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裝界音樂椅又開始,盤點今季各大品牌換帥大事

mensuno 於 13/04/2017 發表 收藏文章
說到近年時裝圈大事,莫過於這一、兩年的設計師離職潮,差不多每月都有設計師「離離合合」,箇中辭任原因不離工作太忙、自動辭職、被人撤職云云,睇「花生」指數頗高。最新發放炸彈(被炸?)的有宣佈離開Givenchy的Riccardo Tisci,但截稿前一刻已經宣佈被Chloé前創作總監Clare Waight Keller取代,認真「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正所謂人似浪花,潮來潮又去,懸空職位很快便找到替補人選,品牌集齊人馬重新出發,新面孔遇上新衝擊面臨新挑戰,大家也一起來湊個熱鬧吧。

GUCCI
當紅小生

若說這股離職潮的其中一個「元兇」,就是大家想模仿Gucci的「後勁」,靠著新面孔設計師Alessandro Michele把品牌再推上高峰。去年Kering集團就是因為古馳的強勢復甦,為集團股價錄得34%的增長,成為去年的時裝集團「大阿哥」。來自羅馬的Michele在未入主品牌之前,曾為Karl Lagerfeld和Silvia Venturini Fendi等名師效命,更獲得他們高度評價。

Michele於2002年開始在Gucci旗下的手袋設計部門工作,自此跟品牌結下不解之緣,其後他晉升為副創作總監,協助當時的創作總監Frida Giannini,直到前年1月正式接任品牌創作總監一職。他令品牌起死回生的原因,就是那出色而優雅的花卉圖案及復古而玩味的設計,讓他嚐得一夜成名的機會,就如今季春夏系列把卡通唐老鴨圖案配上街頭和復古的線條,把混搭風格發揮至最高水準,頓時成為時裝界的大紅人、公司的金雞蛋,同時為新面孔設計師的成就設上最高示範。

BALENCIAGA

新興勢力

因為「不想將所有精力都放在別人的心血上」,王大仁告別工作了三年的Balenciaga。同樣來自Kering集團旗下的巴黎世家,不知道高層是否把這說話聽入耳或想仿傚集團另一品牌Guuci的成功方程式,竟然「照辦煮碗」找來精力旺盛的時裝新星Demna Gvasalia擔任創意總監一職。看似有些差異的組合,但出奇地這合作火花又擦得閃亮。來自另一時裝品牌Vetements的Demna,2014年與其他七位不願公開身分的設計師推出系列,短短一年多已經成為時裝界灸手可熱的品牌,更入圍LVMH時尚大獎,受到各界熱捧。

2015年來到巴黎世家後,Demna繼續以衣服輪廓條線和平常服裝單品的結合,把品牌經典的斜裁和縫製發揮至另一層次,如以跌膊線條的外套和斜裁的羽絨外套造型讓人驚艷,把我們日常所見的單品如大型購物袋、雨衣等,變化出時尚感的造型。除了把品牌一向重視的線條以更高超的手法示人,他同時將經典的品牌風格變得更新鮮和前衛,帶來不一樣的巴黎世家。

BERLUTI

浪漫工藝

同樣在這段離職潮失去Alessandro Sartori的巴黎皮具品牌Berluti,找來連老佛爺Karl Lagerfeld都想欽點他成為Chanel接班人的Haider Ackermann坐陣。其實,從小過著流浪生活的他,對於創作想法和工藝有著一套個人風格。他於2002年由好友Raf Simons的幫助下自立門戶,當時發布首個系列已經引起時裝界的轟動。自從加入Berluti之後,Haider Ackermann曾表示「每個人都想我設計女裝,我偏偏想走相反方向,我有另一個故事希望帶出來。就像遇到一個愛人,男裝對我來說就如新世界一樣有趣,顧客更渴求擁有更獨立的風格及身分,同時設計要經得起時間考驗,其平衡點極具挑戰。我不想把男士塑造得美麗或俊俏,我想創造出一種態度。」

就是深受品牌美學的啓發,明白到時尚風格和意念能隨著年月推進而演化及昇華,在上任後的首個2017秋冬系列以「頹廢」、「深沉」、「木質」等詞語為設計靈感,塑造出一個在錦衣夜行之後,甦醒於黎明時份的神秘男性形象。同時,把品牌的Patina古法染色技術變化出藝術作品,令設計變得更珍貴和值得擁有。當流浪詩人Haider遇上傳統工藝的Berluti,浪漫而有內涵的男士就是這樣出現。

ERMENEGILDO ZEGNA

回歸初衷

完美出走Berluti的Alessandro Sartori與前僱主的關係可算是這次離職潮中關係最好的一對,好聚好散。面對有著情意結的前娘家Ermenegildo Zegna招手,不能不忍痛離開Berluti,最終選擇回到最初點,重新出發。其實自Sartori的首份工作於Zegna開始,直至2005年正式擔任Z Zegna藝術總監至2011年,當中還訓練他在「講故事」的技巧,數場米蘭時裝發布會採用的電影語言示人,令人印象深刻。出走六年後的這次回歸,不但把純熟工藝手法配上當代精神,配合精緻剪裁藝術,捕捉當代城市人遊走世界時不斷變化的需要。剪裁結構展現戶外精神,運動風潮永久地改寫了正裝的定義,巧妙的對比催生新風格。

面對這次回歸,可見他用盡全力把第一場時裝騷變得更加精彩,並選擇在德國藝術大師Anselm Kiefer的裝置作品Seven Heavenly Palaces之中發佈最新系列。他今次結合了天然材料和游刃有餘的工藝,完成這件兼具詩意和張力的作品,亦呼應Sartori通過豐富紋理和超凡結構及功能性,創造破格新美學。相信這場不只是簡單的Sartori回歸騷,更是一場充滿溫度和萬眾期待的演出。

SAINT LAURENT

乾淨俐落

想當年Hedi Slimane入主Yves Saint Laurent時,把經典的品牌名字改為現在的Saint Laurent,他就如為品牌掀起一場時裝革命,同時為品牌的業績保持高水準。但去年在愚人節突然宣佈離開品牌,不少人以為這是開玩笑,隨後品牌的社交媒體卻狠狠刪掉以往的圖片,只貼上短短一句話宣佈時裝新血Anthony Vaccarello正式加盟。曾於Versus效力,一向以霸氣魅力和毫不遮掩的性感為個人風格,而黑色就是他的最愛,和那些俐落的外套、筆直的褲裝、還有斜式剪裁的裙子,都具有鋒利的性感態度,大膽地刻劃出嚮往獨立的女人模樣。

相信Saint Laurent就是看中這種高傲態度,把品牌重回俐落女性的態度,洗去充滿Hedi的個人色彩風格的品牌形象和不再以瘦弱的模特兒示人,換上剛柔線條風格的造型,如利用透視布料與挺身質地的皮革組合,充分地展示出身型的線條外,還能完美勾劃出身材輪廓的衣服線條,並把品牌變得更為簡潔,優雅與性感並存。

CALVIN KLEIN

萬眾期待

說到整個離職潮中最令人驚喜的,要算是Raf Simons的離開,他與前僱主Dior的穠纖合度,就是剛剛好。離開時,他曾說「只有一對手和一個設計團體,一年春夏、秋冬、早春和早秋,再加上Haute Couture,共六個系列,還有大大小小的展覽和新店開幕所帶來的工作量令他沒有更多時間去思考與創作。」但不足半年後,他卻入主了美國超級品牌Calvin Klein,成為首席品牌創意總監。同時,亦全方位監督品牌旗下五個系列的所有設計、以及全球行銷與傳播及視覺創意服務。可見他離開前東家並不是完全因為工忙繁忙吧!無論如何,他加入品牌已經令不少忠實粉絲期待不已。

今年2月,謎底終於解開。他的首場時裝騷正式登場,這場騷是在環繞著藝術家Sterling Ruby作品的空間內所舉辦,其受到西蒙先生主導的藝術策展邀請而創作。在系列中,即使是相同輪廓亦會因材質和風格而相互衝擊。多元性、跨文化的服裝找到新的形式。系列對多元化的慶賀,結合了儀仗隊制服、塑料外層大衣、合身剪裁套裝、古董手工縫製、工作服和西部服裝,讓人聯想起慶賀遊行。民俗與現代、小吃街與法庭;從單調到科幻、從都會到鄉野,這次設計找出了它們同樣具有的價值。同時,亦做到了外人眼中所看到的浪漫、電影情節般的美國獨特性。經Raf筆下的CK,除了保持著經典簡約的風格外,還多添了一份時尚感。


TEXT / CHARLES WONG

PHOTO / 品牌提供、網絡圖片

你可能還對以下內容感興趣
《志明與春嬌》推啜核飛機杯
猿人迷聯成必買
金像獎2017編輯點評最佳衣著
備受型男追捧的時尚鞋履

資料來源:men's uno (http://hk.mensuno.asia/node/%E6%99%82%E8%A3%9D%E7%95%8C%E9%9F%B3%E6%A8%82%E6%A4%85%E5%8F%88%E9%96%8B%E5%A7%8B-7371)
本文由《men's uno》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