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網” 之網絲綢之路的興起與覆滅

虎嗅網 於 26/02/2015 發表 收藏文章

虎嗅注:2013年秋天,知名的毒品買賣網站“絲綢之路”(Silk Road,簡稱絲路)被美國聯邦調查局(FBI)查抄,其創始人羅斯·烏布利希也被捕。絲路是一個利用Tor(Tor專門防範流量過濾、嗅探分析,從而讓用户可以實現匿名對外連接、匿名隱藏服務,可以避免被追蹤。)的隱密服務來運作的黑市購物網站。買家在絲路上可免費註冊,然而賣家必須購買新的帳户才能進行交易。該網站交易時採用的是虛擬貨幣比特幣,匯率則和和美金掛鈎。

最新一期《新聞週刊》封面故事,報道了絲路網站如何興起又被搗掉,可以幫助你瞭解日常互聯網世界的另一重世界:暗網,以及其面臨來自政府的管控壓力,後者受到網絡自由主義者的強烈反對。本文來自Newsweek.com,由新浪財經翻譯,小標題為虎嗅所加:

法院書記員宣讀判決書,一共是七項罪名。一手創辦絲綢之路(Silk Road)的羅斯·烏布利希(Ross Ulbricht)平靜地接受自己的有罪判決,轉身向家人和支持者微笑——他們都是像茶黨一樣不信任政府的青年男女。

烏布利希的生意是Craigslist、eBay或Uber合乎邏輯的延伸,也就是撮合買家和賣家從中收取費用,只不過它的買家不買菸灰缸或與人拼車。絲綢之路撮合全球範圍內的販毒者和癮君子。如果在大街上打車顯得不合時宜,那麼在城市公園轉悠買大麻也落伍了。

2013年10月烏布利希被捕,在此之前他表現得不像毒品界的主要人物,也許更像一個哲學家。他有抱負、懂科學,會想辦法,酷似演員羅伯特-帕丁森(Robert Pattinson)。在成為地下王國的首領之前,他更具備海特—黑什伯裏區(20世紀60年代曾為嬉皮士聚集吸毒的地方)而非矽谷的特質,更推崇亞當-斯密而非史蒂夫-喬布斯。他把自己塑造為自由主義的形象,可能就像早年羅姆尼在貝恩資本公司的年輕嬉皮士翻版。他是一位科學家,自學掌握計算機編程,他在個人電腦、YouTube、LinkedIn,在網上聊天和電子郵件中留下的數字化蛛絲馬跡記錄了他從研究生變為在線毒品大亨的歷程。自認為能在互聯網上隱藏真面目是他的致命錯誤,就是這個互聯網網絡安全專家布魯斯-施奈爾(Bruce Schneier)稱之為“監控國家”(surveillance state)。

在後斯諾登時代,竟然有聰明人在網上銷售毒品卻認為在互聯網匿名的掩護下能夠不為人所知。不過我們大多數人都懷有類似天真想法,比如相信加強密碼、雙重驗證,以及其他一些互聯網保健措施能讓我們在網上安全衝浪。這些做不到。烏布利希認為所謂的“暗網”(Deep Web)能夠保護她。但事實證明,暗網也不行。

在烏布利希被判有罪之前,絲綢之路異軍突起又轟然崩塌成為好萊塢看中的有趣故事。有關機構的數據稱,直到FBI特工在舊金山公共圖書館抓住正免費Wi-Fi上網的烏布利希為止,短命的絲綢之路給他賺了大約8000萬美元的毒品、槍支和其它違禁品銷售佣金。上個月結束的審判表明,烏布利希被一場異常複雜的貓鼠遊戲扳倒,這場遊戲涉及迷宮似的互聯網虛假身份、知心朋友的背叛和幾起假謀殺。

烏布利希其人

烏布利希20世紀90年代在德克薩斯州的奧斯汀長大,當時並未看出或表現渴望呼風喚雨。在父親眼中他健康快樂。他是鷹級童子軍、優秀學生和數學奇才。

Free Ross Ulbricht網站(www.freeross.org)極力稱讚他們英雄的慈善行為(為監獄改革和都市貧民捐款,資助非洲的節水資源項目)。但網站沒有提到烏布利希不小心露出的享樂主義。他的一位朋友對滾石雜誌表示,當他告訴烏布利希自己在高中就嘗試喝酒和吸毒之後,烏布利希回答道,“我也這樣,那感覺就像爆炸一樣”。

所有這些毒品——據報道他喜歡迷幻藥——似乎無損於他的聰明才智。SAT高分讓他獲得了德克薩斯大學全獎,他在大學學習有機太陽能電池,這是綠色能源研究領域的一個新興分支,研究依賴多分子聚合物而非傳統材料提供能源。

在賓州上研究生學習材料科學時,他參加了學院自由至上主義社團(College Libertarians),是保羅(Ron Paul)的支持者。到2007年,他已經深陷自由至上主義的奇怪思想,對於Youtube上羅姆尼提出何為美國最大挑戰的問題,他説脱離聯合國[微博]最重要。

他的政治觀植根於奧地利學派米塞斯(Ludwig von Mises)的哲學,而米賽斯的政治哲學介於蘭德(Ayn Rand)和無政府之間。弗裏德曼和社會主義者都不喜歡米賽斯,但他對政府幹預市場的無情蔑視引人追隨。

到2010年,烏布利希已經脱離材料學和學術界,在LinkedIn宣佈將“打造一個經濟模擬體,讓人們親身體驗在一個沒有系統性力量的世界生活”,所謂系統性力量他似乎指的是警察和法律。根據聯邦檢方的證詞,差不多就在同一時間他查閲了參考書《祕密藥品實驗室的建立與運營》(The Construction & Operation of Clandestine Drug Laboratories),在德克薩斯州的一座偏僻小屋自行開闢一片迷幻蘑菇場(shroomery)培育迷幻真菌,這就是他打算通過自己的經濟實驗銷售的首個產品。

創立絲綢之路,規避監管

在迷幻蘑菇生長髮芽之際,他自學計算機編程,遇到不懂的問題便向大學老友、在eBay工作的程序員貝茨(Richard Bates)求教。他只向貝茨和女朋友告訴了自己的打算。他在洋葱路由(The Onion Router)藏身,建立絲綢之路網站接受比特幣,從而規避銀行和政府的監管。

絲綢之路很快就聚集了一批賣家,買家渴望建立一個評分系統把差東西排斥在外,就像Airbnb和Yelp網站的顧客評分一樣。烏布利希收取每筆交易額的10-12%作為佣金,日子漸漸富足。但他不敢露富,在租來的房子過着簡樸的生活。2011年底之前他拋棄女朋友和貝茨,前往澳大利亞和舊金山住了一段時間。

隨着生意紅火起來,烏布利希在筆記本電腦保存了一部日誌,有時候聽起來彷彿在寫未來自傳。在一個被簡單標為2011年的長條目下,他記下了絲綢之路的早期日子:“網站發佈沒幾天就有了第一批註冊用户,然後收到了首條信息。我激動得不能自已。逐漸的人們開始註冊,賣方註冊,然後我的首個訂單就來了,我永遠不會忘記它。之後幾個月我通過網站賣了大約十英磅迷幻蘑菇。”

後來在一次網上聊天中,烏布利希開玩笑説但願自己能夠向不理解為何一個無業年輕人這麼忙的家人和朋友解釋絲綢之路,他説自己是在做幾十萬美元的全球毒品生意。

除了聊天等記錄他還把自己的經營狀況寫在Excel表裏,1800萬比特幣存在筆記本電腦的比特幣錢包裏。

掙錢不錯,但烏布利希經常把絲綢之路當成一個政治行為。在本刊一次匿名網上採訪中,他説絲綢之路是規避政府監管的一個方式。在網上他經常發出這樣的聲明:絲綢之路遠非買賣毒品那麼簡單,它是要奪回我們的自由、我們的尊嚴和追求公正。一些人向美國民權聯盟捐款;烏布利希希望開始一場革命。

引起政府注意

絲綢之路網站的壯大引起了美國政府注意,烏布利希對此感到很高興。當一些參議員要求關閉絲綢之路時,烏布利希得意地告訴貝茨,又一家全國媒體提到了他對自由的捍衞。與此同時馬里蘭州和芝加哥的聯邦特工盯上了他。掃描外國飛機入境郵件的國土安全部工作人員開始注意到幾百包用信封仔細包好的小包毒品,信封上的寄件人地址為StudyAbroad.com,信內附有一張催促買家別忘評論的小紙條。到2013年7月,聯邦政府已經打入絲綢之路內部,特工已經能夠盜用絲綢之路員工的網絡身份。

烏布利希的成功帶來很多挑戰,尤其是如何隱瞞買家和賣家的身份。據檢方控訴,2013年三四月,烏布利希威脅買兇殺死“友好化學家”(FriendlyChemist),此人要求50萬美元的封口費,否則就透露一些供應商和賣家的身份。檢方聲稱烏布利希總共拿出73萬美元謀殺“友好化學家”和另外五個威脅透露賣家和客户真實姓名的當事人。

被捕經過

2013年10月1日,絲綢之路走進死衚衕。聯邦特工從烏布利希儉樸的住所追蹤到舊金山的公共圖書館,在他與自認為是絲綢之路員工其實是坐在附近的FBI特工聊天時被捕。當烏布利希登錄自己的電腦時,兩位特工在他身後假裝大聲爭吵。趁烏布利希回頭張望之際,第三名特工跳到他打開的筆記本面前使無法關上電腦。要是烏布利希關上那台神祕電腦,調查人員便永遠無法得知其內容,無法證實他就是這個黑暗帝國的幕後國外,或者證明他就是神祕的“恐怖海盜羅伯茨”(Dread Pirate Roberts)。

烏布利希走上審判席是一出悲劇:這位年輕被告的才能被浪費、坐在他身後的雙親面目憔悴。而這來源於好友貝茨驚人的背叛。當辯護律師德拉特爾(Josh Dratel)指責貝茨達成協議落井下石以逃避刑事指控時,貝茨含淚承認確實是這樣。

審判揭示了一些FBI特工從暗網逮住布布裏希的手段,但這並非全部。首先,特工在確定絲綢之路的服務器位於冰島後侵入系統。聯邦政府從未解釋如何確定這些服務器位置,至少其解釋讓技術專家不滿意。有一次在網站內部,特工創建假名與網站管理員交流。2013年夏,一位特工潛入絲綢之路運營最高層,冒充名為Cirrus的員工。還有一次FBI通過假身份直接與烏布利希打交道,查明他的身份和行蹤只不過是時間問題。

FBI特工通過收集元數據,跟蹤他的個人郵件、聊天紀錄、照片和“恐怖海盜羅伯茨”的聊天日誌指控烏布利希。他們把烏布利希的已知事件和網上人物“恐怖海盜羅伯茨”的同樣事件連在一起。當他們做完這些,烏布利希便困在自己的網上言行中。

烏布利希受審引起的爭議

烏布利希的支持者認為他受審是因為比絲綢之路更重要得多的原因,他們認為這表明對公民自由的吞噬正在迅速擴大——並非只有他們才這樣想。流行科技網誌Gizmodo作者在烏布利希宣判後寫道:“司法部門可以擺出可怕的數字證據而不用解釋其來源,對我們公民自由來説這不是好事。”
暗網有很多合法用户,圖書館書目和病歷都放在上面。普通互聯網用户擔心公司用它侵犯隱私。洋葱路由上有一個紐約客雜誌的檢舉網站,Facebook有供洋葱路由用户訪問的特別網站,英國搖滾明星Aphex Twin最近在洋葱路由上發佈新歌。最重要的是,極權體制下生活的人們在這裏找到了家。

《暗網》(The Dark Net)作者、社交媒體分析中心主任巴特利特(Jamie Bartlett)説:“我們確實知道敍利亞、俄羅斯的異見能夠利用暗網上的論壇互相祕密交流。如何衡量一個敍利亞異見分子的生命與獲取色情內容的能力,你不能只要前者不要後者。”

在聯邦政府摧毀絲綢之路之後,像迷幻蘑菇之類的新黑色市場網站在暗網萌生,其中很多網站吸取了“恐怖海盜羅伯茨”的教訓,比絲綢之路更為複雜。暗網也許將成為毒品交易的未來,就像電子商務摧毀了其它行業的實體店零售一樣。絲綢之路一案的調查就像傳統的警匪片。雖然技術問題模糊不清,但抓住它還是用的老式警察手段。解決暗網市場將日益依賴大家所認為的正確老式警察手段。

烏布利希的支持者稱這種警察手段為“釣魚”。在拿下那些服務器之後,FBI特工扮作賣家和員工佈下網羅“恐怖海盜羅伯茨”的圈套。那些據稱是烏布利希僱傭的兇手結果證明是另一出複雜的陰謀。沒有人供出幕後主使,但馬里蘭州的聯邦檢察官在一項指控中稱烏布利希僱用聯邦卧底特工殺人。

辯護律師德拉特爾想方設法讓陪審團相信,任何人都能發現自己被政府網上監控,使烏布利希捲入虛假人物“恐怖海盜羅伯茨”的聊天記錄可以輕易偽造。他在總結陳詞中警告互聯網並非如表明所見,提醒陪審團FBI特工利用多個虛假網絡身份抓捕,控制了網站數十個賬户,而這些賬户全都沒有獲得授權。沒有人告訴其他人自己何時採用新身份,互聯網允許誤導和欺騙並因此繁榮,甚至一位假扮絲綢之路員工的FBI特工也説抓捕計策複雜得自己都跟不上。

德拉特爾在法庭上還辯護道,在確定服務器位於冰島的過程中,FBI可能得到了國家安全局之類機構的幫助。政府對此予以否認:“烏布利希把國家安全局想象成妖怪,事實根本不是他想的那樣,絲綢之路服務器所在位置並非由國家安全局確定,而是由FBI利用完全合法的手段確定。”不過政府機構確實共享網絡監控數據。情報機構間的合作機制自9/11事件以來成為標準程序。考慮到FBI國內監控能力的強大,盯住烏布利希竟然用了兩年時間。哈里斯(Shane Harris)在新書《交戰:軍事互聯網綜合體的興起》(@War: The Rise of the Military-Internet Complex)詳細描述了FBI與國家安全局的象徵關係,稱二者結合將破壞互聯網的匿名性。他説雖然國家安全局向電話和互聯網公司付費創建它們的網絡以便自己進入,故意降低密碼標準,設法破壞洋葱網絡,但FBI才是使國家安全局國內活動成為可能的機構。當媒體説國家安全局監視美國人時,他們實際是説FBI幫它做到了這一點,為其國內情報活動提供技術和法律基礎設施。

國家安全技術專家和博客作者施奈爾對互聯網隱私特別悲觀。他在烏布利希被捕前六個月的一篇博客文章中寫道:這是一個Google比你的配偶還了解你喜歡哪種色情內容和興趣愛好的世界,這是一個手機公司對你的去向瞭如指掌的世界,再也沒有私人談話,因為你的交流越來越通過電子郵件、文本或社交網站進行。你在電腦上的所作所為都被保存研究,從一家公司傳到另一家公司,你既不知情也未經過你的同意,然而政府卻可以隨意獲得這些內容。

換句話説,他們這樣做使得烏布利希身陷囹圄,你也很可能成為下一個烏布利希。


資料來源:虎嗅網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暗網  網絲綢之路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