後來並不喜歡這紋身,也總比與錯的人結婚來得好好。就算你老了,紋身也是你身體的一部份,紋身也陪你一起老。幻想一下,一個紋身永遠也以全新狀態呈現,你絕對不想要這效果。紋身就如,可以看得到的時間,像時鐘一樣」。

刺青藝術打造幾何符號

對Maxime Büchi來說,在腕錶結構上再想出設計,就如人身體結構上設計圖案一樣,「其實當中並沒有甚麼意思要表達,但反是你覺得有甚麼意思便是甚麼意思,每人也可有不同的理 解。這並不是一個「紋身設計」,這是「我的設計」。腕錶以刺青藝術打造幾何符號,解讀宇宙間無聲的情愫。Maxime Büchi從達文西名畫《維特魯威人》(Vitruvian Man)中汲取靈感,為用作記錄時間的腕表賦予和諧而勻稱的圖案設計。「正交圓」的獨特圖案精妙反轉疊加,有如星辰運轉,又如網羅萬物的生命密碼,刻畫出超越時空的真情時刻。

你可能還對以下內容感興趣
Jaeger-LeCoultre Polaris 50周年 優雅運動風
本地陀飛輪你識幾多個? 三大香港錶牌其實各有特色
大和的設計美學 GRAND SEIKO極緻機芯
錶唔一定貴先叫型 6千幾入手最新限量MotoGP


資料來源:men's uno (http://hk.mensuno.asia/node/%E8%85%95%E9%8C%B6%E4%B9%9F%E5%88%BA%E9%9D%92-9533)
本文由《men's uno》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生化實驗室 - Ep01 情人節朱古力篇》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