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遍全球的高跟鞋遊戲,簡直越來越離譜了

愛範兒 於 31/05/2021 發表 收藏文章
引用姐就是女王,自信放光芒,你若愛就來,不愛莫張狂……

當熟悉的旋律響起,一個腳踩恨天高的女子也浮現腦海,她有着魔鬼般惹火的身材,緊身的連體衣盡顯曼妙,張揚的步伐彷彿走在國際秀場,每一步都踩在了浪潮尖端,她腳下那雙高跟鞋也隨之越來越高、聳入雲霄……


這就是從年初火到現在的休閒遊戲——高跟我最美。

印象中,最開始看到它是在軟件中不時出現的小廣告,直到抖音上越來越多同款踩着高跟鞋飛馳的女子,微博和朋友圈也開始被攻陷,國外 TikTok 和 Twitter 也不能倖免……

《高跟我最美》在 2021 第一季度多次拿下 Apple Store 下載榜單第一,現在,各種魔改版的《高跟我最美》開始層出不窮,人物形象也開始瘋狂變身。

它開始不僅只是遊戲本身,背後還湧動着一股女性風潮以及酷兒文化


我們首先回到最開始,看看這位腳踩高跟鞋的女子是如何火起來。

踩上高跟鞋,姐就是女王

《高跟我最美》其實就是一款跑酷遊戲,只用左右滑動屏幕就可以上手。

它魔性的地方就在於,人物是通過不斷增加高跟鞋的高度,來保持前行的動力,每越過一部分障礙,也會損耗一些高跟鞋。


在前行的過程中也會有很多障礙,比如劈叉過雙槓,越過獨木橋,跨過大箱子等,每一步她都彷彿走得如履薄冰,但踩着那比自己高几倍的高跟鞋,又顯得浩浩蕩蕩萬物皆不可擋。

雖然一不留神,人物就會從走道摔下萬丈深淵,連同那恨天高的鞋。


在行走路上,你還可以收集鑽石、購買皮膚,穿不同的高跟鞋,用不同的人物,比如豹紋貓女、嘻哈女郎、運動少女、DC 小丑女,甚至還有一個滿臉鬍鬚的男生……


但無論怎樣的穿着、怎樣的性別,只要穿上足夠高的高跟鞋,你就能走過終點的重重台階,站上眾星捧月的歡呼舞台,走向女王的修成之路。

這款遊戲據稱有着近三百關,玩到後面雖然障礙物變多,獲取高跟鞋變難,但其實環境沒什麼變化。

它受歡迎的原因,和之前的魔性上癮遊戲「合成大西瓜」差不多,同樣的簡單操作,同樣的魔性「養成之路」。

不過「高跟我最美」還有着自己一個特色,就是遊戲背後被人們所喜愛的勇敢、自信、一往無前的女性力量。

這也讓它和最近很火的網絡神曲《姐就是女王》迷之契合。


事實上,「高跟我最美」本來沒有配樂,但是很多網友發現為把《姐就是女王》給配上後,有着難以言喻的匹配感——

引用穿最喜歡的衣服,化最精緻的妝,女人要氣質悠揚活得漂亮,自己的人生無需憑藉誰的光,不做誰的公主做霸氣的女王!

神曲的土嗨、洗腦,與遊戲的奇葩、魔性結為一體,就像可樂配到了冰塊,奧利奧配到了牛奶,周杰倫配到了方文山,每個人在體驗這絕妙組合後,就再也無法擺脱那奇妙的快感。

當歌曲高潮隨着遊戲人物到達終點,綵帶亮片飛舞掌聲雷動,女王回眸一笑百媚生,瞬間六宮粉黛無顏色。

玩家也至此進入了一股湧上天靈蓋的熱血之中。


女性玩家獲得了大膽秀出自己、贏得認可的成就感,男性玩家從最開始抱着搞笑心態試玩角色,逐漸回想起小時候穿媽媽高跟鞋的羞恥,在終點獲得勝利的時候,也感受到了內心深處的迷之釋放。

當然,這款遊戲缺點也很明顯,比如它廣告多到十根手指都數不過來,玩一輪就跳出小廣告,玩到玩家記不清自己換了多少個角色,穿了多少種高跟鞋,但可以把廣告的台詞倒背如流。

「高跟我最美」偶爾還會出現卡頓的 bug,也被網友不時做成梗圖:

▲ 疑似現實版「高跟我最美」出現 bug. 圖片來自:微博@沒空憂傷
不過這不影響它在短視頻平台的風靡。

它的流行,很大程度也要歸功於社交媒體。這款遊戲極短時間玩完一輪的特性,還有魔性玩法和風格,都很受到年輕人喜歡,且極適合在短視頻平台傳播。

該遊戲發行商 Rollic CEO Burak Vardal 也透露,「高跟我最美」在 Z 世代用户羣體中影響很大,從短視頻平台獲得了大量用户。


它的火熱,也讓各種魔改版隨之而來,這些版本將「魔性」再次發揮到了全新的高度。

逐漸離譜的魔改版「高跟我最美」

最開始,魔改版還只是模仿「高跟我最美」的玩法,將人物「吃」高跟鞋增長,換到了其他突出女性元素的地方。

比如收集頭髮前進的「長髮我最美」。

人物拖着幾十米的長頭髮,在充滿鋸齒的路上不斷增發剪髮,並且變換不同的顏色,甚至還有彩虹發,並且增加了盪鞦韆環節,讓漫天的頭髮在天空飄灑。


比如收集指甲前行的「Nail Women」。

一個身材凹凸有致的女郎,將長長的指甲伸向道路兩旁,氣勢瞬間拉滿,指甲同樣可以變換不同顏色,還可以作為武器砍掉一路的障礙物。


很快,女王穿高跟的長髮版也被再次魔改成了「洗剪吹版」。

扎着兩個霓虹色馬尾辮的女生,要經歷一路洗剪吹的挑戰,但兩棟樓之間不再有管道供劈叉通過,只能靠自己蓬鬆的頭髮被旋風吹起,就像竹蜻蜓一樣飛到對岸。

▲圖片來自:微博用户@手遊君

遊戲一路的魔改,只有你想不到,沒有開發者做不到。

你甚至可以成為一個穿着裙子跳芭蕾的復古精靈,在那仿西歐的壯觀建築裏,旋轉跳躍永不停歇,讓自己的裙子生長為世界上最大的一塊婚慶桌布。
▲圖片來自:微博用户@手遊君

你還可以成為女版李小龍,身着經典的黃色連體服,在一根永不彎曲的鋼管上,展示自己比橡皮泥還柔韌的肢體。

▲圖片來自:微博用户@手遊君

你還可以變身歐美女星卡戴珊,不斷增大你的臀部,風情萬種地向前扭進外星物種的新大陸。


當遊戲主人公從頭到尾已經被魔改得一絲不剩後,人們開始挖掘遊戲背後最核心的精神意義——姐就是女王。

於是,丟男人版「高跟我最美」出現了。

遊戲裏那個穿着一襲紅衣、紅高跟鞋、緊身包臀裙的女子,宛如一個鬥志昂揚的末日戰士。


高跟鞋此時變成了路邊攤着的男子,障礙物變成了遍佈路邊的妖嬈女子,主人公要用手上撿到的男子甩掉路邊的「花花草草」,砸碎前方阻礙的高牆,走向女王最終的勝利。

但最終的勝利不再是走向被歡呼鼓掌的舞台,而是靠卯足體力扔男人,扔到越遠得分越高。


更離譜的魔改版,是女主角遊戲裏都不再走路,而是靠肌肉猛男抬着走,積累越多肌肉猛男就坐得越高。

當走過兩棟樓之間時,肌肉猛男都要變身橋樑送女主角過去。

▲ 圖片來自:微博用户@遊戲安利公司

玩家們一邊吐槽着好沙雕好離譜,一邊又忍不住陷入這種短暫的暢快之中。

這些魔改版比起原版「高跟我最美」,人物變得更加誇張大膽,也變得更加反叛耍壞,遊戲內容也變得更加肆意瘋狂。

這種惡作劇式的遊戲,也吸引了很多酷兒人羣的關注

▲ 圖片來自:微博用户@肉嘎嘎呀

惡搞遊戲背後的多元色彩

最開始,「高跟我最美」主要盯向的是女性受眾。

Sensor Tower 發佈的《2021 年手遊分類報告》顯示,去年下載量 Top 100 遊戲中,時尚類題材遊戲下載量同比上一年激增 109%,達到近 10 億次,遠超其他題材。

類似美甲、化妝、打扮、剪髮等女性題材的遊戲也受到了很大的關注,「高跟我最美」也是在這樣的趨勢下誕生。


它張揚而大膽的遊戲設計,很快受到了年輕女性用户的喜愛,尤其在當下,越來越多針對女性的問題被熱議,包括全職主婦、容貌焦慮、大齡單身、重男輕女、物化女性等等,這款遊戲也在該浪潮之下,得到了順應趨勢的傳播。

同時,它也被酷兒人羣所關注到,主要因為它的遊戲玩法,容易讓人聯想到變裝文化

「高跟我最美」那種走秀式的遊戲過程,最後到達舞台中央被所有人注目歡呼的時刻,也像極了 80 年代美國酷兒社區的一種名為「Ball」的活動。

▲ 圖片來自:《姿態》

一羣超越女性或男性身份桎梏的羣體,將自己打扮成各種濃妝豔抹的角色,在一個地下舞台走秀、舞蹈,扮演者皇室貴族、精英白領、性感女郎,他們勇敢展現自我的風采和姿態,也尋求着對自我身份的認同。

▲ 圖片來自:《姿態》

當他們在「Ball」上競爭難分高低的時候,就會用一種名為 voguing 的舞蹈來進一步較量。

在當時流行的 Funk 音樂中,他們通過複雜的手部動作和 Pose 來盡情展示身體與慾望,Madonna 的冠軍單曲 Vogue 的創作靈感也是來源於此,這首歌也將 voguing 帶入了主流文化。


儘管 「高跟我最美」遊戲的創作者表示自己不是面向某一類特定羣體,而是希望這款遊戲所有人都能玩,具有更多包容性,它依然受到了很多酷兒人羣的喜愛。

但顯然一雙高跟鞋和有限的皮膚,並不能滿足人們的創造力,尤其在這個開放的互聯網平台。於是魔改版「高跟我最美」,也將女性元素和酷兒元素髮揮到了最大。

現在這些魔改版本已經傾向於一種惡作劇的形式,在很多獵奇手機遊戲中,類似的惡搞元素也屢見不鮮。

▲ 圖片來自:遊戲 otoko tower

之前火爆的「合成大西瓜」,同樣也出現了合成郭老師魔改版、合成蔡依林魔改版等等,只有想象力的上限,沒有創造力的上限。

惡搞文化作為另一種亞文化,同樣也在互聯網社羣中得到了最廣泛的傳播,也經過 B 站等平台的發酵,逐漸被主流文化所認可。

惡搞作品有利有弊,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它也將越來越多亞文化呈現到了大眾的面前。


當我們一邊吐槽一邊上癮地玩着這些奇葩遊戲時,我們也正在經歷並接受着當下更多元的變化。


資料來源:愛範兒(ifanr)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高跟我最美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