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ave and Scary 擁抱矛盾,以為助力

mensuno 於 20/11/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用破格二字形容Fish的演藝路絕不為過。首部電影作品《末日派對》就已經全裸演出,《骨妹》的隱約同性戀到政治敏感的《中英街一號》,為演藝事業大無懼的她想在熒幕前做個勇敢的人,但是在背後,她卻認為自己是一隻受驚的小動物。

MEN'S UNO HK
TEXT / WAYNE LEUNG PHOTO / JAMES MAK STYLING / ALEX NG
MAKE-UP / KING YIP@KINGS MAKEUP HAIR STYLING / ZAP TANG@ESSENSUALS.HK



不安現狀 走出去

這樣的說法,來自她演戲的老師彭秀慧。「像一隻受驚的小動物,經常慌忙,很不安定。」但這一隻不安定的小動物卻在7年前隻身由馬來西亞來港發展。她來港的經歷縱使已經說過不下50次,但說上來的時候依然充滿質感。在大學期間以特約演員及平面模特兒身份過活的她畢業後在幕後工作,但是她卻不甘於此,雖然都還是身處演藝圈,但一個簡單信念「我就覺得,我不可以再留在剪片房內」就是這樣,她就決定往外闖,急於離開的她就選擇了前往香港。

在第一部作品《末日派對》之後,演員的路並未變得一路暢通。幸好當年紙本雜誌仍然興盛,重操平面模特兒故業的她仍然可憑著定期的工作養活自己「賺不了錢,全部都拿去了交租」情況即使去到獲新演員提名也好,依然都是如此。順帶一提,當年在鮑起靜手上接過最佳新演員獎項的,是《狂舞派》中的柒良,蔡瀚億Babyjohn。

《骨妹》令她再度獲金像獎提名,雖然仍然未能贏取獎項,但獲提名,至少都是一個肯定。只不過這樣的肯定,似乎仍然未是她的目標。「到目前為止,仍然未有一部電影令我自己滿意」事後看回自己演出的她往往會發現與想像中的效果有所不同,而這樣的差異,則令她有著未滿意自己演出的傾向。之不過隨著第二第三次翻看,以觀眾角度理解,她都會能夠慢慢接受自己的演出,甚至更能找出值得欣賞的地方。

擁抱矛盾 創造驚喜

這樣的不穩定令她處於矛盾之間,她一方面因為不穩定而慌張,但另一方面她卻能夠在演出中以這種不穩定為觀眾帶來驚喜。「我收到的正面評價,多數會是我的表演令人意想不到」不穩定,對週邊的敏感,令到Fish在演出時都有著自己的特色。而這種令她得益的驚喜,就是源自她的缺點,擁抱這種不穩定的矛盾,令到Fish在演員路上有著自己的特色。

而她的矛盾除了在演出內體現,亦延伸至戲外「無懼無畏,或者是一個比較勇敢的女孩」就是她想呈現予觀眾的形象。與她內在的慌可謂是一個對比,她卻認為兩者沒有抵觸,因為她希望能夠把欠自信及穩定的一面留給戲劇內,把她的勇敢成為呈現予觀眾的一面。

不風靡 不成活

她想觀眾看到的除了是勇敢之外,她更加希望自己在日後能夠成為一個指標性的人物。「人家一聽到廖子妤三個字,就是表演的保證」這個目標源自張國榮當年的一個訪問,他在訪問中就指自己的名字就是表演的保證。這樣的自信一直都令Fish嚮往,而一句由她口中說出的「有廖子妤,放心啦」大概就是她增進演技的最終目標,張國榮對Fish的影響,還有《霸王別姬》的其中一句對白:「不風靡,不成活」雖然不至執著如程蝶衣,但廖子妤的意志,仍然不可看輕。

在慌張與勇敢的矛盾之中,廖子妤找到了自己的安身之處並繼續以自己的方式努力著,以Fish為英文名的她在訪問中以魚為喻,說出另一句電影對白。這次她引用的,來自《風雲:雄霸天下》,「金鱗豈是池中物,一遇風雲便化龍」或許魚離化龍的距離,大概就是一鼓風雲。


資料來源:men's uno (http://hk.mensuno.asia/node/brave-and-scary-11419)
本文由《men's uno》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