售價 500 萬!經典漫畫的聯名周邊,將少女心賣出天價

愛範兒 於 29/12/2022 發表 收藏文章
《美少女戰士》今年與 Jimmy Choo 合作,將月野兔的長靴實體化,靴身鑲嵌 19000 顆水晶,限量生產,定價為 15000 美元(約合人民幣 10.5 萬元)。


奢侈的少女漫聯名不只這個。為慶賀 50 週年,《凡爾賽玫瑰》官方日前推出頂級周邊——角色瑪莉·安東妮德的王冠,售價 1 億日元(約合人民幣 514 萬元),果然有夠「凡爾賽」。


《凡爾賽玫瑰》今年還確立了全新劇場版動畫電影製作,半個世紀過去,這部經典之作依舊備受市場垂愛。

但少女漫的佳作遠不止這些,今日,我們就來看看少女漫的前世今生。

用科幻視角開啓全新少女漫畫宇宙

你也許很難想象,歷史上公認的少女漫畫第一人,是手冢治虫,《鐵臂阿童木》的創作者。


1953 年,僅僅在《鐵臂阿童木》轟動日本的一年後,他的另外一部作品《緞帶騎士》(又名《藍寶石王子》)面世,描述了一位女扮男裝的「王子」對抗邪惡魔女的故事。

對比當時流行的兒童漫畫,這部作品情節跌宕起伏,有着激烈碰撞的戲劇性及較為嚴肅的主題格局,具有開創性意味,同樣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這部作品的連載長達了十四年,最後一次重畫也是響應早期讀者的熱情要求,她們中的不少人已從少女成長為母親,但依舊會熱切地讓自己的孩子讀一讀《緞帶騎士》,可見好作品永遠不會被遺忘。

在此之後,石森章太郎、橫山光輝、藤子·F·不二雄,這些以創作少年漫畫而被後世熟知的作者,當時也紛紛加入少女漫畫賽道。

▲ 藤子·F·不二雄《哆啦 A 夢》

▲ 橫山光輝《假面忍者赤影》

受自身性別影響,他們筆下的少女漫畫跟現在我們認知的有所不同,雖然發表在少女雜誌上,但其主題多涉及外太空、非人類、超能力要素。

▲ 石森章太郎的《超能力者 sabu》最初發表於雜誌《少女》

「少女」搭配「科幻」顯得格外清新,讓人第一次站在少女視角探索解讀浩瀚星空,少女漫畫的雛型在這個階段基本形成。

之後的十幾年,男性漫畫家在少女漫畫領域幾乎獨領風騷,因為儘管漫畫行業在蓬勃發展,但漫畫師對於當時的傳統社會來説,並不是女性的標準職業。


 ▲ 石森章太郎第一部少女漫畫《幽靈少女》

經過 50 年代的萌芽 、60 年代的蓄力,少年漫畫與少女漫畫兩個派別擁有了與對方截然不同的鮮明特色,走向逐漸分明。

羣星璀璨譜寫女性獨立意識

來到 70 年代,女性漫畫家陸續登上舞台。

少女漫畫中科幻、歷史、冒險的題材已不少見,靈異、神幻、運動等類型主題作品陸續出現。

▲背景是法國大革命階級鬥爭的《凡爾賽玫瑰》

▲ 穿越題材作品《王家的紋章》(又名《尼羅河的女兒》)

▲ 日本漫畫史上第一部吸血鬼題材作品《波族傳奇》

柔弱公主等待被王子拯救的童話氛圍不再受到作者青睞,女性獨立的意識在悄然覺醒。

大和和紀的《窈窕淑女》是少女漫畫經典傑作,於 1975 年至 1977 年在少女雜誌上連載。這一個關於舊時代新女性的故事,發生在女人只能是男人的附屬品的年代,作者筆下的女主人公擁有走在時代前端的自主精神,全憑自身力量開拓人生之路。


1979 年,她根據世界上第一部長篇小説——出自 11 世紀日本女作家紫式部之手、有日本《紅樓夢》之稱的《源氏物語》,改編創作了同名漫畫。有勇氣借鑑古典文學溯源之作,她的思想深度自然不容小覷。


背景亦是男權當道的風流人間,女子生不逢時,卻盡力掌控命運,處處碰壁,卻不依不饒。

「只仰賴夫君的情愛活着,不是女人最理想的生存之道。你要成為堅強的女子,別讓男人左右你的一生。」——翻開前,沒人能想到居然會在少女漫畫中聽見千年前女人發自肺腑的吶喊。這一聲劃破天際,也擊穿時代的桎梏。

▲1987 年動畫版

除了大和和紀,還有如雷貫耳的「花之二十四年組」,即萩尾望都、竹宮惠子、青池保子、大島弓子、木原敏江、山岸涼子等人,她們創作了這個階段少女漫畫領域的大部分作品。
▲ 在網絡上流傳很廣的琪比貓來自大島弓子的《綿之國星》

之所以叫這個名字,是因為這羣人多在昭和二十四年 ( 1949 年) 前後出生。她們文學功底紮實,深受古典文化薰陶,創作多是長篇,背景宏大、畫風華麗、結構緊密、文字敍述多,是她們作品的共同特色。

例如,被喚作「漫畫詩人」的萩尾望都,作品涉獵宗教、聖經、神話、童謠、哲學思辨…… 探討輪迴、時空、生命、永恆等龐大命題,開創了少女漫畫嶄新的一片天地。

 
▲ 主題磅礴 、內容晦澀的《銀之三角》

經濟飛速發展,不斷誕生的科技發明時刻刺激着漫畫家的創作欲,這次女性作家當仁不讓,用細膩筆觸解讀少女漫畫中的科幻題材。

▲ 萩尾望都《銀河嬌娃》

▲竹宮惠子《奔向地球》

因為創作自由度高,當正統的浪漫情懷與普通的戀愛關係已經不能滿足溢出的創造力時,作者開始劍走偏鋒。

其中竹宮惠子的《風與木之詩》最為離經叛道, 不乏裸露、亂倫、虐待、戀童癖等等情節,尺度之大,令人驚訝。


在漫畫中,扭曲的成長環境讓人物內心極其破碎,具有明顯反社會人格。兩位主角之間的感情激烈、悲慼、極端,讓讀者都焦灼窒息。


後期大家對少女漫畫的一些爭議與偏見,也能由在此階段生根的黑暗、禁忌、虐情、高度性愛等元素中找到蹤跡。

 [b]魔法少女與校園喜劇的巔峯歲月

1992 年,武內直子的《美少女戰士》終於面世,魔術、對戰的設計與青春少女形象相結合,讓人耳目一新,立即引爆市場。


到今日幾乎成為了少女漫畫的代名詞,「代替月亮消滅你」30 多年後仍是年輕人的口頭禪,「愛與正義的化身」仍然可以在大街小巷看到。

它讓被市場淡漠多年的魔法少女類型作品重新迴歸大眾視野,啓發了 95 年的《怪盜聖少女》、 96 年的《魔卡少女櫻》、 98 年的《神風怪盜貞德》等等經典之作,確立了「魔法少女」在少女漫畫中不可撼動的地位。


  ▲《怪盜聖少女》

▲《魔卡少女櫻》

▲《神風怪盜貞德》

拋開了早期文學性的敍事手法,90 年代的風格偏向輕鬆歡快,為我們所熟知的校園愛情喜劇成為主流。

從 1990 年 至 1999 年在雜誌上連載,被譽為「戀愛聖經」的《淘氣小親親》,讓男生都看入迷,後續真人化作品更是直接捧紅多位主演,我們青春裏的袁湘琴與江直樹,就是來自漫畫中的相原琴子與入江直樹。


少女漫畫王者《花樣男子》在同時期出現,雜草精神感染了一代代年輕女孩,中日韓泰美爭先恐後地翻拍,造就了偶像劇神話《流星花園》。


清爽的戀愛題材在這個時期很受歡迎,《橘子醬男孩》、《薄荷關係》的吉住涉,《愛情躲貓貓》、《娃娃愛你》的椎名愛弓等,各自擁有大批粉絲。


像循環一樣,隨着現代風氣的開放,總有人不屑於單純內斂的表達,喜歡打破常規,例如新條真由,作品以情色見長,穿插大量激情場面,大膽的畫風讓她備受矚目。


另外,《婆娑羅》、《天是紅河岸》等用戰衣烈馬傳達堅韌的生存意志,有着否定傳統權威的嚴肅內核,代表着 90 年代少女漫畫主題類型百花齊放的局面。


往後,似乎再難見到此般光輝歲月。

劃時代之作遲遲未現身

邁進嶄新世代,少女漫畫家們繼續活躍。

2000 年的《完美小姐進化論》,屬於經典的逆後宮式設定,即多個男性角色圍繞一女主展開的戀愛故事,但不再強調男女感情線,而是以華麗變裝與捧腹爆笑的情節來吸睛。

 2001 年,《交響情人夢》以古典音樂為主題,後續日本與韓國都將之影視化,彌補了漫畫無法真正呈現音樂曲目的遺憾。


2002 年,《櫻蘭高校男公關部》選用了首部少女漫畫就青睞的男扮女裝設定,各種理想男性的形象都被投射在不同角色中,歡快氛圍讓人心情大好。


2006 年,《水果籃子》同款逆後宮式設定,雖畫技不算出挑但想象力出色,不同角色代表軟萌的十二生肖,温馨又治癒。


2007 年,《花牌情緣》小火了起來,用花牌競賽上的熱血與勵志,詮釋不一樣的少女青春。


……

千禧年至今, 作品數量太多無法一一細説,但總體來看,新世紀的少女漫畫氛圍較以往明淨,敍事更鬆弛,多以幽默有趣的元素輔助故事的鋪排。

女性角色展現的態度個性分明,有思想,有反骨,有戰鬥力,關注自我實現,隨時能把困難幹掉,傳遞出滿滿正能量。


但明顯地,進入新世紀後,少女漫畫面臨題材單一、缺少革命性改變的問題。很少再有引起轟動的耀眼作品出現,完全被少年漫畫蓋過風頭。

由這 3 部作品,回看年少走過的旅程

由誕生以來,少女漫畫走過接近七十年的旅程,是無數人的青春,有着讀者感同身受的成長痠痛與甜蜜。


如果你從未涉獵這個領域,以下幾部作品會是一個很好的開始;如果你想回望過往青澀時光,它們也最能讓曾經的感動浮現。

 NANA
漫畫名取自兩位主角,她們擁有相同的名字、截然不同的人生,在一輛開往東京的火車上相遇。

▲首次出版是在少女雜誌《Cookie》

你能在這部作品中見識到少女漫畫一個顯著特色:時尚含量非常高。

作者矢澤愛擁有服裝設計的背景,毫不掩飾地在作品中表達對 Vivienne Westwood 朋克風格的熱愛。

▲ Vivienne Westwood

大崎娜娜獨立、桀驁,作為搖滾樂隊主唱的她,獻出了大量朋克裝扮。最具代表性的,是她經常佩戴着的盔甲戒指,這幾乎成為了人物的標誌,也是娜娜用來心理暗示、對抗殘酷現實的盔甲。


還有緊身胸衣、迷你裙等等也頻繁地出現在娜娜的衣櫥中,當然少不了極具辨識度的「Rocking Horse」厚底鞋。


大崎娜娜的風格是反傳統的,連頭髮絲都閃耀着叛逆的光澤,挑戰了當時大家對少女漫主角的刻板印象。

不僅娜娜,樂隊成員們的着裝也大量參考了時裝界朋克之母的設計。光從表面上看,這部漫畫就有一種想要摧毀一致性的狠勁。


除了時髦養眼,《NANA》還有為世人所銘記的命題:女性間的友誼、「世界上另一個我」的設定。

對於大崎娜娜,才華橫溢、格調自成一派,多少女生看着她都能閃星星眼,但用鎖鏈、皮革等打造的具有攻擊性、侵略性的酷帥外表,實則是自我保護的盾,隱藏過去被遺棄的創傷、掩蓋信任被辜負的憤怒。


至於小松奈奈,作者將她的性格弱點展現得更加明顯,但很少有人會真正討厭她,也許是因為她永遠温柔燦爛的笑容,也許是因為她對誰都親切關懷的態度,更有可能,是因為大家能從她身上看到部分的自己。


《NANA》一開始就採用回憶旁白的方式來開展故事,當我們回頭重温時,更能理解其中的掙扎與抉擇。那些充滿警惕性的台詞,例如:「人到頭來都是孤獨的,要別人屬於自己,絕對不可能。」當時可能感悟不到,但成大後再看,格外驚心。

好想告訴你
如果想要見識清爽到極致的少女漫是什麼模樣 ,《好想告訴你》會是最佳選擇。


這部作品就像一顆勁涼薄荷糖,立竿見影,一掃生活苦澀,讓煩惱通通見鬼去。

乾淨的線條分鏡,細膩的內心敍述,純粹安靜的氣氛營造,組合起來居然有強力的舒緩作用。


除了爽朗少年與天真少女朦朧真摯的戀情(進展是真的慢),友誼 、對手部分的描寫也令人笑中帶淚,證明了就算沒有激烈、虐情的橋段,緩緩鋪陳同樣可以打動人心。


Netflix 真人版日劇將於 2023 年 3 月上線,因為主演不夠美型而飽受爭議,不少人認為 2010 年的電影版已經是真人化的最佳解答,沒有必要再拍。

▲左為 Netflix 真人版日劇主演


▲電影版

玻璃假面
《玻璃假面》1976 年開始在雜誌上連載,至今尚未完結。改編的動畫每次在日本重播都引起激烈迴響,如此長盛不衰是因為它既情節有趣,又內涵豐富。


主角是擁有「千個面孔」的少女,表演時極度投入接近瘋魔,她有一個相互欣賞的終身對手,為得到象徵演技巔峯的角色「紅天女」的演出權,處處較量。

過關斬將,勢均力敵,演技的比拼硝煙四起,很少有少女漫能讓人感受到運動類漫畫才有的熱血沸騰。


漫畫聚焦戲劇知識本身,劇中劇的呈現方式融入了大量文學作品:《茶花女》、《小婦人》、《咆哮山莊》、《海倫凱勒》……

安達祐實後來的真人化演繹很有震撼力,也值得一看。


專注搞事業,重心在夢想,戀愛是輔助,女性間相互幫助、共同進步。現在國內如日中天、一拍一個準的「大女主」設定,早在 40 多年就被玩花了。

尋找理想、渴望被愛、迷惘質疑、親密關係破裂後的重新修補,儘管不完全相同,但大部分人的年少時光,也都經歷過這些旅程。


從這個角度來看,少女漫不僅構建了年輕女性戀愛觀,也是年輕男女構建人生觀、價值觀的重要參考素材。


最起碼,它們陪伴我們度過了一大段安靜的青春,讓平凡的我們也有幸見到閃耀的舞台、初雪的相聚、散落的魔法牌,當然還有那場在腦海中一直盛放的煙火大會。


資料來源:愛範兒(ifanr)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