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而言,人類還無法造出完美的性愛機器人

36氪 於 07/08/2018 發表 收藏文章
編者按:隨着技術的發展,人們對性愛機器人的研究也愈發深入。日前,前學者切爾西·薩默斯(Chelsea G. Summers)在Medium上發表了一篇文章,詳細地討論了性愛機器人的發展現狀以及存在的一些問題,並對其未來進行了展望。


一、

在一個宣傳視頻中,機器人設計師塞爾吉·桑托斯(Sergi Santos)博士將手指伸進了性愛機器人薩曼莎(Samantha)的嘴裏。“嗯...”她呻吟道。塞吉摸了摸它的手,它又呻吟了起來。“她感覺到了,”他説,“實際上她已經變得很飢渴了。”當然,薩曼莎並沒有變得飢渴。薩曼莎是一個幾乎沒有生命的物體,從定義上來説,它既不會變得飢渴,也不會感到孤獨,也不會懷疑,甚至也不會不知所措。 薩曼莎什麼都感覺不到,即使桑托斯希望她這麼做。

作為一個女性形體的複製品,薩曼莎體現了人們對性愛機器人的理解。在當今的性愛機器人行業,性愛機器人在性別或性取向方面並沒有什麼迴旋的餘地:它們是用來取悦異性戀男性的。 這些傳統的性愛機器人形狀像女性,有女性的聲音和女性特徵,這些傳統的性愛機器人就像極其昂貴的手淫工具。 這些性愛機器人沒有任何情感上的問題,也不會有什麼身體上的問題,只需要一點現金支出。從某種意義上來説,這些性愛機器人代表了某種男人的理想選擇。

擁有納米技術博士學位的桑托斯正和他的妻子瑪麗察·基絲米塔基(Maritsa Kissamitaki)合作,將薩曼莎打造成一個反應靈敏的人性化的機器人,來作為桑托斯婚姻的理想伴侶(但對桑托斯來説,如果基絲米塔基擁有自己的男性機器人,他會嫉妒)。薩曼莎本質上是一個裝有傳感器、初級人工智能、能完成一些機動動作的性玩偶,在“友好”、“浪漫”和“性”情感模式以及“耐心”、“記憶”和“感性”人格類型之間循環。

引用事實是,儘管有些人想要一個功能正常的性愛機器人,但這些機器並不存在。

就像 TrueCompanion 的 Roxxxy,它的製造者稱之為世界上第一個性愛機器人,而Abyss Creation的 Realbotix 系列,可以説是性愛機器人的黃金標準,薩曼莎引發了異性戀男性的某種特殊慾望。 這些性愛機器人具有強烈的女性特徵,讓人聯想到科幻小説中的角色,比如《王牌大賤諜》(Austin Powers)中的女性機器人,《銀翼殺手》(Blade Runner)中的普里斯(Pris),或者《西部世界》(Westworld)中的妓女。它們被設計成説,“我想成為你夢寐以求的女孩。”

目前的機器人既不復雜又昂貴,只是男性的目光凝固成的硅樹脂肉,坦率地説,這是一個問題——但不是你想象的那樣。

二、

凱特·德夫林(Kate Devlin)博士和其他人一樣,對吸引男人使用性愛機器人的原因也有很好的了解。他是即將出版的新書《開啟: 科學、性與機器人》(Turned On: Science, Sex and Robots)一書的作者。“有一羣人想要那種‘皮格馬利翁體驗’,他們希望這是一個真正的女人。 還有那些有戀物癖的人,”她説。這兩個羣體在性愛機器人超完美的現實中找到了共同點,但這種設計本身就帶來了無數的問題。

創造一個類似人類的、會説話的、幽默的性愛機器人的後勤問題是巨大的。 首先,金屬骨架很重。 另一方面,還有能源方面的問題,因為電池會發熱,很重,而且續航時間很短。 本田最近退休的Asimo重達115磅,它的鋰離子電池可以支撐它跑一個小時。Boston Dynamics Atlas,直體後空翻機器人,重330磅,運行不到一個小時。這種重量和這種能量水平都不足以讓整個夜晚充滿激情,Atlas的表現是目前機器人所能做到的最好的。

“現在,一個類人機器人基本上是不可能做到和真人一樣的,”澤維爾(Xavier)説,在這個故事中,他要求不要透露自己的真名。 他是麻省理工學院媒體實驗室的研究生,專門研究機器人技術,他説:“我們現在也許能夠製造出類人機器人。 但就性愛機器人而言,它們有點像裝有馬達的毛絨玩具,我會把它們當成電影道具。”

事實是,正如有些人想要一個正常運轉的女性機器人,但這些機器並不存在,而且在我們有生之年可能不會存在。

但是技術上的障礙,只是為什麼今天的性愛機器人不好的一部分。 還有一個重要的道德問題。 在性愛機器人周圍可能存在倫理問題的觀念並不新鮮,事實上,對性愛機器人倫理的擔憂是反對性愛機器人運動背後的原因。The Campaign Against Sex Robots是一個有三年曆史的組織,它甚至在性愛機器人上市之前就開始尋求將其合法禁止。

引用專家警告説,毆打、強姦或傷害女性機器人會鼓勵他們對女性採取同樣的行為。

當你意識到機器人倫理與人類對機器人所做的事情沒有太大關係、更多的是關於人類行為對機器人的影響如何影響人類的互動時,機器人倫理就很容易理解了。

麻省理工學院媒體實驗室的機器人倫理學家和研究員凱特·達林(Kate Darling)博士觀察到,“倫理問題源於對我們可能會以某種方式對待看起來像真實女性的機器人的擔憂”,因為“這種行為可能會轉化為我們與真實女性的互動”。換句話説,一些專家警告説,毆打、強姦或傷害女性機器人會鼓勵他們對女性採取同樣的行為。

這種擔憂並不像現在看起來的那麼怪異。性愛機器人的設計者已經在給他們的機器人灌輸一種“同意”的觀念。Realbotix構建了它的Harmony性愛機器人(頭部與身體可以分開出售,但能夠裝在一起),以識別她在日常模式和“X模式”或性模式中被忽視或不被尊重的情況。同樣,桑托斯正在為他的薩曼莎性愛機器人編程,以便能夠做出拒絕的行為,儘管這在現實生活中意味着什麼還不清楚。

對於重視女性人性的人來説,這些編程選擇看起來很像和解的姿態。Realbotix的人工智能Harmony實際上是一個真實的人類的頭部,但她的“靈魂”存在於一個應用程序中。用户可以通過調整應用程序的10個“人物點”和18個“個性特徵”來調整 Harmony 的個性,以迎合他們的口味(甚至還有第二人格的能力,公司將其命名為 Solana) 。你可以讓你的Harmony充滿感情、快樂、善良和性感——但是你也可以讓她變得不安全、安靜、嫉妒和強烈。

Harmony預設的人格模式意味着,Realbotix創造了一個會説話的機器人,一個能表達自我懷疑的漂亮機器人,一個能表達嫉妒的性愛機器人,以及一個具有智力、想象力和不可預測性甚至是能夠表達拒絕——或者關閉——的機器人,這很説明問題。Realbotix設計了Harmony,以吸引想要控制性伴侶情緒、智力和心理狀態的男性。但是,因為我們生活在一個男性試圖控制女性的世界,這令人不安。


Harmony是一種資本主義產品,但 Harmony 也是一個機器人,它請你把它看作是一個人類女性,這使得絕對控制成為一個令人不安的賣點。 Realbotix 準備在明年推出 Harmony 的兄弟機器人Henry,雖然我們還不知道Henry的預設人格將包括什麼,但我們可以公平地認為,“煩人”、“不安全”或“無辜”不會是他預設的屬性。然而,“自信”和“果敢”可能會是。

它的製造者似乎認為,Henry是解決所有道德、性別和性別歧視困境的理想方法,因為這是針對女性的。就像Harmony一樣,Henry將會是一個擁有一個你可以個性化的應用程序的頭部,該應用程序會給你講笑話、讚美你和背誦詩歌——因為所有女性都想要機器人來告訴她們自己漂亮。《Love and Sex with Robots》一書的作者大衞·萊維(David Levy)博士在斯維裏格斯電台P4上説,“想象一下,如果女性除了擁有一個漂亮的工具之外,還能有一個機器人告訴她們,‘親愛的,你真漂亮’。誰會不喜歡呢?”

就我而言。我不喜歡那樣。女性需要玩具來告訴她們自己漂亮的想法,是模仿男性需求的錯誤邏輯。幾千年來,女性們一直在用不善言辭的玩具做得很好,也不指望玩具來説話。Henry可能是一個很好的談話對象。他可能像服用類固醇的Siri一樣。他可能會為感到孤獨的人提供陪伴。但是,他並不能解決當今性愛機器人在技術上令人擔憂、道德上錯誤且容易解決的問題。

三、

“當涉及到性的時候,科幻小説幾乎總是會繞回到兩個沉悶、倒退的選擇上。”安娜李·紐維茨(Annalee Newitz)在《未來人類》(Future Human )一文中寫道。“似乎世界上的一切都將改變,但關於性將會停留在20世紀60年代停滯不前。”紐維茨特別談到了我們想象中的未來是如何依賴過時的人際關係模式的,但是他們也可能會談到我們如何製造性愛機器人。

正如科幻小説想象了一個由核心家庭驅動的未來一樣,它也創造了一個充滿性愛機器人的未來——除了少數例外——看起來、行動和感覺都像人類(主要是女性)。但是,如果性愛機器人設計者沒有固執地複製異性的性行為,而是給了我們一些新的東西呢?如果機器人反映了我們當前技術的能力和廣闊的性感視野,會怎麼樣?

引用未來已經為性愛機器人設計做好了準備,這些設計包含了各種各樣的體驗、性和身體。

凱特·達林認為,更抽象的性愛機器人避免了人形的性愛機器人帶來的倫理困境。“我所做的一些工作只是提出一個問題,即潛意識中與機器人互動的某些習慣是否可以轉化為與真實的人互動。這可能是壞事,也可能是好事,這取決於習慣是什麼。如果機器人不試圖複製與人類的精確互動,這個問題就會被迴避。”

凱特·德夫林在考慮非人形性機器人時指出,“擺脱色情、刻板、簡約的女性形象是一個重要步驟,因為它們沒有性別。”為了追求無性別差異的性機器人,德夫林舉辦了性技術黑客馬拉松,參與者們利用現有技術創造全新的機器人。德夫林回憶道:“我試了一個感官吊床,在那裏塑料管纏繞着我,擁抱着我。在虛擬環境中,你可以和機器人發生性關係,這對於任何觀看的人來説都很好笑。”

目前的科技水平提供了一系列未被充分利用的功能,可以將新的性愛體驗與意想不到的親密可能性融合在一起。德夫林提出,新興技術為性愛機器人的發展提供了意想不到的機會。“你可以用可編程的織物,如果你把它們弄皺,它們會以某種方式做出反應。你也可以用電子墨水,”德夫林説。“有很多材料可以對觸摸或互動做出反應,然後反饋一些東西,然後觸發其他東西,這樣你就可以用織物構建一些東西來做出反應,可能是對你的觸摸做出反應。”


例如,德夫林預見到了機器人可以利用像 FitBits 這樣的可穿戴設備,因為這些設備可以讓性愛機器人和我們的身體對話。 她表示,這“更多地是一個雙向過程。 你對設備或可穿戴設備的反饋... ... 然後反饋回來,再回到你身上。”

Realbotix的Harmony頭部售價在8000美元到10000美元之間,被廣泛認為是頂級的性愛機器人,儘管Realbotix並沒有確切公佈其銷售數字,但自去年1月發佈以來,該公司可能只賣出了不到10個Harmony頭(Harmony應用的銷售數據不詳,但一年只花費20美元)。鑑於性玩具行業是一個150億美元的市場,預計到2020年將增長到500億美元,Harmony的銷售數字相當令人失望。

相比之下,繞過多重倫理和設計問題的性玩偶機器人、非人形性愛機器人將更便宜。 設計出來的正確的非人形性愛機器人夜可以吸引男性。 例如,Fleshlight 的銷售額在過去的十年裏增長了1000% ,這一事實表明男性可能正在學習女性已經知道的東西:如果你把一個玩具放進混合物裏和自己互動會更有趣。它會讓人感覺很棒,而且在倫理上也沒有什麼包袱。

在考慮未來的性愛機器人時,機器人設計師澤維爾説,“我絕對支持嘗試增加人與人之間的互動,並使用技術幫助人們更好地交流。”

自動化、人工智能增強的的性愛機器人——而不是女性玩偶機器人——可以幫助夫婦探索新的性愛領域,了解彼此的身體,促進交流,尤其是如果這些機器人連接到FitBits等生物反饋技術設備上。

就像人類的性愛歷史一樣,它的未來並不完全是異性戀。這不是由直男的慾望來定義的。它不能侷限於兩種性別。未來已經為性愛機器人設計做好了準備,這種設計挑戰了科幻小説的古老願景,包含了各種各樣的體驗、性和身體。悸動的球體、笨重的套裝、模糊的身體形狀的脈動裝置、振動或遙控觸覺技術——這些機器人可能意味着對所有性別和性傾向的人來説,一系列令人吃驚的人類性、感官和親密體驗。

這將是一個全新的世界。

原文鏈接:https://medium.com/s/futurehuman/there-are-a-lot-of-problems-with-sex-robots-38ea0c17b7db

編譯組出品。編輯:郝鵬程


資料來源:36Kr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