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 Law,來自街角的繪本 文字

mensuno於 23/11/2017 發表 收藏文章
一條本來只是上班一族每天只想趕快穿過的後巷,近來有了讓人駐足的理由。在本地藝術家Bo Law手中,這裡成為了收藏著打開夢想大門鑰匙的地方。不僅是蒼白的牆壁有了色彩,添了生氣,打破人們對後巷狹窄骯髒的觀念。壁畫的創作也讓Bo Law跳出紙本的框框,迎來更遼闊畫出夢想的天地。

追夢是個過程

這次已不是第一次在街頭見到Bo Law的作品,也不是第一次在觀塘看見他的壁畫創作。「2013年我已經參加過由『全城街馬』牽頭的一個藝術計劃,當年只是畫一道牆。而隔了一屆再參加,今次他們安排了整棟工業大廈的外牆給我。主要是一些後巷的位置,全長共340米。在香港能有如此大範圍去做戶外創作的機會也十分難得。所以,我構思了以繪本形式去創作這壁畫。」創作題目是「敢夢想」,對於Bo Law來說這也是一個貼身的題目,因為在香港「藝術家」相比定性為一種「職業」,更多人會覺得應該稱為「夢想」。而他的確在今次的創作中,將自己追夢的縮影放進去。

這個畫在街角的繪本故事講述主角在現實生活是個很自卑的人,追夢過程中不但愈來愈接近夢想,也讓他改變起來。「主角一開始出場就帶著一個太空人頭盔,有一日,路經這裡被一個很大的外星人吸引住,而且更被吸入到另一個世界去追夢。」Bo Law認為有夢想,是因為你見識過,以及憧憬過某事物才會出現。「然後,途中要有掙扎,會有犧牲,這樣你才可以換到夢想的鎖匙。」主角由現實跳到另一個世界,在那裡遇到很多古靈精怪的事物,一幅幅壁畫就是他冒險的過程。

「其中有一部份較特別,我選用了漫畫形式去表達,場景講述主角經歷了很多後,再遇上另一個外星人,最後決定除下保護自己的頭盔,並用頭盔和外星人交換另一條鎖匙去追逐下一個夢。」Bo Law指對於他來說,夢想不能停留在幻想,你要付出這才是追夢。「而追夢只是個過程,當夢想達到後,並不代表你的腳步就因此停下,而是你又會去開展下一個追夢的冒險。」

 
讓牆壁說故事

雖然今次以繪本形式創作,故事一早構思好,但他指街頭壁畫創作與別不同的地方,是創作地點在街頭,故事會因遇到的人和事走出不一樣的路。「這也是在街頭畫壁畫好玩的地方,無論是環境因素,或你與途人的對話,這些都會好影響作品。」他以自己2013年以『童工』為主題,在創作與觀塘歷史有關的壁牆時作例子。作品是一個青年抱著一個小孩在大廈的外面休息,起初故事構思時,他想透過繪畫上多用稜角去代表青年內心的堅韌。「但當日復日在街頭繪畫時,不同的途人也會走來和你交談,有些公公婆婆更會和你分享親身做過童工的故事。這些富人情味的故事,有別於自己開初的想法,這帶來了很多創作上衝擊,讓我對這主題有更多反思,最後改變了畫法。」

有關壁牆的創作,Bo Law還有在PMQ元創方「Long Time No See:左鄰右里‧虛擬再聚」展覽,他一筆一筆的以回憶及想像填滿整間房間。「PMQ找上我時並不知道我小時候真的在那裡居住過,所以作品中除了加入環境轉變,中、上環不少歷史建築物等等外,我可以把很多童年回憶和自身小時候的故事加到創作中。」或許,這也是Bo Law作品吸引人的地方,相比只是一幅讓人會停步打卡的壁畫,他的作品故事以及和當下環境,這個城市的關係才是更讓人回味的地方。「一開始創作壁畫時,我也會花時間做實地考察。

因為這些創作除了包括自己想表達的故事外,更重要的是和環境有『溝通』。」同一道牆,可能早上與晚上,都要很多變化,如會有不同人經過也會開展了不一樣的故事。有時他們還會參與創作,有些是主動一點的參與,可能只是好奇被吸引,走來問問他在畫甚麼,當中的故事又是甚麼,這些交談也會為他的創作帶來新的變化。「還有一些是他們不察覺地參與其中,壁畫本身是有過程的,不斷在變。三個月內這地方中我見到的人和事,都是這些壁畫創作的靈感。當然,並不是說每天我會看見一個執紙皮的婆婆經過,你就會看到她的身影在這壁畫上出現,但壁畫卻有一些創作是代表了她。」所以,本身蒼白的牆壁,換裝後不僅刻畫著Bo Law的故事,同樣是訴說著這地、這人的事。

砍掉重練 不再局限自己

談到何時開始壁畫創作,Bo Law就指一切也因為2013年到日本參加的「瀨戶內三年展」(Setouchi Triennale)。「與亞洲七個國家其他藝術家交流讓我見識很多。而且當時會場在小豆島,那是一個晚上7點後會陷入黑暗與寧靜的地方,找支街燈也難,更不要說消遣。與香港強大的對比,讓我有很多時間和空間反思自己。」原來,當時的他正遇上創作樽瓶位,過份執著創作自己風格的念頭,成為了局限自己的框框。「那時總想著要建立讓人一看就知是自己作品的『Bo Law』風格,但愈畫就發覺只是重複自己。要讓叫人更易認得的作品,就成了沒有變化的作品。」

所以,在日本回來後,他選擇把一切砍掉重來。「那幾個月把自己困在家,回想起,當初是因為十分喜歡日本的動畫和漫畫,才選擇這條路。因此又重新把一切翻出來研究,研究別人如何用色、配色。當時除了訓覺、食飯就是畫畫。」Bo Law的作品都前期是以黑白為主,「閉關」後他打破了所有框框,不但不再刻意用一種風格困死自己,也作了不同的嘗試。「不再局限自己做純紙本上創作,嘗試實境中的創作,無論是一道牆、 一整間房,或一條後巷,這些創作要求你和整個周遭溝通,不再是閉門造車。久而久之, 你會接觸到更多和你不一樣的想法,從而在創作上產生新的火花。」

雖然Bo Law指作品並沒有刻意圍繞建築物、城市,或社區等主題,但自己確實有一個想法,如果要出一本繪本,會希望是創作出屬於自己世界和自己世界的規劃,原因竟然是因為小時候被大友克洋《Akira》所騙到的經歷。「細個會喜歡鍾意畫畫,很多程度因為看了大友克洋《Akira》」他不但很鍾意,有段時間更以為漫畫裡的世界就是日本真實的模樣。

「原來一個人可以將自己的想法, 表達得像如此真實,就像真的存在一般。」這感覺成為了Bo Law創作的初心,一個人能夠幻想得幾遠,你的世界就會有多大,難怪我們總能從他作品中看到無窮無盡的事物。看來Bo Law的世界,沒有因為這城市豎立起的任何一道高牆,而被困下來。

 

你可能還對以下內容感興趣
VS天使由台上鬥到台下
VS天使奚夢瑤都失手
5大荷里活巨星當年首演
溫貞菱

資料來源:men's uno (http://hk.mensuno.asia/node/bo-law-8433)
本文由《men's uno》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