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panese Craftsmanship,漆器及蒔繪

mensuno 於 11/01/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傳統日本漆器,製作過程耗時之餘,甚至可說是危險,但成品光潤飽滿,非常耐用,若加上以金粉修飾的蒔繪工藝,更是一件藝術品。

小心!樹汁有毒

漆藝源於繩文時代(公元前14000 – 300年),是最傳統日本手藝。是在木製器具之上塗上一層或數層漆樹的汁液,會用刷子把塗漆塗在已成形的物件上,汁液硬化期間會吸收空氣中的水分,令器皿呈現光澤,使表面光滑。同時亦變得非常耐用,能抵受水、酸、鹼、酒精和溫度變化的侵蝕。漆繪藝術的生漆原料是從urushi樹,也稱「漆樹」或「日本漆樹」的樹脂中萃取而來,漆樹主要生長在日本和中國,採集樹脂的過程類似從橡膠樹採集生膠,一年只能採集一次,且數量甚少,而且樹脂有毒,令人產生過敏反應。樹脂在採集後需放置三至五年,才可加工為一種耐磨耐損,呈蜂蜜狀的生漆。將經加工的生漆通常塗抹在如碗具、盒器等日常用品上,需逐層上漆,每一層都非常纖薄。

黑紅二色最常見

要收穫樹汁,就得往樹木割上幾刀,汁液才會滲出。割取後再用多層特殊紙張過濾幾次,成品便會呈半透明,顏色呈淺到深琥珀色。樹液中的漆酚越多,漆的品質就越好。當然這也代表處理起來要更為棘手,因為漆酚正是製漆如此危險的元兇。即使只是由樹液產生的蒸氣,亦有可能誘發反應。因此可別嘗試自行收穫樹液,不然可能會中毒。

雖然染漆可製成不同顏色,但都是以黑紅二色最為常見。添加鐵便可呈現黑色,紅色則由添加氧化鐵(Fe2O3)或硃砂(HgS)沉澱而成。製作漆器非常費時,要小心塗上好幾層,加上等候乾燥的時間,更別說單是裝飾就可能得花上幾個月了。而漆器技巧亦有許多不同種類,各有美感,令漆器得以成為藝術品。

漆器配蒔繪

漆器已出現數百年了。隨著時間推移,各式各樣的技術款式亦百花齊放,由於樹漆同時也是一種堅固耐用的黏合劑,人們又想出利用這點來作另類用途,就是裝飾。平安時代(公元794年-公元1185年),漆器師發明了一種叫「蒔繪」的修飾方法。蒔繪字面的意思是「撒成的圖畫」,是在等候漆器乾燥的時候,撒上金粉或銀粉,構造出美麗的圖案。這種做法在江戶時代(公元1603年-公元1868年)真正流行起來,最初的時候,蒔繪只被用作宮廷貴族的家居用品,但隨著愈來愈受歡迎,它也開始在皇室家族和將軍的家中出現,同時也變成了權力的象徵之一。幾百年來,日本的漆器工人們用金粉和銀粉來裝飾漆器,營造出奢華高貴的風格。用這些金銀粉末裝飾的漆器在日本被廣泛使用,從日常的餐具到專為茶道而設的器具等。

平蒔繪與高蒔繪

日本最早有關蒔繪技術的藏品為正倉院的「金銀鈿裝唐大刀」,年代約在奈良時代末期。在這把唐大刀的刀鞘上可看見金色紋飾,稱作「末金鏤」。「末金鏤」一詞出自《東大寺獻物帳》(日文:東大寺獻物帳):「鞘上末金鏤作。」末金鏤與後來的研出蒔繪相似,且比「蒔繪」一詞早出現,被認為是日本蒔繪的前身。在平安時代,由於金銀粉的精製技術尚未成熟,此時流行的蒔繪技法為「研出蒔繪」。先前介紹的「金銀鈿裝唐大刀」也屬於研出蒔繪的一種。研出蒔繪的作法為,先塗上一層漆,撒上金粉後,整片繪畫區域再塗一層漆,最後用木炭慢慢磨平表面顯露出金粉層。

平安時代末期,隨著金銀粉製作技術的進步,出現「平蒔繪」的技法。平蒔繪的作法與研出蒔繪相似。差別在於平蒔繪撒上金粉後,只在紋飾部分上第二層漆,最後將表面磨平。安土桃山時代的高台寺的紋飾即以平蒔繪為主。鎌倉時代出現「高蒔繪」技法。高蒔繪為在紋樣部分塗抹較厚的漆,使之凸起有立體感。相較於其他蒔繪技法,高蒔繪的橫切面比較「高」。室町時代將「研出蒔繪」與「高蒔繪」融合,發展出「肉合蒔繪」。除了塗抹較厚的漆外,也使用木炭研磨。然而與研出蒔繪不同的是,肉合蒔繪保留部分漆層,讓表面看起來較為光滑。江戶時代是日本蒔繪的全盛時期,出現許多有名的蒔繪師,如尾形光琳、小川破笠等。在江戶時代中期還出現與庶民文化為題材的「元祿文化」。

古為今用

說到級漆器的商店,其中一家是山田平安堂,它在1919年創業,這家是宮內廳御用的商店,在代官山、日本橋及銀座都有分店。山田平安堂更與蕭邦(Chopard)錶合作,以漆藝及蒔繪工藝製作錶盤,將這手藝發揚光大。早在2008年,蕭邦就已製作了幾款漆繪腕錶,但僅在日本市場推出。到了2012年才定期製作再全球限量發售,好像每年的生肖限量版,以及去年的四君子系列。這些作品,都是由在蒔繪領域界的泰斗級大師增村紀一郎負責設計錶盤及監督﹐並由蒔繪大師小泉三教親手繪製。增村紀一郎先生是日本殿堂級藝術家,因其在日本傳統工藝漆繪和蒔繪領域的出色成就,而被日本官方評為「人間國寶」藝術大師。日本「人間國寶」藝術大師稱號始於1950年,是日本政府為獎勵在傳承傳統文化和遺產、以及傳統工藝方面作出突出貢獻的人士而設立,日本傳統漆繪與蒔繪自然也在此之列。

L.U.C XP Urushi蒔繪腕錶系列,展現亞洲文化中最受歡迎的藝術主題。在中國傳統文化中,「四君子」既指植物,也象徵著人的德行操守。在工藝大師的巧手下,梅花在一片金色花園中吐蕊怒放,藍色蝴蝶穿梭其間。清幽淡雅的蘭花自黑色背景中脫穎而出,花莖上停落著色彩斑斕的昆蟲。菊花則在金箔雲紋的掩映下盡顯規整工致的幾何形態。最後,毛竹傲然挺立於深邃純淨的黑色背景中,金質竹莖上竹葉鬱鬱蔥蘢。另外,品牌特別選用這日本蒔繪工藝,呈獻十二生肖主題腕錶,彰顯中華民族、日本、韓國等地的傳統文化。未來是象徵著寬和、敏慧及真純的豬年,腕錶新作就於錶盤上呈現快樂金豬形象,甚為可愛。


你可能還對以下內容感興趣
Where Do Our Craftsmans Go? 香港匠人在哪裡?
Kuro Montsuki 黑紋付
DOMAINES SCHLUMBERGER 德法混血
一夜成名Fiji Water Girl 美貌與喜感並重的Kelleth Cuthbert

資料來源:men's uno (http://hk.mensuno.asia/node/japanese-craftsmanship-10727)
本文由《men's uno》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