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小的拍立得相機來了,你還愛寶麗來嗎?

愛範兒 於 10/05/2021 發表 收藏文章

如果你曾是拍立得愛好者,相信在這個速拍的數字年代,你會更加懷念寶麗來帶來的那些獨特記憶——

比如斟酌再三後的咔嚓一聲,比如每張照片緩慢顯影后的驚喜,比如看到一張好照片大家爭着收藏的快樂。

為了讓人們更方便攜帶,也讓拍立得更惹人喜愛,最近,他們推出了一款世界上最小的即時成像膠片相機——Polaroid Go


這也是幾十年來,寶麗來的拍立得相機在規模上最大的變化。

世界上最小的拍立得相機來了

這款拍立得相機的三圍,僅有 10.4cm 長、8.4cm 寬、6.1cm 高,一手就可以掌握,也能輕鬆帶身上出門。


而寶麗來前代拍立得相機 Polaroid Now,尺寸為 15 x 11.1 x 9.4cm。


新一代的重量也比上一代輕了兩倍,只有 242g。

為了配合 Polaroid Go 的小尺寸,寶麗來還推出了專屬的縮小版 Go 方形膠片。

這款膠片也一改寶麗來過去的經典方形膠片規格,進行了重新設計,是迄今寶麗來所製造的最小的即時成像膠片。

它整體尺寸為 6.66×5.39cm,畫面區域 4.7×4.6cm,和一張證件差不多,成像時間大概是 10-15 分鐘。


不過這款相機「麻雀雖小」,倒是「五臟俱全」。

Polaroid Go 內置了一顆 750mAh 的電池,在電量滿格的狀態下,最多可以拍攝 15 盒膠片,和傳統的寶麗來膠片一樣,每包膠捲也是 8 張膠片,而且,它還能通過 USB 充電,更是提高了便捷性。

其他參數方面,相機快門速度為 1/125-30 秒,可選 f/12 和 f/52 兩檔光圈,等效焦距 35mm,快門速度為 1/125-30 秒,還內置了一個自動閃光燈。


作為一款聚焦年輕人潮流的相機產品,自然少不了自拍。

它新研發了支持自拍的很多功能,機身上有內置的自拍鏡幫用户取景,有着定時器、動態閃光燈和膠片計數器,還能玩雙重曝光。

與此同時,它保留了經典的寶麗來設計,比如白色機殼、圓潤外形、圖案 Logo 元素等等,依然是寶麗來的風格,盒子裏還會附贈 24 款不同的貼紙圖案,可以選擇自己喜歡的隨意貼在機身上。


售價方面,Polaroid Go 相機價格是 919 元,雙包彩色膠片套裝 155 元,一共 16 張。

比起手機上一秒就能連拍幾十張的攝像頭,這個張數確實足夠讓人珍惜和謹慎對待每一次拍攝,以及按下的每一下快門。


很多人以前都會覺得寶麗來相機太大了,而 Polaroid Go 便捷、小巧的特性,想必也會為寶麗來帶來新一批消費者。

寶麗來 CEO Oskar Smolokowski 表示,自從 3 年前新團隊接管公司以來,他們的工作重心一直都是將創新、產品設計、創意以及些許態度帶回到寶麗來,而 Polaroid Go 是他們目前最大的一次突破。

這款全球最小的拍立得相機,就是寶麗來又一次「玩創意」的體現。


現在,寶麗來喜歡「玩創意」

不止推出世界上最小的拍立得相機,寶麗來現在已經成了一個極具辨識度的生活方式品牌。

它們大張旗鼓地和影視、時尚、設計甚至音樂領域跨界合作,也推出了一系列的活動和聯名產品,告訴消費者它們依然還在年輕羣體中活躍着。

在 Polaroid Go 上市時,寶麗來就啓動了一個新的創意活動:Go create。


他們想把不同藝術門類及全球文化的創作人士都聚集起來,一起分享他們靈感和創造的故事,這樣就能製造一個寶麗來的線上線下聯動的社區,讓寶麗來的文化通過這些人在全球傳播。

傳統膠片和拍立得,似乎已經成為了懷舊的代名詞,但寶麗來依然讓自己的觸角伸至各個角落。
去年,寶麗來還為《曼達洛人》粉絲製作了一部即拍即得的膠片相機。


它基於 Polaroid Now 型號,把相機外形的顏色、紋理,都變成了曼羅達人裝甲的樣子,發佈時間也趕上了《曼達洛人》新一季的開播。


前年,《怪奇物語》大火,寶麗來也推出了一款特別版的 OneStep 2 拍立得「顛倒相機」,上面的文字是完全顛倒設計印刷的,因為《怪奇物語》裏的主角也生活在一個顛倒的世界。


不止影視作品,寶麗來也積極和時尚潮流類品牌玩「寶麗來風」的創意。

2018 年,PUMA 和寶麗來聯名推出 RS-0、RS-100 兩款鞋,不僅選取了 Polaroid OneStep 拍立得相機的經典配色,還把拍立得的五彩條紋設計在鞋帶處,一眼就能看出它的寶麗來影子。


除了和外部各界玩轉創意,寶麗來對於自身產品也沒有落下。

前年,寶麗來發布了一款名為寶麗來實驗室(Polaroid Lab)的打印機,只要把手機放在打印機下,就能翻拍打印出手機中的照片。


去年 8 月,寶麗來就推出了一款名叫 Hi-Print 的袖珍照片打印機,它能在一分鐘內將手機照片轉換為 2.3×3.4 英寸的相紙輸出,然後可以把這張相紙貼在電腦、揹包、桌面等各個地方。


近些年,寶麗來還推出過無人機、電視和顯示器、自帶打印機的數碼相機 Snap Touch、可以連接 Instagram 的數碼相機、運動相機 Cube、甚至還有 3D 打印筆……


當我們看到寶麗來現在不斷用出奇制勝的新動作,博得消費者的眼球,攪動市場的潮水時,其實創意的基因,一直以來就潛藏在寶麗來的歷史之中。

創造者的基因,曾在數字化中倒下

回到 1937 年,寶麗來創立的那一年,只是因為女兒問的一個問題:

引用為什麼照片不能拍下就能立刻看到?

於是,寶麗來誕生了。

寶麗來的創始者埃德温·蘭德,也是當時最偉大的發明家之一,他也是喬布斯的偶像,當年寶麗來相機的火熱程度,可完全不亞於現在的蘋果。

第一張寶麗來照片,是蘭德本人的肖像

1937 年寶麗來剛成立時,其實早期主要生產太陽鏡和發明其他光學技術,直到 1947 年,蘭德發明了第一種即時成像系統,一年後,寶麗來推出了一次成相相機 Polaroid Model 95 和專用膠捲,立刻轟動了整個世界。


1972 年,全球第一台可直接「吐出自印相片」的照相機:SX-70 誕生,十幾秒就能讓一張照片顯影,改寫了攝影文化的歷史。

擁有一台 SX-70,在當時就是象徵着「時髦」。

從社會名流、一線明星、攝影家、藝術家,到每個追趕潮流的年輕人,人人手中都挎着一台寶麗來。安迪·沃霍爾、薩爾瓦多·達利、荒木經惟等藝術家,都對它愛不釋手。
▲《LIFE》雜誌封面上,Polaroid 公司創始人 Edwin Land 正在向孩子們展示 SX-70 相機

一時之間,寶麗來風靡全球、風光無限。

蘭德也通過寶麗來,找到了藝術、科學、商業的最佳結合點,在 1982 年蘭德退休時,寶麗萊已經是一家資產數十億美元的巨型企業。


不過寶麗來的「創意」,在很長一段時間都停滯不前。

之後,寶麗來在高額盈利的勢頭下不斷擴充團隊,1983 年,公司高達 1.3 萬人,推銷員漲了 5 倍,內部越來越臃腫;還借下了鉅額債務打官司,以防被迪斯尼家族企業吞併;不過最關鍵的原因,就是寶麗來沒有跟上數字時代的熱潮。

技術和產品,一直以來是寶麗來的核心競爭力。不過當 20 世紀 90 年代數字攝影崛起時,「即拍即得」的優勢逐漸被削弱。

寶麗來面對數字化的趨勢,依然只守住「即時成像」業務,擔心底片銷量,擔心影像品質下降,當然現實原因也是因為寶麗來在底片製造上投入太大,很難輕易捨棄。

▲寶麗來工廠, 圖片來自:Mee-Lai Stone

之後,命途多舛的寶麗來兩次破產被收購轉賣,一次是 2001 年寶麗來因舉債過多宣告破產,被明尼蘇達州企業派特斯全球集團買下後,寶麗來又因 CEO Tom Petters 陷入旁氏騙局被判入獄,第二次申請破產。

曾經在相機領域創意無限的寶麗來,也逐漸成為大家眼中小眾甚至返古的存在。

2008 年 2 月,寶麗來宣佈停止製造底片。但它的粉絲依然不願放棄,發起了「The Impossible Project」運動,救下了荷蘭最後一家寶麗來工廠。


直到 2017 年,寶麗來成立 80 週年,它也有了新東家——Impossible Project 團隊。

他們收購了擁有寶麗來品牌的控股公司,然後重塑品牌,將速印部門改為「Polaroid Originals」,還讓經典迴歸,推出新相機 OneStep 2,隨後復刻多款機型,隨後,也開始讓「創意」重回寶麗來身上。


接着,就出現了上文提到,在各種外界合作和活動上「玩創意」,頻頻出現在我們視線中的寶麗來。

去年,寶麗來又將 Polaroid Originals 更名為 Polaroid,建立全新的視覺形象,還發布了新相機 Polaroid Now。


接下來,寶麗來的創意之路還將繼續下去。

創意背後,我們懷念的仍然是復古情懷

2008 年,寶麗來為了抵債售賣大部分藏品時,一張安迪·沃霍爾的自拍像,賣到了 25.45 萬美元,創下了寶麗來照片的拍賣紀錄

寶麗來估計自己也沒想到「情懷」能夠賣出如此高價。

▲ 安迪·沃霍爾用寶麗來自拍的照片

數字化的虛擬時代確實給很多「實物」造成了極大的衝擊,拍立得相機也不例外。
但當數字化浪潮快速席捲一切時,同樣人們也會抗拒過度數字化的生活,開始懷念起舊時緩慢、靜止、等待的美好,作為對無法避免的數字生活的緩衝。

當一張拍立得相片出來,人們不會覺得這是一張像手機相冊裏的照片一樣,能夠被刪除、被遺忘,它已經來到了人們手中,可以掛在牆上、貼在冰箱上。

▲ 圖片來自:Marcus Branch

寶麗來、富士、柯達及其它一些實驗性相機,都勾起了千禧一代的復古情懷。

Instax 算是其中最暢銷的即時成像相機之一。2016 財年,富士就賣了 660 萬台 Instax 相機和打印機。

數字化的浪潮,同樣也為拍立得相機帶來了新生

拍立得相機的照片從舊時到現在,一直都存在着強烈的社交屬性,當人們把私藏的照片和他人分享,當人們拍下拍立得照片再傳上社交軟件獲得大量點贊,當明星們用拍立得照片展現自己的獨特味道……也會引來越來越多人的跟潮。

泰勒 · 斯威夫特在專輯 《1989》封面採用寶麗來快照時,就引起很多粉絲和年輕羣體掀起快照相機的「文藝復興」。


現在,寶麗來已經不再只象徵着拍立得相機本身,而是升級成一種「攝影次文化」。

很多 app 推出的復古、黃褐、白色邊框的拍立得濾鏡,都是為了滿足人們對拍立得的復古文化的追求。這份懷舊,不止在線下,也會在線上。

當復古的事物用新形式出現,它們也會在當下的市場重新復活。

2014 年曾有一份報告指出,如果用户被懷舊情緒打動,他們會更願意為產品掏錢。

▲《愛麗絲都市漫遊記》劇照 © Wim Wenders

不過,製造拍立得照片的緩慢過程,以及把它拿在手中那種懷舊、復古、粗糙的氣息與質感,拍攝背後的交流感、遊戲感和故事感,都是數字濾鏡無法模擬的。

所以我們現在可以看到,拍立得的即時成像相機仍然在更新換代,以一種更受年輕人喜歡的方式,因為人們仍然對它留有熱愛。


正如即時打印照片的初創公司 Prynt CEO Clément Perrot 所説

引用90 年代時,你的郵箱會收到無數郵件,你甚至都不關心,看都不去看。現在呢,你還是會收到無數電子郵件,不過你更加不再關心了。但當你收到一封真實的信,或者明信片,你會興奮的。


資料來源:愛範兒(ifanr)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拍立得  寶麗來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