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S TALK,跟高管傾傾偈

mensuno 於 16/07/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跟不同品牌的話事人對話,從來不用像胡議員在槍林彈雨中尋找警察指揮官般驚險,也不用大喝「叫你個耶穌落嚟見我」那樣虛無。因為,各高管們雖然業務繁忙,但仍然十分樂意跟我等小編傾偈。有時候,跟單一位相談,可能會認為只是個別品牌的意見,但當與好幾位訪問之後,就會得出一幅描述當下鐘錶業的較完整大圖畫。那麼,你又可以從以下四位高管口中,洞悉到未來鐘錶業的走向嗎?

 
Montblanc 首席執行官  Nicolas Baretzki

「緊跟時代步伐,才能取得更大的成功。」

Q1:今年品牌在產品線上作出了一個重大突破,可以向大家解釋一下嗎?

「對,今年我們的鐘錶產品會有一個全新佈局。這一切都從Minerva故事開始。數年前,我們實現了在Le Locle的製錶部門和前身是Minerva的Villeret的高級鐘錶所之間的全面整合。現在,我們的腕錶系列分工清晰簡單,經典和運動腕錶兩條主線,而各再分為現代和復古兩種不同款式,而在每個款式又有分三個主要價格段,最高級當然是全Minerva製作,之後是搭載自家機芯款式,還有入門級價格。」

Q2:為何會有這樣的一個巨大改動?

「從前品牌產品十多樣化,現在的分類非常簡單清楚,向外界展示我們的產品,現在大家可明白到我們不論在經典或運動,新設計或復刻款式,都可以輕易駕馭,而品質亦有不同層次,讓剛了解到Montblanc的新朋友,可以一步一步成為我們的VIP。」

Q3:未來每個分支都一枚純Minerva作品,看來Minerva對整個品牌的來說,地位愈來愈重要…

「完全復活的Minerva產品對腕錶收藏家來說非常興奮,這經典製錶工房的技術與背後的故事,為我們提供更多靈感,去製作以後每一枚錶。」

Q4:世界局勢變幻莫測,品牌有甚麼策略去應付未來?

「在產品推廣方面,我相信Geosphères會成為我們的重點,目標是希望人們能夠一眼識別出這是Montblanc的產品。若在品牌發展層面上,其實任何時候,機遇與挑戰都是並存,故步自封或者沉浸於今日的成功,都不是一個企業能夠永久發展下去的原因,唯有不斷變革,不斷創新,緊跟時代步伐,才能取得更大的成功。」

IWC 產品總監  Walter E. Volpers

「研發錶殼材質,絕不會只為外在美而做。」

Q1:現今科技進步,任何材質都可製成錶殼,但IWC總是比其他品走得前…

「對,但我們都是有目的去研發一種新材質,如多年來我們都找尋一種暖完美的方式去製作黑色錶殼,不僅是時尚,更是有實在的需要,因為軍事飛行員要盡量行事低調,為免給敵方發現,在飛行時不能有任務反光物件。為此我們早在1986年就以採用特製硬化氧化鋯陶瓷製作錶殼,當時沒有鐘錶品牌做過的,而1994年在IWC飛行員腕錶的錶殼就用上黑色陶瓷,當時可以說是非常少見,更何況是我們所使用的是霧面效果黑色陶瓷呢!」

Q2:今年的Ceratanium又是另一個新突破吧…

「Ceratanium是以鈦金屬為基礎材質,混入氧化鋯物質,進行特殊的陶瓷化,當中要經600度高溫處理,因此整體材質特性嚴格說起來仍是金屬,且可以如金屬錶殼、部件一樣加工處理,打磨與細部處理,特別是計時按鈕,都能夠如金屬材質處理的工序一樣,如此就可在美感上維持統一的啞黑色調,這需要更多時間打磨,但啞黑其實在當時是因為考量到飛行員在觀看腕錶時,避免光亮表面產生反光影響視力。」

Q3:世界發展變幻莫測,品牌有甚麼策略去應付未來?

「之前說到材質研發,未來也有這類的計劃,但絕不會只為外在美而做,必定是為解決實際需要,好像在飛行員系列中已在七種不同材質可選擇,但因為研發的時間,或許要三、五年後才有第八種材質。而去年我們新開設了全新機芯工廠,所以新機芯的開發和運用都有了新策略,不過任何事情都不能一步登天,也需要審時度勢,一款新機芯由研發出來,到可以廣泛使用,又是四、五年的光景,所以現時計劃是有很多,但要見到成果又未必是短時間內出現。」

Omega 總裁兼行政總監  Raynald Aeschlimann

「是時候尋找一個不同的形式去發布新品。」

Q1:我覺得品牌最大的優勢,在於歷史…

「在上海舉行的『Planet Omega』展覽中,大家可以回顧過去悠長歲月中,令我們在市場上成功樹立聲望的元素。對品牌的長遠發展而言,除了歷史因素,還要有不斷創新的精神,因此我們對於創製精良腕錶的使命是從未改變的,亦因為這個原因,我們研發出Master Chronometer機芯,另外,我們仍持續保持與外界之間的連繫,如各種推廣活動、名人的參與等,目的都是為了引起大眾的注目,令品牌的知名度得以進一步提升,當中如奧運,我們便是奧運的官方贊助商。」

Q2:今年是Speedmaster腕錶的一個重要時刻,就是登陸月球50年…

「品牌的Speedmaster系列腕錶,實在歷史悠久,足足60多年,在1969年人類首次登月時,太空人手腕上所佩戴的正正就是此腕錶。而事實上,它於1950年代已有賽車手選用。今年我們為慶祝登月50年,先在年初重新再製作經典的321機芯,這是最原本的『月球錶』機芯,另外我們亦有數款為這個人類最重要事件而設計的特別版,不難發現多年來系列都不斷推陳出新,像品牌一樣超越時代。」
Q3:你對於今年Swatch Group退出Baselworld自組Time to Move,你認為這個決定怎樣?

「集團旗下擁有眾多品牌,每個品牌各有不同需求,以我們為例,其實整年都在發布新品。對個人和媒體來說,技術日新月異,十年前,在錶展傳出的消息,在展覽完結後一個月、甚至兩個月後仍在發布。現在,錶展開幕後的半小時,所有新品就全部上線;然後,一切都結束了。所以,是時候尋找一個不同的形式去發布新品了。」

Tissot 全球總裁  François Thiébaud

「將傳統和潮流大融合,創出完美的轉變。」

Q1:我記得上次跟你做訪問,也是左右手各佩戴一枚表… 

「對呀!一邊是機械錶,代表傳統,一邊是T-Touch,代表創新,這就是品牌多年來的理念。我左手的這一枚是今年的重點新作Carson,獨特之處是搭載Powermatic 80自動機芯,而設計上更是非常優雅。」

Q2:自品牌有了Powermatic 80這機芯之後,錶作更是多元化…

「這是一枚非常優質的機芯,它雖然是源自ETA 2824-2機芯,但採用了更長、更薄的發條,動力儲存一下子提升80小時,擒縱系統也經過改良,得C.O.S.C.的認證,是近年最物有所值的機芯。Carson系列中的男裝款式就是採用這款機芯。」

Q3:你仍然很相信中國市場,所以退出Baselworld後,就來到上海作發布?

「今年開始,我們會把新錶帶到各地,上海是其中一站,還有很多地方要去。我相信中國市場的潛力不止於此,因為中國的市場非常巨大,人民的消費力也一直在提升,很多人仍然渴望購買一枚優良的腕錶,所以或許將來,我們能夠在中國銷售超過300萬枚腕錶。」

Q4:Carson的售價頗相宜,是針對年輕市場嗎?

「這個系列多為所有在大都市生活的人,當然包括年輕人。現在年輕人都喜歡新鮮事,可能他們會選戴smartwatch,但傳統腕錶仍有自己的地位。對於我們來說,在整體設計上,如錶盤配搭、錶殼材質、錶帶用色等,都是源於傳統,但同時又超脫於傳統。將傳統和潮流大融合,創出完美的轉變,這就是天梭。」

 

資料來源:men's uno (http://hk.mensuno.asia/node/lets-talk-11437)
本文由《men's uno》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