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天堂不愧是世界主宰!全球最「潮」遊戲來了

愛範兒 於 12/09/2022 發表 收藏文章
瑪利奧、薩爾達、比卡超……擁有這些遊戲的任天堂,對於大家來説都不陌生。

近幾年,隨着 Switch 越來越流行,加上動森、健身環、LABO 等一次次破圈,老任的名氣可以説是越來越大了。

而最近,任天堂又發大招啦!


新晉國民級 IP,次世代的新王

9 月 9 日,對於眾多「任粉」來説,都是特別的一天。

因為這天,期待已久的《Splatoon3(斯普拉遁 3)》正式發售啦!


誒?怎麼好像沒聽説過?

確實,因為網絡環境不佳,以及語言不通(2 代官方翻譯沒有中文)等原因,同樣在 Switch 平台上的《Splatoon2》在國內的名氣真不如任系幾大 IP。

不過!

Splatoon 在他們的起源地 —— 日本,早已經是新晉的國民級 IP。

據統計,至今為止僅推出了 3 款遊戲,其中 1 款還只是剛剛發售的的 Splatoon 系列,已經是任天堂近 20 年以來最賣座的新 IP。

單説《Splatoon2》在 Switch 上的銷量,也超過了 1330 萬份。


難怪在官方線下商店 Nintendo Tokyo 官宣時,也得帶上這隻小烏賊。

牌面!


當然,還少不了各類聯名:

優衣庫;

三麗鷗;


Baskin Robbins。


只有你沒想到的,沒有它聯不到的。

一個反傳統的射擊遊戲

説了這麼多,Splatoon 究竟是一個怎樣的遊戲呢?

簡單來説:一個具有顛覆性的射擊遊戲。


傳統的射擊遊戲,無論是賦予了打擊恐怖分子的主題,還是包上了存活到最後一個的外皮,都基本上離不開火拼鋼槍。

畫面風格,更是一個比一個硬朗。

哪怕是像《傳送門》系列這種稱得上「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神作,也逃不開這個定律。


對於射擊遊戲愛好者來説,當然很美好。

可對射擊遊戲不感冒的人,就未必能欣賞到其中的魅力。

Splatoon 不一樣,勝負的判定標準在於墨水的面積。

玩家在遊戲中,會化身成一隻只烏賊或者章魚,可以通過手中的「武器」對場地噴射墨水,遊戲結束時誰的墨水多誰獲勝。

你甚至可以全程不攻擊任何一個玩家,也能取得勝利。


而這個噴射墨水的玩法,也造就了第二個顛覆。
很多遊戲的設計方式,其實是從「果」反推「因」的。舉個例子,就是:因為遊戲中擁有一個藏着道具的箱子,所以給你設計了一個動作或者一件道具來打開箱子。

任天堂就很擅長於從「因」到「果」來設計。

最被玩家熟悉的,莫過於《薩爾達傳説:曠野之息》裏的物理系統。想要打開一個木箱,你可以用武器劈開、用炸彈炸開、用一把火將箱子燒沒了再獲得裏頭的東西……一個「果」可以反推出無數合理的「因」,同一個動作也能因為場景的不同而擁有不同的作用。


而這一套思路被應用到 Splatoon 系列時,就體現在墨水上。
墨水不僅可以用於搶佔地盤,也可以用來攻擊敵方,也能讓你加速和爬牆,或者是潛行其中進行偷襲。


用來噴射墨水的「武器」更是反傳統。

除了射擊遊戲必須配備的小槍、狙擊槍外,你還會看到美術生必備的洗筆桶、《Kingsman》同款間諜雨傘、刷牆一流的裝修滾筒,甚至是浴缸、圓珠筆、香檳……讓人懷疑這究竟還是不是一個射擊遊戲。


當然,要數 Splatoon 最吸引人、最特別的地方,肯定離不開遊戲中的潮流基因。

不愧是烏賊,一個個都這麼潮

擁有換裝系統的遊戲有很多,但是能為每一件服裝都配上品牌,對應的品牌又都設計了專屬的風格、背後的理念等等,真的不多。

Splatoon 就是其中一個。

據統計,從初代至今,噴噴世界裏總共出現了 23 個服裝品牌。而且 —— 各有特色。


有主打户外山系,以應對各種惡劣環境為目標的 Inkline 時雨。


有結合了潮流和運動,讓你化身陽光活躍烏的 Takoroka 暇古。


有偏愛簡約黑白灰,一經推出便俘虜了萬千烏賊心的「TA 牌」Toni Kensa 劍尖魷。


也有靠着經營各種帽類文明的 Skalop 帆立。


大牌潮牌的身影,也能看到不少。

憑藉經典的帆布鞋風靡全世界,逐漸延伸出其他服飾產品的 Krak-On 海月,聽起來有沒有幾分像匡威或者 Vans?


比起其他更注重物料的性能,以簡約設計搭配高品質面料的 Barazushi 散壽司,很難不讓人聯想到 The North Face。


專營運動服的街頭風品牌 Enperry 魷皇,大約也可以在 Nike 或者 Adidas 身上找到熟悉感。


走在 Splatoon 遊戲的廣場,隨時都能捕捉到幾隻穿得好潮、搭得好看的烏賊章魚。

不愧是海洋生物,一個個都這麼潮!


服裝之外,音樂也是 Splatoon 的一大潮流特色。

這離不開遊戲的音樂作曲峯岸透。

這位大神的履歷可不簡單,曾經多次參與了《超級瑪利奧》和《薩爾達傳説》系列的配樂創作,還有《動物森友會》中 K.K. 所演唱的歌曲。

也造就了 Splatoon 中時髦值拉滿又上頭的電音配樂。


而且,任天堂並沒有將這些音樂僅僅藏在遊戲的背景中。結合了日本盛行的偶像文化,每一代的 Splatoon 遊戲中,都會有 2 或者 3 名偶像,作為遊戲要聞的介紹者、祭典活動的表演者等等。

打遊戲的同時,還追了個星,真刺激!


悄悄告訴你,這些噴噴偶像們,已經在現實中開了多次全息投影演唱會 Splatoon Live,粉絲數不輸真實偶像。


將遊戲角色打造成虛擬偶像?

任天堂:我早就玩透了!

創造一個人人都能獲得快樂的遊戲世界

把一個射擊遊戲變成了搶地盤遊戲,再往裏頭增加潮牌、電音、偶像等元素,任天堂到底是怎樣想的?

任天堂前任社長巖田聰曾經説過一段很經典的話,或許能解釋這個問題:

引用對於市面上的網絡遊戲,我是這麼看的:

無論怎麼講,那基本上是屬於強者的地方,一個人的幸福要建立在成百上千的不幸之上。

當然,我不是藥徹底否定這樣的構造,但是隻要這種要素存在,無論如何,我認為它的流行會有一定的限度。就算它看上去再有趣,也會有許多人在門前躊躇要不要邁進去。

因此,除這種形式之外,怎樣能做出讓父母安心允許孩子去玩的網絡遊戲?怎樣創造出沒有欺凌弱小的世界?

我們始終在探討這些議題。


「下限很低,上限很高」是任系遊戲的最大特色。

被卡通可愛造型、全年齡向畫面劇情所包裹着的,是任天堂一貫以來的目標:製作無論年齡、性別、經驗都能享受樂趣作品。

所以我們才會看到,哪怕不玩任何遊戲的人都會想接觸瞭解的健身環。


所以我們才會看到,每一個小動物都彷彿真實存在給予你治癒的動森。


所以我們才會看到,難度非常低、真實的「有手就能過」的星之卡比。


所以我們才會看到,你不需要擊殺任何一個人就能獲得勝利的射擊遊戲 Splatoon。


最後我想引用一下曾經看到過一段令我感觸非常大的某位玩家的話:

引用當別家熱衷用擦邊球、炒冷飯、拆 DLC 盡力掏空你身體和錢包的時候,老任卻還把你看成書嘉莉偷偷玩紅白機的那個天真的孩子。



資料來源:愛範兒(ifanr)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任天堂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