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製波音 747 高空發射火箭,要和馬斯克分蛋糕的維珍軌道,優勢在哪?

雷鋒網 於 20/01/2021 發表 收藏文章
如果某天我造出一艘火箭,是否一定要通過陸上航天基地發射?

當然不是!

其實只要腦洞夠大,火箭就能從海上甚至天上出發。

2020 年 9 月 15 日,我國長征十一號運載火箭藉助着一艘“德渤 3 號”動力船,在黃海海域以海上發射的方式升空。


時間再往前推個20 年——1990 年 4 月 5 日,NASA 的一架 B-52 飛機從愛德華茲空軍基地起飛,在高度達到距離地面 13100 米左右的時候,B-52 飛機發射了一艘飛馬座火箭,將其順利地送入了預定軌道。


這種傳奇的發射方式並非飛馬座火箭一例,就在最近,傳奇商業大亨、著名跨國風險投資集團維珍集團創始人 Richard Branson 旗下的維珍軌道公司(Virgin Orbit)嘗試了這一獨特的方式。

「宇宙女孩」送火箭入軌道

當地時間 2021 年 1 月 17 日,加州海岸不遠處的 3 萬英尺高空,一架名為「宇宙女孩」(Cosmic Girl)的定製版波音 747 上,飛行員 Kelly Latimer 控制着 Virgin Orbit 的液體燃料火箭 LauncherOne 於機翼處釋放。


在經歷了幾秒鐘的自由落體後,LauncherOne 發動機點火,以每小時 17500 英里的速度向太空出發。


一旦 LauncherOne 進入軌道,它就將釋放 10 顆由 NASA 和美國幾所大學的研究人員建造的立方體衞星。

由此,Virgin Orbit 成為第三家進入軌道的美國商業火箭公司,也是唯一一家以「飛機+火箭」方式完成這一壯舉的公司。

據《連線》雜誌報道,此次發射對於 Virgin Orbit 團隊來説是一次可喜的勝利。

2020 年 5 月,團隊首次嘗試發射火箭任務在發射僅幾秒後流產,原因在於推進劑管道斷裂。工程師發現並解決了這一問題後,計劃在 2020 年 12 月進行第二次發射,又因洛杉磯的新冠疫情病例激增推遲。

在採訪中,Virgin Orbit CEO Dan Hart 表示:

引用為確保團隊的安全,我們做的大量工作都是線上完成的,包括大部分發射操作和活動,在疫情嚴重的情況下這麼做真的很了不起。

雷鋒網也注意到,Richard Branson 在激動之餘分享了下面這段文字:
引用Virgin Orbit 完成了很多人認為不可能的事情。看到我們特別改造的波音 747 飛機將 LauncherOne 送入軌道,這一壯舉正是團隊多年努力工作的成就。我迫不及待地想看到 Dan(指 Virgin Orbit CEO)和他的團隊將要執行的令人難以置信的任務,他們將改變世界。


硬核老男孩的航天夢

發射任務圓滿成功後,Richard Branson 連發了多條推文,其中一張圖還展現了這一項目之初 Richard Branson 趴在機庫地板上的一張貼紙上的場景,如今一切設想都成為了現實。


其實,Richard Branson 曾在推特上 po 了他 1972 年一份待辦事項的照片,還表示早在那時飛行就是他想做的一件事。


帶着這個夢想,已是億萬富豪的 Richard Branson 創辦了兩家火箭公司。

其一是 Virgin Orbit,其二則是 Virgin Galactic,即主營太空旅遊項目、與 SpaceX、藍色起源直接競爭的維珍銀河公司。

2018 年,Virgin Galactic 創造了歷史——從一架定製飛機下面發射了一艘載有兩人的宇宙飛船 Unity,將他們帶到太空邊緣,完成了一次奇幻旅行。

可以説,憑藉着創始人對太空的熱愛、維珍航空成立近 40 年來在航空領域的資源和能力、維珍集團的財力,兩家公司在太空領域探索,有着不錯的基因——但正如《連線》雜誌提出的一個問題:

引用Richard Branson 能把空中發射變成一個穩定的、可持續的業務嗎?

回顧同樣藉助飛機發射的飛馬座火箭,從 1990 年開始的三十年來,總共只執行了 44 次任務。要知道,SpaceX 僅 2020 年就執行了 26 次火箭發射任務,在這一點上,Virgin Galactic 是不佔優勢的。

Virgin Galactic 特別項目副總裁 Will Pomerantz 曾向《連線》雜誌表示:

引用當我開始研究這一項目的可行性並思考是否該這麼做時,飛馬座火箭就像霓虹燈一樣在我的視野中 24 小時不間斷地閃爍。從技術上講,飛馬座火箭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但從市場的角度來看,或許並非如此。


Will Pomerantz 表示,飛馬座火箭未能吸引到很多客户,主要原因就在於 30 年前剛剛推出時,商業小型衞星行業還未發展起來,就更不用談是否能吸引到客户。但過去幾年,這一行業迅猛發展,飛馬座火箭還是沒能抓住機會。

在這一市場中,數百家公司在尋找的是廉價的太空之旅,而飛馬座火箭的發射成本卻是急劇上升——20 世紀 90 年代,NASA 為飛馬座火箭發射燒了 1600 萬美元,如今這一成本已接近 6000 萬美元。即便把通貨膨脹的因素考慮進去,成本也還是增加了幾乎兩倍,超出了大多數小型衞星公司的承受能力。

另外,Virgin Galactic 的發射價定在 1200 萬美元左右, LauncherOne 火箭的載荷在 1000 磅左右,可以説是處在平均水平。相比之下,SpaceX 一方面主要提供大型衞星(超出了 LauncherOne 的能力)發射業務,另一方面也開始提供「一箭多小衞星」的發射服務。

綜合看來,市場競爭相當激烈。但 Will Pomerantz 提出了 Virgin Galactic 的一大賣點:自由。

簡單來講,地面發射在很大程度上受限於航天基地的位置,而空中發射即可按客户的軌道需求調整飛機起飛的機場和最終發射的精確位置。

在許多分析人士看來,很可能出現的一種情況便是,火箭公司不斷湧現,甚至都沒有蛋糕可分,其中一些沒有雄厚資本背景的公司可能在進入軌道之前就倒閉了。

目前看來,能進入軌道的僅 SpaceX、Rocket Lab、Virgin Galactic 三家,未來能否保持這一行業地位,只有市場説了算。 

引用來源:

https://twitter.com/Virgin_Orbit

https://www.wired.com/story/virgin-orbit-just-launched-a-rocket-from-a-747/

雷鋒網雷鋒網雷鋒網(公眾號:雷鋒網)

雷鋒網原創文章,未經授權禁止轉載。詳情見轉載須知



資料來源:雷鋒網
作者/編輯:付靜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