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 30 歲首富到破產,「幣圈馬斯克」只花了 5 天

愛範兒 於 21/11/2022 發表 收藏文章
如果把薩姆·班克曼-弗裏德 ( Sam Bankman-Fried ) 的人生做一個抖音電影解説式的切片,那麼大概會是這樣。

引用注意看,畫面中的這個男子叫小帥,他正一邊玩他最喜歡的遊戲英雄聯盟,一邊和全球著名的風險投資公司開投資會議。小帥是個擁有數十億美金身家的超級富豪,但他不知道的是,他從億萬富豪到一無所有,只需要一天時間。

班克曼-弗裏德喜歡玩英雄聯盟是真的,他是個光速破產的前富翁,也是真的。

30 歲的「幣圈馬斯克」

出生於 1992 年的班克曼-弗裏德雖然在財富總量上不及我們更熟悉的比爾·蓋茨、馬斯克,但他積累財富的速度完勝了兩位同樣是年少成名的前世界首富。


2017 年,班克曼-弗裏德開始創業,方向是當時風頭正熱的加密貨幣。2 年後他創辦了數字資產衍生品交易平台 FTX,從這開始,班克曼-弗裏德走上了成為「幣圈偶像」之路。

2020 年,《福布斯》發佈 2021 年 30 位 30 歲 以下最成功企業家年度榜單,班克曼-弗裏德躋身入列。


2021 年 7 月,FTX 以 180 億美元的估值完成了 9 億美元的融資,其投資者中不乏軟銀、紅杉資本等大型投資機構的身影。同年 10 月,班克曼-弗裏德登上《福布斯》封面,被評選為全球 30 歲以下最富有的人之一。

2022 年 1 月,FTX 在 C 輪融資中籌集了 4 億美元,估值達到 320 億美元。同年 5 月,班克曼-弗裏德入選美國《時代》雜誌 2022 年《全球百大影響力人物》榜單,他是加密行業唯一入選時代百大的人物。

對於「幣圈」來説,身穿 T 恤和工裝褲的班克曼-弗裏德就像個迥然不羣的「搖滾巨星」。

正當人們以為,班克曼-弗裏德是互聯網造富經的下一個神話時,FTX 在前不久突然被爆陷入了財務危機,這個全球第三大加密貨幣交易所的隱秘賬單被披露在人們面前。

新聞曝光後,恐慌的人們急切地想要將自己的錢從 FTX 取出,反應慢的人登錄上賬號後發現,他們的錢已經被 FTX 凍結,11 月 11 日,FTX 宣告破產,班克曼-弗裏德也在當日卸任 CEO。


這顆爆炸頭就像是一顆劃過加密世界的彗星,閃亮而又短暫。

僅從外表來看,你很難將班克曼-弗裏德與那些西裝革履的的富豪聯繫起來。
在大多公開場合裏,班克曼-弗裏德只是穿着一件鬆鬆垮垮的 T 恤,一條及膝的深色工裝褲,以及一雙鞋帶隨時有可能鬆開的運動鞋。座駕方面,這位億萬富豪表示他對超級跑車不感興趣,他開的只是一輛普普通通的卡羅拉

就像喬布斯的黑色高領毛衣會給人留下沉穩的感覺一樣,班克曼-弗裏德的「休閒裝」給公眾製造了一種隨性的氣質,這種氣質與加密貨幣世界的「反權威」「自由」等理念不謀而合。


一些加密貨幣擁護者認為這才是屬於加密精英穿着,加密精英不需要用奢侈品包裝自己,他們在乎的應該是改變世界,改變秩序,而不是庸俗的錢——至少在 FTX 被曝出挪用了數十億美元的客户資金來做風險交易之前,班克曼-弗裏德希望給人們傳遞一種不在乎錢、痛恨錢的形象。

班克曼-弗裏德出生一個高知家庭,他的父親約瑟夫·班克曼和母親芭芭拉·弗裏德都是斯坦福大學法學院的教授,班克曼-弗裏德從小就在斯坦福大學的校園裏長大。

2014 年,班克曼-弗裏德從麻省理工學院取得了物理學士學位後,就去了簡街資本(Jane Street Capital)從事國際 ETF 交易工作。

不過對於班克曼-弗裏德來説,這份看似正兒八經的工作更像是他的「兼職」,早在工作之前,班克曼-弗裏德就已經在利用加密貨幣套利致富。

他觀察到市場上有些交易所的加密貨幣價格並不相同,通過在不同交易所之間靈活地「低買高賣」,班克曼-弗裏德賺到了不少利潤。

三年之後,班克曼-弗裏德與一些朋友創建了一家名為 Alameda Research 的交易公司,將這種套利模式的規模做大。在一次採訪中,班克曼-弗裏德透露 Alameda Research 有時候一天能賺 100 萬美元。

當時,誰都沒想到這家名不見經傳的交易公司未來會成為構建班克曼-弗裏德財富人生的基石。


利用 Alameda Research 積累的金錢,班克曼-弗裏德和朋友在 2019 年創立了 FTX,意為 Futures Exchange(未來交易所),這也是他拋物線般的人生之起點。

未來交易所,被掐斷了未來

在 FTX 剛創立的時候,它的知名度還遠不如它的競爭對手幣安(Binance)和 Coinbase。

前者因為海量交易類型選擇,在交易量上已是全世界最大的加密貨幣交易所;而後者憑藉專為初學者考慮的易用性設計,也吸引不少用户前來投資。


為了能跟兩大交易所搶用户,FTX 也想了不少招數,例如它允許用户進行比其他交易所風險更高的交易,用户可以做高槓杆比例的押注,並且交易所抽取的費用更少。

激進的投資策略為剛起步的 FTX 吸引了不少用户,但把精力完全放在和競爭對手搶用户上並不是權益之計,班克曼-弗裏德把增長的目標放在了從未嘗試過加密交易的新户,而「拉新」的方式也很簡單——打廣告。

願意嘗試加密交易的潛在用户大多有着一些共同特點:年輕、追求刺激、願意花錢、有一點賭博心理,這一用户畫像與體育賽事的狂熱球迷重合度頗高,因此贊助體育賽事成了 FTX 重要的廣告方式。

FTX 花了 1.35 億美元買下了邁阿密熱火隊籃球場的冠名權,熱火隊的主場館更名為 FTX Arena。接着,FTX 花了數千萬美元買下了「超級碗」賽事的廣告,向所有不瞭解加密貨幣的人介紹 FTX。


兩分半的廣告中,喜劇演員拉里·戴維將加密貨幣比作車輪、電燈泡、太空旅行等人類進步的標誌,選擇加密貨幣就像是拋棄愚昧邁向先進。整支廣告拍得很有創意,只是如今回看這則廣告,滿滿的全是諷刺。

除傳統體育賽事之外,班克曼-弗裏德自然也不會錯過他最喜歡的電競運動。2021 年 6 月,TSM 宣佈與 FTX 定下價值 2.1 億美元的 10 年冠名贊助協議,並將隊名改為了 TSM FTX。

FTX 的名字響徹了年輕人圈子,它彷彿在和這些對金錢概念還似懂非懂的孩子説:來吧,想暴富趁現在。


大量的用户和資金湧入 FTX,FTX 也因此成為了全世界第三大加密貨幣交易所,擁有大部分股份的班克曼-弗裏德打入了上層人士的圈子,成為名流政要的座上賓。

就在幾周前的一次採訪中,班克曼-弗裏德曾被問到 FTX 比其他交易所更好的首要事情是什麼,他雲淡風輕地答道:

引用風險管理。

這是班克曼-弗裏德發家致富的秘密,也是讓他的財富帝國瞬間化為烏有的原因。

起初,沒有人察覺到這家龐大的交易所在運轉遇到了資金問題。

不同於傳統金融機構,日均交易 140 億美元的 FTX 並不需要向公眾和監管機構公開太多的信息,交易所的資金鍊健康與否對於用户而言就是薛定諤的貓,只要你不打開盒子永遠不會知道里面是什麼情況。


然而,真相終有一天會被公諸於世。11 月 2 日,CoinDesk 發佈了一份報告稱,Alameda Research 資產負載表上有大量非流動的 FTT 代幣,這引發了人們對該交易公司的償還能力和 FTX 的財務狀況的質疑。

FTT 代幣是由 FTX 發行的一種加密貨幣,在 FTX 垮台之前,FTT 可以排到加密貨幣市值排名前 25 位,而由另一家加密交易所幣安發行的幣安幣(BNB)可以排到第 5 位,發行自家的平台幣是加密貨幣交易所重要的融資手段。

但由於 FTX 和 Alameda Research 有着非常曖昧的關係,Alameda Research 持有大量的 FTT 相當於班克曼-弗裏德把左手的握着的「石頭」放到了右手,既做高了「石頭」的價值,又做大了右手的資產表。

據外媒報道,Alameda Research 還把這部分 FTT 用作資產抵押,獲得了數以億計的貸款。曾與該公司有過接觸的人表示 Alameda Research 長期以來一直在使用 FTT 作為抵押品來獲取貸款。

▲ FTX 宣傳加密貨幣的廣告

事實證明,市場對 FTT 的價值和 Alameda Research 的資產給了過高的估值。事蹟敗露之後,FTX 大批客户爭先恐後地從 FTX 撤資,引發了擠兑。

事後根據一些知情人士透露,FTX 總共擁有 160 億美元的客户資產,其中有一半都借給 Alameda Research。

CoinDesk 的報告發布後,幣安的 CEO 趙長鵬發 Twitter 稱幣安擁有價值約 21 億美元的 FTT 和 BUSD,由於最近曝光的消息,幣安決定清算賬面上的所有剩餘 FTT。幣安的舉動無疑加劇了 FTT 的雪崩速度,更多的投資者跟着幣安的步伐拋售掉了手中的 FTT。

一天之內,用户撤資的金額就達到了 50 億美元,FTX 迅速關停了提現的窗口。

FTX 需要更多的資金補上這個缺口,班克曼-弗裏德將希望寄託於幣安的身上。11 月 8 日,趙長鵬在 Twitter 稱幣安已經簽署了收購 FTX 的意向書。

▲ 趙長鵬與班克曼-弗裏德

就在所有人以為趙長鵬會成為挽救市場的騎士時,趙長鵬隔日又發佈了一條新的推文,稱在對 FTX 的財務狀況進行評估後,決定放棄這宗收購。幣安左右橫跳的收購計劃給了 FTX 致命一擊,事後根據報道,班克曼-弗裏德在發給員工的 Slack 信息中提到,他是在媒體報道後才知道這筆交易告吹了。

11 月 11 日,FTX、Alameda Research 和其他關聯公司宣佈破產,班克曼-弗裏德辭去了 FTX 等公司的 CEO 職位。隨後他在 Twitter 表示,他對此次事件以這種方式發展感到震驚。

目睹巨星隕落的其他人,又何嘗不是如此呢。

加密貨幣市場正在經歷信任危機

FTX 倒下後,它造成的不良影響迅速向外擴散。

▲ 熱火隊場館

首先是與 FTX 有過宣傳合作的公司、名人紛紛撇清與 FTX 的關係,熱火隊的主球館、TSM 相繼摘下了 FTX 的名字。

曾在監督安然公司完成破產清算過程的 John J. Ray III 被任命為了 FTX 新任 CEO,這位見過大風大浪的新執掌人在接過 FTX 的爛攤子後表示:

引用在我的職業生涯中,從未見過如此糟糕的企業管控,也從未見過如此不可信的財務信息。

根據破產提交的信息估算,與 FTX 和 Alameda Research 等公司相關的債權人可能超過 100 萬人,其債務可能高達 100 至 500 億美元之間。


由於 FTX 與 Alameda Research 與加密貨幣市場的其他部分有着緊密的聯繫,FTX 垮台後還會引起一批加密貨幣企業的倒閉危機,如今整個市場正處於一個動盪的時刻。

長期關注加密貨幣市場的摩根大通分析師 Nikolaos Panigirtzoglou 表示,FTX 的崩潰將不可避免地再次引發監管問題,並迫使許多包括幣安、CoinBase 等加密貨幣交易所提高對其資金的透明度。

經歷了 Terra、FTX 的崩潰後,加密市場的投機行為遭遇了一定的打擊,這給了不少人一次重新審視加密貨幣投資的機會:每一個數字的漲跌,真的與市場的供需關係有關嗎?

「投資有風險,入市需謹慎。」這句老生常談的話語,放在「幣圈一日,人間一年」的加密貨幣市場尤為適用。


資料來源:愛範兒(ifanr)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