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據,網絡資本主義與美麗新世界

數碼情報站 於 09/03/2014 發表 收藏文章

Graham Brown-Martin是即將出版的新書《Learning {RE}imagined, how the connected society is transforming learning》之作者。他在Medium上撰文對Facebook收購WhatsApp的動機提出了新解。

2014年2月20日,社交網絡巨頭Facebook 以令人瞠目結舌的190 億美元高價收購了WhatsApp。許多人分析認為,跟收購Instagram一樣,這是由於Facebook害怕被移動互聯網拋棄所致,但是Graham卻用更高的視角來看待這個問題—數據。

Graham認為數據就是新的石油和全球通行的貨幣,而Google、Facebook、Amazon、蘋果等巨頭就是新的網絡資本主義寡頭。

收購WhatsApp不僅在於Facebook害怕競爭對手,更是因為新的用戶群體和用戶行為發生在移動領域和移動社交。 42美元的用戶獲取價格就是這些用戶數據價值的體現。

從這個視角來看,Facebook熱衷於在發展中國家普及互聯網,以及有意收購無人機製造商Titan Aerospace用來在偏遠地區提供互聯網連接的最終目的也還是為了獲取數據—理由很簡單,掌握了用戶的互聯網接入也就掌握了用戶的所有數據。 Google做光纖接入和Google Project Loon也是一樣的道理。

如果我們把互聯網的模型簡化為雲(服務/應用)+管(接入)+端(終端),那麼分析巨頭們的各種看似與其主營業務風牛馬不相及的策略就會發現其驚人的一致—一切皆為數據,因為數字化數據必須且只能流經這三個地方。 Amazon做硬件是為了更好地掌握用戶的消費數據,蘋果預期將進入可穿戴市場為的也是數據,Google收購Nest也是為了開發新的數據石油領地—家庭。

Graham指出,我們的問題在於,對於自己的數據,除了用來交換與朋友的溝通及享受Google應用帶來的便利以外,沒有想出別的價值實現辦法。我們用自己的數據來換取互聯網巨頭便利的服務。

而巨頭掌握了大數據之後,加上其日益複雜的算法,輔以呈指數增長的計算能力,就能以極細小的顆粒度了解用戶的行為、習慣、愛好—在商業世界裡,了解了用戶也就意味著掌握了貨幣化的能力,甚至是控制用戶。 Graham認為,網絡資本主義將會以摧枯拉朽之勢重塑教育、醫療、科學、媒體、招聘、娛樂甚至政府等各個領域。

但是Graham對這樣一個未來的態度是反烏托邦式的。他認為,正如斯諾登事件表明,奧威爾(《1984》)擔心我們憎恨的東西會毀了我們一樣,互聯網巨頭給我們製造的未來是不是會像赫胥黎的《美麗新世界》一樣—我們喜歡的東西會毀了我們?

作者原文請見此處

[36氪原創文章,作者: boxi]


資料來源:36Kr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