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ta360 從軟到硬一年做出 360°全景相機,中間填了多少坑?

愛範兒 於 01/10/2015 發表 收藏文章

引用把人完全沉浸在一個虛擬空間當中,體會另外一個世界,這種體驗叫虛擬現實(英文 Virtual Reality,簡稱 VR)。由於體驗上的完全不同,它有潛力引發一場新的交互和內容製作革命。這一次 iSeed 主題專訪系列採訪了數家專注虛擬現實領域的初創公司。本文是該採訪系列的第二篇。

不久前,一直關心着 360°全景視頻的我,瀏覽網絡的時候發現一個有趣的網站——一打開,就直接顯示一段一羣人在坐過山車的 360°全景視頻,隨着鼠標指針上下左右移動,視頻視角也隨着移動,可謂“指哪打哪”,不僅如此,我不但直接欣賞到過山車往下俯衝的速度感,還看到了享受着刺激的人們的表情與聲音。

那一刻,我感受到 360°全景視頻的魅力。

這個網站叫 Insta360,其實是深圳嵐鋒創視團隊的產品官網,產品的名字叫 Insta360 4K,十月八日在京東眾籌。

去年 10 月,與劉靖康互加好友後,我馬上收到一條語氣帶着興奮的微信,“你好,這是我們開發中的原型機,等量產之後,一定請你過來看看。”

隨後,一張圖片發了過來,圖中是一款球狀、佈滿攝像頭的拍攝設備,具備着工程機應有的笨重、粗糙。但是,劉靖康和我都沒料到,最終的產品,一等就等了一年。這一年他被別人問到最多的問題是,“產品什麼時候出來?”

“我們趟過許多坑。”仍在出差的劉靖康向愛範兒感歎。


劉靖康

讓我們從頭説起。

劉靖康在大學就開始創業。在大二的時候他曾經去騰訊實習,然後又去了“超級課程表”這個團隊實習半年,2013 年 9 月回到南京創業,一開始的產品叫“名校直播”,是一款圍繞院校名師講座所做的視頻直播產品。——既然是視頻直播,就要非常講究現場感。

然而,如果用手機直播,視頻的清晰度不夠高,用户觀感不佳;如果用攝像機,那麼一場直播需要佈下一部以上的攝像機,而且還需要走位,這樣子才能把現場的感覺很好的分享出去,而一部攝像機只能拍到現場的局部。

“我們的核心就是把當下的場景分享出去”,劉靖康説。然而,從他過往的實踐經歷來看,無論是手機,還是傳統的攝像機,都很難滿足他的期望。這裏應該存在一種新方式,可以更好地“分享現場”。


2014 年 6 月,Google Cardboard 發佈,劉靖康馬上買來試玩,一戴上,他就覺得很震撼。另外,他還注意到 Airpano 這個收集許多 360°全景照片的網站,對他來説也同樣覺得是一種很好的方式。對於劉靖康來説,他找到了可以即時、完整把當下場景分享出去的鑰匙——360°全景視頻。

而在當時, 360°全景視頻的內容供應量少,拍攝設備動輒十幾萬美元,非一般團隊所能承擔。劉靖康看到了一個“處女地”,因此內部設立小組,開始研究 360°全景視頻的拍攝設備。

然而,2014 年 5 月接受 IDG 100萬美元的種子輪融資後,劉靖康和團隊的主打產品從“名校直播”,轉變為“V 直播”,是一套視頻直播解決方案。而且劉靖康在南京大學讀的是軟件工程系。換言之,不論是創始人還是團隊,對硬件領域都缺乏相關的經驗。儘管如此,團隊還是下定決心轉型,而在 IDG 等投資人的鼓舞之下,劉靖康的決心更加堅定,與 360°全景攝像設備死磕。

“然而,硬件產品的複雜度要比軟件產品高很多。而且在常規的消費類電子產品當中,如果説手機的複雜度是最高的,那麼相機的複雜度是僅次於手機的產品”,劉靖康説。

目前,360°全景攝像設備研發存在好幾個技術難點,包括:

– 幾個攝像頭硬件時鐘同步的問題——幾個攝像頭拍攝同一時間下的視頻、圖像,不能出現圖像不同步的情況;

– 多個攝像頭同時拍攝進而引起大帶寬 I/O 的問題——幾個攝像頭同時拍下的視頻,如何儘快的導出?

– 實時 H.264 編碼問題——如果讓視頻的體積變小,方便傳輸,那麼對視頻原始數據的處理就必不可少。


如何解決?

劉靖康説,“以手機為例,一個芯片就可以解決很多問題,所以芯片選型是非常重要的。”他告訴愛範兒,360°全景攝像設備當中,要求芯片具備“多路視頻採集”的功能,然而目前市面上支持該功能的芯片型號還不多。在安防視頻監控領域,這類芯片的數量較多,但是因為工作環境並不要求高畫質,所以安防類的視頻處理芯片畫質最高也就到 720P。因此,市面上尚不存在針對 360°全景攝像而設計的芯片。

另外一個解決方案就是用 FPGA 來自己編輯一塊數字邏輯電路板把各個攝像頭的畫面整合成一個畫面,然後再輸出到編碼器。劉靖康説,“但這樣做的缺點是,功耗大、體積大、價格貴。”

還有一個解決方案,就是給攝像頭 CMOS 芯片上橋接一個 DSP 芯片對原始視頻數據進行壓縮,然後再把經過處理的數據傳到主芯片。通過這種方式,多路視頻採集的問題就解決了。但是因為每一顆 DSP 芯片都是獨立工作的,那麼由於曝光環境的不同,拍攝的視頻幀率不一,雖然只有幾十毫秒的差別,但這也會導致畫面不一致的問題。而這個畫面不一致,最終會令 360°全景視頻/照片裏面出現明顯的拼接痕跡,畫面效果不自然。


就以劉靖康團隊的 Insta360 4K 來説,它是一個雙眼 360°攝像設備,那麼在拍攝的時候,如果其中一個攝像頭向陽,一個攝像頭向陰,那麼向陽的攝像頭會因為光線條件好,拍下來的視頻幀率就會較高;而向陰的攝像頭,同樣因為光線條件的原因,拍下來的視頻幀率較低。這時候就要保證兩個攝像頭拍下來的視頻幀率保持一致,才能最終保證 360°全景視頻/照片拼接起來自然無縫。

Insta360 的解決方案是將 2 個攝像頭橋接起來,解決畫面同步的問題。

不過,除了這些問題外,意想不到的意外總是會發生,劉靖康與團隊在研發第二代原型機的時候,發現設備定性不理想。最後他們查明,問題就出現在平時很難注意到的“發熱”上。當時他們的原型機採用塑料外殼,儘管從表面摸着覺得不燙,但是內部發熱很厲害,直接影響了機器的穩定性。之後的樣機他們就採用了金屬外殼。

趟過了這些坑,劉靖康以及團隊成功地把產品研發出來。這款凝結了團隊一年心血,名為 Insta360 4K 的產品,有兩顆 230°超廣角鏡頭,可以拍攝 4K 畫質的視頻和照片,可以將畫面實時拼接起來。——然而,這款眾籌價格 2999 元的產品,它到底是一款消費類電子產品,還是一款面向企業的非消費類電子產品?

劉靖康説,“360°全景視頻市場當中,有來自國外面向影視製作的專業攝像設備,價格動輒幾十萬,非常昂貴。而那些消費級的攝像設備,拍下來的視頻只能滿足一般觀看,性能達不到內容製作的要求。從中我們看到市場缺失中間一層,也就是商業視頻。在婚慶、活動、慶典、行業峰會等場合當中,這類視頻拍攝的需求十分旺盛。”

Insta360 4K 的設計充分考慮這部分用户的使用習慣,它採用了不間斷電源的設計,可以直接插電源使用,也可以插着充電寶使用,它也可以更換電源;設備體積和一部手機差不多,十分小巧。除此之外,劉靖康與團隊還充分考慮到客户拍完視頻之後,如何再把成品交給自己的客户的需求,因此而設計了一套基於雲的內容分發系統。這個分發系統兼容現在的主流平台,不管是智能手機、平板電腦、桌面電腦還是微信等等。

儘管設備還沒正式開賣,但劉靖康對自己的產品很有信心,“依照我們之前做 V 直播的經驗,針對企業級市場的產品,明年全年銷量大概可達到  6-10 萬台。”

劉靖康的想法是從婚慶市場為主要切入點——首先,視頻幾乎成為婚宴的標配,這個需求一直存在;另外,婚慶公司對新鮮的玩法感興趣,因為每掌握一個新技術新玩法,就可以為客户營造不一樣的婚禮體驗,比如無人機這一新事物在美國也是婚慶公司首先普及;婚慶行業跟風現象嚴重,一旦與某一家婚慶公司合作,形成了案例,其它公司會隨之而來。

除了以上幾點以外,劉靖康還説,“我們看中婚慶公司還因為,婚慶這件事與終端消費者有直接的關聯,可以起到教育市場的作用。你想想,婚慶視頻一般人們是會回顧的,那麼這時候就可以教育她們接受 360°全景視頻這一新事物。而且她們順理成章就接受了。”

對於國內虛擬現實行業,劉靖康有自己的看法,他覺得行業內大部分公司的邏輯是,由硬件設備的銷量來帶動內容的生產,但是其實可以嘗試一下由內容來主導,帶動硬件設備的銷量。比如説,可以開發出一款很好的 VR 遊戲,然後將 VR 眼鏡作為贈品來贈送給用户。


2014 年 2 月,劉靖康的團隊只有 8 人,而現在人數已經膨脹到 60 人。——在帶隊伍的過程中,劉靖康感受最大的一個問題是,人多了之後,執行力反而會下降。

劉靖康從自己的實踐經驗出發,認為按照標準化的公司規範和流程,容易將公司變成一種樹狀的結構,而這個更結構會導致執行力下降的後果。那麼他怎麼解決這個問題?

祕訣只有三個字,項目制。

“比如説品牌建設這件事,我們現在就沒有具體的部分,而是把它變成一個項目,每個項目有可量化的目標,每個人都會分擔不同的職責,然後不斷推進。所以現在我們有 3 個項目負責人,他們只對項目本身負責,他們會共用一些公共資源,比如公司自有的拍攝團隊、為品牌和營銷服務的設計師、有開發者、有媒介資源聯繫。這樣做的好處是,每一件事情都會追溯到個人的頭上,不會出現三個和尚打水沒水吃的現象。”

創業數年,劉靖康最大的感受是,“你要 1000 點幸福感,你要自己扣 800 點血。”他説,他每天不見得都很開心,因為始終有三座大山會讓他感到痛苦,

– 第一是出現新的競品公司;

– 第二是創業公司良才難尋。現在公司發展一切都要求快,但人才短缺的問題一直困擾着劉靖康。他曾經開出高薪 offer,但別人也沒有來公司,“感覺就好像快結婚,但臨到頭來卻毀約了一樣。”

– 第三是團隊成員工作成果沒能達到預期。“可能由於信息掌握不到位的原因,所以有時候團隊成員的工作成果未必能夠達到預期,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我們現在每天早上都會溝通一下,同步信息。

最後,我問他最近在看什麼書?他説最近沒有看什麼書,但可以推薦大家看《增長黑客》。


資料來源:愛範兒(ifanr)
作者/編輯:陳一斌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