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ristopher Nolan,把時間「碎上」再「兜亂」

mensuno 於 04/09/2020 發表 收藏文章
ANSON TANG
EXECUTIVE EDITOR
TEXT / ANSON TANG PHOTO / 網絡圖片

 
不論是殿堂級大師、荷里活大導、cult片鬼才,甚或是one hit wonder,不論他們拍過多少齣作品,不同導演總會在其作品中留下一些風格痕跡,當中值得研究的大有人在。

Debut選擇介紹Christopher Nolan的原因,除了期待其新作《Tenet》外(截稿前戲院還在封禁),還有他是一位典型荷里活導演,具備控制大場面的能力、濃厚的自我風格,以及擁有一定的票房保證。

把玩時間的能手

過往Nolan的作品,都在商業上取得大成功,同樣地,他的作品也獲得不俗的口碑。口碑和票房雙收至少已令他成為一名一線的導演。另一方面,Nolan的電影,都總會加入自己的個人點子,就像幅畫作總會在某處見到作畫者的簽名一樣,Nolan的「簽名」就是喜歡在作品中把玩時間。

20年代,蘇聯電影的蒙太奇理論(Montage sequence)說明了影片以剪接重組不同鏡頭,能產生全新的意義,甚至能夠控制時間及空間。在《波特金戰艦》(Battleship Potemkin)的「奧德薩階梯」一幕(Odessa Steps Sequence),示範了剪接如何主宰時間,並以剪接操控著觀眾情緒。假如《波特金戰艦》中蒙太奇使用是見證剪接的魔力,那麼Nolan就用剪接去控制及重整時間,並且發揮到極致。

 

先聲奪人

雖然1998年的《Following》是Nolan首齣長片,但他已經不以直線順序道出故事,而是透過剪接,把劇情發展的時序搬移、倒置,製造無法預知,劇情愈發展下去,愈不知道誰才是真正的跟蹤者及被跟者,Nolan這個「時空遊戲」顯得非常有趣,但同時又非常可怕。因為《Following》在口碑上取得成功,加上凌厲風格使人留有印象,Nolan很快便受到注意,他很快便有第二齣長片問世,就是在2000年上映、被人廣為熟知的《凶心人》(Momento)。

此片敘事時間更徹底地打碎、顛倒、重組。故事每一個階段「碎上」,然後「翻轉再翻轉」,影片設定男主角只能記住十數分鐘前發生的事情,所以為了在劇情中發生光怪陸離的片段,導演利用巧妙而詭異的剪輯手法,從而鍛鍊觀影者的邏輯思維能力,這碎片化的敘事風格,完全違反觀眾看直線故事發展的習慣。看《凶心人》,會很不習慣,但Nolan就是有辦法,令觀眾從不習慣中習慣,一邊看一邊重新適應另一種由「Nolan Montage」構成的新敘事手法。從來沒有一部電影,夠膽像《凶心人》那樣,把故事先倒轉,才看到發展,看見時間。這完全改變故事、人物的時間,是前無古人的。

 

燒腦兩大作

Nolan最著名的,是兩齣玩時間燒腦大作,2010年的《潛行凶間》(Inception),以及2014年的《星際啟示錄》(Interstellar)(對,這裡不會談及The Dark Knight Trilogy,講蝙蝠俠,我想大家一定比我熟!)《潛行凶間》把「時間的宿命」從大自然定律,深度推演至人類內在潛意識空間,也創出了一個「Nolan時間觀」,他在戲中假設了現實世界跟夢境世界的「時差」,現實五分鐘,等於夢中一小時。戲中有多個場面,都強烈表達這一點,夢境中的場面極速進行,但現實環境則逐格推演,一次次的將觀影者帶向潛意識的荒原,更在同時佈局,設套,另外這個絕對是對心理學知識的認知。Nolan在電影中更是把時間和空間玩到了極致,電影中現實和夢境一環接著一環,使人陷入無限的幻想中。而《星際啟示錄》很著重科學精確性,甚至請來物理學家作電影的劇本顧問,上映後也引來坊間對相對論、天體物理學的討論,又把影片跟《2001:太空漫遊》相提並論,這部大片,科學理論解釋專業外,也甚有娛樂性,片中時間再一次是關鍵,特別是科學稱為時間澎脹,詩意點即是「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在浩瀚的時間跟前,人類是多麼微不足道。

 

短評:非線性說故事無出其右

Nolan的導演作品雖然不能說很多,但風格一致,把商業和個人風格完美結合,在敘事結構的場面調動和後期剪接上,毫無疑問是一位非常成功的大師級導演。 他的電影中,時間和空間更像是一個閉合的圓,特別是碎片化的敘事風格自成一家,執導不同類型作品都保持一定的張力,未有一齣作品令人失望,使影迷們不斷期待他的新作。

 

其他精選

 
《白夜追兇》 (Insomnia)2002

影片把時間永久停留在白天,以實際的日夜顛倒(其實是無夜晚),代替《凶心人》以剪接把時空大兜亂,用這方式去玩時間,更是玩得高深抽象。戲中飾演警探的主角阿爾柏仙奴,他的精神狀况,隨著時間顛倒和案情的複雜發展,漸漸走向崩潰邊緣,靈魂好像是困鎖在時間的籠牢中。此片雖然跟《凶心人》表達手法不同,但探討的命題卻是一樣,就是無法戰勝時間這宿敵。

 
《死亡魔法》(The Prestige)2006

劇情把科幻與懸疑相結合,魔術與虛構相互穿插的敘述技巧,比同類電影中布局精妙絕倫,當中展示的「逃遁魔術」,企圖時空定律,到結局時,大家就會發現,Hugh Jackman及Christian Bale兩位魔術師,他們好像能做到勝過時間的瞬間轉移,說到底,都只是掩眼法。再一次,Nolan的電影主角都是不敵於時間這東西。

 
《鄧寇克大行動》(Dunkirk)2017

Nolan第十齣長片,沒有《潛行凶間》無限想像,也沒有《星際啟示錄》的浩瀚場面,影片以一星期、一日,以及一小時,去講述這一場大撤退中三個小故事,沒有上兩回的燒腦,回歸以「Nolan Montage」說故事手法,不慍不火,沒有刻意營造甚麼蕩氣迴腸的場面,但卻依然劇力萬鈞。


資料來源:men's uno (http://hk.mensuno.asia/node/christopher-nolan-14423)
本文由《men's uno》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