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開始的地方!任天堂 GBA 20 週年,懷念難忘的掌機歲月

愛範兒 於 24/05/2021 發表 收藏文章

2001 年 3 月 21 日,任天堂在日本正式發佈了它的第二代遊戲掌上游戲機,同年 6 月,這款便攜式遊戲機登陸了歐美市場,屬於它的長達 8 年的光輝歷史拉開了序幕。

這款繼承第一代掌機 GB 裏最後一款機型 GBC(Game Boy Color)的「彩色使命」的機器被命名為「GBA(Game Boy Advance)」,直譯過來就是「更為先進的 Game Boy」。


今年是 GBA 發佈的 20 週年,雖然任天堂早已不再為其舉行活動、發行卡帶,但是這款深受玩家喜愛的遊戲機以及該平台上的遊戲仍然繼續發光發熱,被玩家不斷地提起、再創作。

▲ 2019 年《洛克人 EXE6》終於被漢化

▲ 2020 年《七龍珠 Z-布歐的憤怒》民間漢化完成

作為很可能是大部分國人接觸到的第一台任天堂掌機,GBA 已經成為一個文化符號,承載着一代人的童年回憶。

下面就讓我們一起來回顧一下 GBA 的背景檔案、熱門遊戲以及派生出來的遊戲文化吧。

作為任天堂第二代掌機的 GBA 系列

到目前為止,如果不算專用電子遊戲機(只能玩預裝的限定遊戲)Game & Watch,任天堂共發佈了 5 個系列的掌上游戲機,它們分別是:GB(1989 年發售)、GBA(2001 年發售)、NDS(2004 年發售)、3DS(2011 年發售)與 Switch(2017 年發售)。

▲ 圖片來自搜狐號:KIKS 鞋報

從 2001 年推出市場到 2008 年全面停產,GBA 系列掌機總共賣出 8151 萬台,而時至 2019 年已經突破了 1.18 億萬台。(截止 2021 年 3 月,Switch 的銷量為 8459 萬台)。


與其他的任天堂掌機一樣,任天堂的第二代掌機 GBA 根據配置、外形等不同也有幾個不同的版本,它們分別為:GBA、SP 與 GBM。


GBA(Game Boy Advance)
和現在的日本掌機市場基本已經被任天堂一家獨大的狀況不同,GBA 誕生在一個「羣雄割據」的時代——在 1995 年到 2005 年 10 年裏面,無論是世嘉、SNK、萬代還是索尼都有自家的掌機。

所幸,任天堂的第一代掌機 GB 銷量不俗,其配備了彩屏的收官之作 GBC 更是鬥敗了 1999 年 SNK 的彩屏掌機 NGPC 與 2000 年萬代發佈了彩色主機 WSC,前代的出色表現為 GBA 的輝煌打下基礎。


2001 年發佈的掌上游戲機 GBA 配備有一塊 2.9 寸 TFT 液晶屏幕,能展示 240X160 像素(GBC 為 160 X 144 像素)的高色彩畫面,內置 32 位緩存處理器,以兩節乾電池供電,續航約 10~15 小時。


在控制方面,GBA 有 A、B 、L 、R、START、SELECT 和方向鍵 7 個按鍵,這基本構成了任天堂後面掌機的按鍵基礎。

▲ 玩家收集的全款非限定色的 GBA,圖片來自:百度 gba 吧

值得注意的是,正統的 GBA 屏幕因為考慮到機器的續航問題(畢竟耗電太快頻頻更換乾電池太麻煩),是沒有帶背光的,當時的玩家要麼選擇在陽光下面玩,要麼人手一個「小夜燈」。

▲ 任天堂歷代掌機續航時間

GBA 的發售價為 9800 日元,2001 年日元與人民幣的匯率為 100 日元兑換 6.8 元人民幣,也就是説 GBA 的價格按人民幣折算大致為 666 元人民幣。

但從一張 2001 年的舊報紙我們可以模糊看到,其來到中國再賣到玩家手上的價格約為 1180 人民幣,升價了差不多一倍。

▲ 艱難地從吧友提供的照片中辨認出當時 GBA 的售價


一千多的機子再加上幾百塊的卡帶錢,按照 2001 年我國人民的消費水平來説,GBA 真的算得上一個奢侈品了。

2004 年,中國玩家終於能玩上有中文界面的 GBA ,因為在這一年,中國神遊科技有限公司取得了任天堂的授權,推出了 GBA 的中國大陸版「iQue 小神遊」。


這款掌機在當年的 6 月 8 日於上海、廣州和成都正式售賣,帶同捆的《瓦里奧尋寶記》,售價為 698 人民幣。

▲ 圖片來自:一遊網

GBA SP(Game Boy Advance SP)
於 2003 年 2 月 14 日情人節當天在日本發售的 GBA SP(下簡稱 SP)是任天堂 GBA 系列的第二代產品,售價為 12500 日元,大陸的小神遊版在一年後發售,售價約為 800 人民幣。


SP 採用了摺疊型的機身設計,能較好地保護屏幕,顯示屏也換成了帶前光(在面板前面四周加 LED 燈)的 32000 色反射式 TFT 液晶屏,2005 年還推出了背光版本,極大地改善了 GBA 只能在陽光下游玩的問題。

另外任天堂還把原來 GBA 需要更換的乾電池換成了可以充能的內置鋰電池,充電 3 小時, 可以續航約 10 小時。有趣的是以鈷酸鋰作為正極的商用鋰電池其實是老任的對手索尼在 1992 年發明的,這種電池極大地革新了消費電子產品的面貌。

相比於 GBA 機身的粗獷和豪邁,翻蓋的 SP 顯得更加細膩和優雅,因而獲得了不少女性玩家的青睞。 儘管在國內,你也可以看到不少女孩用 SP 玩《牧場物語:礦石鎮的夥伴們》。

▲ 圖片來自:B 站 UP 主丙丙王的開箱視頻

2004 年 12 月 12 日,索尼發佈了自己的掌機 PSP 1000,同年,任天堂停止了原版 GBA 的生產,將 SP 的價格下調到 9800 日元。

▲ 索尼的 PSP 系列掌機就算是現在看來也非常時尚

玩過 PSP 的讀者應該知道,這款掌機無論是在外形設計還是在性能都領先 SP 不少,但由於 PSP 的產能以及遊戲方面在發售初期比不少早已站穩陣腳的 GBA 系列,因此 2014 年市場上大部分人還是在購買和使用 GBA 系列掌機和卡帶。

GBM(Game Boy Micro)
時間來到 2005 年,此時索尼 PSP 和任天堂的第三代掌機 NDS 已經成為掌機市場上的主角,但任天堂還是推出了 GBA 的第三個改版 GBM,並於慶祝超級馬里奧 20 週年的紀念日 9 月 13 日發售。


這款外觀據説受到蘋果 iPod 啓發的金屬機身掌機不愧「Micro」之名,將屏幕縮小至 2 英寸,添加了可調節背光燈,馳航約 6~10 小時。

GBM 是 GBA 系列中唯一不「向下兼容」的掌機,不能兼容 GB 和 GBC 卡帶,只能玩 GBA 遊戲。

雖然 GBM 的操作手感和屏幕亮度都優於 SP,但市場對這款迷你的掌機並不看好,全球只賣出了 242 萬台,遠遠低於時任任天堂社長巖田聰的預期。

GBA 上的熱門遊戲,你玩過哪個?

在 GBA 的全盛時期,基本上日本的著名遊戲廠商如卡普空、科樂美、Game Arts 等都為其提供過遊戲,包括往日的勁敵世嘉和 SNK 都與任天堂達成了合作。

其中世嘉提供了我們耳熟能詳的《光明之魂》系列和《索尼克戰鬥》,SNK 則提供了《拳王 EX》系列和《合金彈頭 Advance》)

任天堂發行作品
由 Game Freak 開發,任天堂發行的寶可夢繫列遊戲是任天堂遊戲史上最歡迎的作品之一。

寶可夢這個 IP 也曾多次救任天堂於困局之中,例如 GB 時代憑藉黑白畫面的《寶可夢紅. 綠》擊敗同行的彩屏主機,GBA 時代用《寶可夢火紅. 葉綠》為 GBA 成功續命。

▲ 於 1996 年發售的《寶可夢紅/綠》

GBA 上可玩的寶可夢作品有發行於 2002 年的《寶可夢紅寶石/藍寶石》(資料片《寶可夢綠寶石》在 2004 年發佈)與發行於 2004 年的《寶可夢火紅/葉綠》。寶石篇是寶可夢的正統的新作,《寶可夢火紅/葉綠》則是《寶可夢紅/綠》的復刻版。

國內大部分玩家接觸寶可夢繫列都是從 GBA 開始的,捕捉精靈(當時的翻譯不叫寶可夢,而叫精靈),培養精靈,與  NPC 對戰等玩法對於當時的玩家來説非常新鮮。

▲《寶可夢火紅》

GBA 上的寶可夢遊戲還支持兩位好友之間進行聯機交換、對戰,這樣一來,玩家與玩家之間只要都攜帶着小巧輕便的 GBA 掌機就可以進行互動,極大提高了遊戲體驗。

▲正在聯機和對方交換訓練師卡片的 GBA 玩家

提到任天堂的遊戲,又怎能少得了其著名 IP 塞爾達呢?

在 GBA 上的塞爾達遊戲有四作,分別為:《塞爾達傳説:眾神的三角力量&四支劍》《塞爾達傳説》《林克的冒險》(兩款都是復刻 FC 上的作品)以及最為國內玩家所熟知、由卡普空代工的《塞爾達傳説:縮小帽》(下簡稱《縮小帽》)。

▲《塞爾達傳説:眾神的三角力量》

《縮小帽》被譽為是「把 GBA 的機能發揮到極致」的作品。

主人公林克在拯救被石化的塞爾達公主的路上遇到了一頂會説話的帽子,它擁有把佩戴者縮小的能力。林克和帽子一起到處冒險,修補能擊敗古夫的聖劍。

這款遊戲的氛圍是偏輕鬆愉快的,裏面的迷你林克要比《塞爾達傳説:荒野之息》裏木頭林克活潑得多,攻擊和翻跟斗時的吆喝都是正太的配音,非常可愛。


任天堂在 GBA 上的馬里奧系列作品有:冒險類遊戲《馬里奧與路易基 RPG》《瓦里奧大陸 4》、運動類遊戲《馬里奧網球》、賽車遊戲《馬里奧賽車 A》,益智遊戲《馬里奧彈珠枱》等等。

GBA 上的《馬里奧與路易基 RPG》是馬里奧與路易基 RPG 系列的第一作,戰鬥系統非常特別,在雙人戰鬥中,玩家 A 鍵控制馬里奧,B 鍵控制路易吉,協同抗敵。


作品講述的是碧琪公主的聲音被盜,路易基和馬里奧兄弟踏上了冒險之旅,希望幫公主奪回聲音的故事。連馬里奧系列的經典大 BOSS 庫巴也提供飛船住我們一臂之力。


卡普空作品
由卡普空製作的 GBA 遊戲同樣也是膾炙人口,這裏介紹我個人最喜歡的兩款作品——《逆轉裁判》三部曲以及《洛克人 EXE》系列。

巧舟擔任編劇的《逆轉裁判》三部曲是一款法庭推理文字類遊戲。玩家扮演初出茅廬的新人律師成步堂,通過調查蒐證、法庭抗辯等方式為辯護人洗脱嫌疑。

《逆轉裁判》系列的劇本寫得非常出色,人設鮮明。第一部的遊戲劇情在 2012 年的時候被拍成了電影,而 2016 年和 2018 年的兩季同名動畫則分別按照遊戲第一、二部和第三部的內容改編。

▲ 對比 GBA 的原版和 NS 重置版的千奈美,還是前者更「楚楚可憐」

▲ 還記得戈德檢控官那句名言嗎?「真正的男人…… 只有在一切都結束的時候,才會流淚……」
在《逆轉裁判》的玩家中流傳着這麼一句玩笑話:「上了證人席你還想逃?」

一位位原本站在證人席神色自若的真兇在陷害被告的惡行暴露、面臨法律制裁時的變臉和顏藝讓人印象深刻。


《洛克人 EXE》系列一共出了 6 部,但是被漢化的到目前為止只有第 2、3、6 部,在 2005 年已經發售的第六部作品甚至還是到了 2019 年 12 月才被相對完整地漢化出來。

然而語言的不通並不妨礙廣大的 EXE 愛好者依靠着手上的攻略書和翻譯把遊戲通關,甚至還收集了全部的芯片。


《洛克人 EXE》系列遊戲的故事背景設定在一個電子網絡非常發達的世界,大部分人都擁有一台叫 PET 的電子設備,裏面的 AI(也叫領航員)可以幫主人完成很多事情,故事的主角光熱鬥是一名熱血少年,他與自己的領航員洛克人合作,共同守護網絡安全。


本款遊戲集芯片收集、即時戰鬥、迷宮冒險於一身,玩家穿梭於現實和網絡世界,將洛克人上傳到遊戲裏的任何聯網設備後,即可進入該設備的虛擬空間,進行病毒殺滅,設備維護等工作。

科樂美作品
由小島文美作畫、山根美智留譜曲(沒參與第二部)、五十嵐孝司擔任製作人(三人並稱惡魔城鐵三角)的遊戲《惡魔城》系列在 GBA 上共有 3 部作品,分別是《惡魔城:月至輪迴》《惡魔城:白夜協奏曲》以及《惡魔城:曉月圓舞曲》(下稱《曉月圓舞曲》)。

三部作品中以《曉月圓舞曲》評價最高,Switch 上的惡魔城系列的精神續作——眾籌遊戲《血污:夜之儀式》的碎片蒐集玩法繼承的也是《曉月圓舞曲》的魂蒐集系統。


所謂「魂收集」即玩家擊倒怪物有一定幾率掉落該怪物的「魂」,主角裝備「魂」後可習得該怪獸的招數,這種《曉月圓舞曲》首創的收集模式為原本硬核的動作遊戲增添了很多樂趣。

該作的畫面也是三作之中最好,小島文美為來須蒼真、有角幻也等角色繪製的頭像十分美型,人物行進、打鬥的動作和諧流暢,操縱着身披白色風衣的蒼真在古堡裏敏捷跳躍也是一種視覺享受。

科樂美的《遊戲王》系列也是我在 GBA 上很喜歡的作品。

當年因為星空台和本港台的熱播,《遊戲王》在青少年中非常有人氣,隨處可見文具店和玩具店有兜售遊戲王卡片,朋友們聚在一起也喜歡模仿電視裏的配音用自組的卡片對戰。

▲ 一定要用最大的聲音喊「抽卡!」才有氣勢

GBA 上的 RPG 遊戲《遊戲王決鬥怪獸 8:破滅之大邪神》收錄了近 1000 張遊戲王卡牌,武藤遊戲、城之內、海馬、杏子、孔雀舞等動畫裏的人氣角色悉數登場。


該作遊戲畫面精美,劇情吸引,最重要的是玩家還可以通過卡片密碼輸入的方式來構建自己的卡組(現實中買到的每張正版遊戲王卡片右下角都有卡片的特定編號)。

努力在遊戲裏存錢,把現實中的卡組帶到遊戲中,再用它們來打敗海馬等 NPC 讓當年患有嚴重中二病的我獲得了極大的滿足。

其實除了上述幾個大遊戲公司的名作,GBA 上還有很多經典作品此處無法一一展開,例如:Intelligent Systems 工作室的《火焰紋章》系列,Banpresto 的《召喚之夜:鑄劍物語》三部曲,Camelot 的《黃金太陽》系列,Smilesoft 的《攜帶電獸》系列,小島秀夫的《合金裝備》《我們的太陽》等等。

這些都是很多 GBA 愛好者的心頭好,每款都經得住數十小時的時長考驗,但是本文篇幅有限,難免掛一漏萬,還請讀者見諒。

漢化、魔改與模擬器

説起 GBA 遊戲,遊戲的漢化是一個不能不提的問題。

雖然任天堂通過與神遊科技合作成為了最早進入中國的遊戲商,但受各種因素影響 GBA 上的正版中文遊戲卻是真正意義上的屈指可數。

▲ 據説小神遊公司真正代理的中文遊戲只有 8 款

這時候就有很多人要問了,那我以前小時候玩的 GBA 遊戲卡帶怎麼都是中文的呢?答案是:我們以前在遊戲機鋪買到的 30~40 一張的 GBA 卡帶基本上都是盜版的。

這些盜版遊戲經過破解、漢化、製作成卡帶等環節最後出售到玩家手中,因為有時候同一個遊戲是不同的漢化組漢化的,所以你甚至會發現小夥伴的遊戲翻譯和你的並不一樣。

當年的小神遊 GBA 之所以大賣,很重要的一個原因就是它能夠兼容各種類型的卡帶,無論是正版日本卡帶、盜版中文卡帶、魔改卡帶還是燒錄卡(可擦寫遊戲卡帶)都可以用它來玩。

▲ 百度貼吧的網友拍攝了用燒錄卡燒錄遊戲的過程

20 年前正是我國民間遊戲漢化組方興未艾時,2001 年 GBA 的首款漢化遊戲《惡魔城:月至輪迴》經由個人遊戲漢化者施珂昱發佈,引起熱烈反響,隨後各個民間漢化組興起,玩家很快迎來了許許多多的中文 GBA 遊戲。

D 商漢化組以漢化寶可夢繫列遊戲聞名,老玩家熟悉的「口袋妖怪」這個譯名就是來自 D 商。當年寶可夢繫列的第一款官方中文版《寶可夢太陽/月亮》也參考了這些民間漢化組的翻譯。

▲ 現行的翻譯裏「高級球」比「超級球」捕捉率更高,但以前的部分版本中,「超級球」翻譯為「怪獸球」

比起其他類型的遊戲,文字類遊戲漢化工作繁重,而且漢化的好壞會對玩家的遊戲體驗產生很大的影響,CGP 漢化組漢化的《逆轉裁判 2》裏面的一處翻譯讓人印象深刻。


其實如果直譯,上圖女警的名字應該翻譯為鬚鬚木. 真子,但在遊戲中,玩家需要認識到真正的兇手是因為只是聽過而沒看過女警的名字而錯誤地把它寫作「鈴木」以陷害被告的。

為了讓不懂日語的中國玩家能夠悟出這一層,漢化組機智地把被告的名字翻譯為零木,與兇手寫下的「鈴木」構成同音異形的關係。

有些漢化者喜歡在遊戲裏夾帶私貨,例如《惡魔城:曉月圓舞曲》的著名漢化版——九柳漢化版,在打一般結局的最終戰時,BOSS 會在開始幹架前來一句:「對了,別忘了訪問九柳的網站。」

▲ 這句話成為惡魔城的一個名梗
一臉囂張的吸血鬼突如其來的插科打諢讓玩家原本緊張的情緒得到緩解,當時的玩家沒什麼漢化組的概念,因此還有很多人上網問這位「九柳」到底是誰。

漢化版本身就是一種盜版和改版,但當年的 GBA 遊戲卡帶市場還會流傳着一些真正的魔改遊戲卡帶。

《精靈寶可夢》系列是 GBA 上存在改版最多的遊戲,有些改版作的風頭甚至超過了正版遊戲(例如《口袋妖怪:漆黑的魅影》),偶爾也會有小夥伴在遊戲鋪入手到恐怖改版,產生童年陰影的事情。

▲《口袋妖怪:葉綠》的恐怖改版作《口袋妖怪:血爆黃》

漢化組有時也會參與遊戲改版的製作,例如《火焰紋章:聖魔之光石》的改版《火焰之紋章:聖邪的意志》便是由火紋專題網站「火花天龍劍」與該系列著名漢化組狼組共同製作的。

這款作品不僅擁有全新故事背景,增加了可用角色(一些魅力反派變成了我方的人),還大幅度改動了原本遊戲的支援對話,人物與人物之間的內幕關係錯綜複雜,讓年少的我大開眼界。


當年的玩家想要玩到 GBA 的遊戲,按照成本的高低劃分有三種辦法,分別是購買卡帶,讓店家把遊戲燒錄到購置的燒錄卡中,以及下載 PC 上的 GBA 模擬器。

所謂 GBA 模擬器就是在電腦上模擬 GBA 遊戲的運行環境來遊玩 GBA 以後的程序,後來隨着搭載塞班 S60 系統的智能手機的出現,手機上也可以下載使用模擬器了。


對剛下載的模擬器上出現的「金手指」選項感到好奇的人不在少數,「金手指」其實就是模擬器上自帶的遊戲修改器,通過添加「金手指代碼」改變遊戲裏的數據,以達到作弊的目的。


一向憑藉存檔、讀檔(人稱 S/L 大法)來捕捉珍稀寶可夢的我百度一查「金手指」三個字,從此打開了 99 個大師球、百分百遇到閃光精靈、隨意穿牆的神奇世界。

▲ 某改版遊戲在寶可夢的技能中使用了金手指梗

在遊戲裏使用金手指代碼作弊固然不想被其他玩家知道,但也滿足了部分喜歡探索全部遊戲的玩家「要收集全部」的心理。

比如在《寶可夢火紅. 葉綠》中,國內玩家只有使用金手指才能獲得原本要參加任天堂官方活動才能拿到的道具「神秘船票」,前往鳳凰和洛基亞的所在地——肚臍巖。


20 年過去了,作為遊戲機的 GBA 已經因為停產、性能、配適等原因而離我們越來越遠,10 後的童年不是 Gameboy,而是畫面清晰、色彩鮮豔的 Switch。


但作為一種文化,GBA 永遠不會老去,因為這台開一代之先河的掌機和上面的遊戲的 DNA 已經融進了後面許許多多的掌機和遊戲製作者的作品之中。

GBA 上的遊戲大多是像素風格,體積不過 100M,它們之中的經典作品製作精良、可玩性強、畫面和諧、情節引人入勝,就算用現在眼光評價仍然可圈可點。

▲ 三百多隻寶可夢的縮略圖一眼便可辨認

不少人認為電子遊戲這種和「技術」緊密關聯的東西是會隨着技術的不斷進步而迎新棄舊的,過時的作品終將被淘汰的,但誰又能保證二十年後的新作就一定超越前作呢?

事實也許是,對於一種藝術而非科學,任何好的作品過去看是優秀的,將來看也應該同樣是優秀的。


資料來源:愛範兒(ifanr)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GBA  任天堂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