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廠商影像大戰,很有必要

愛範兒 於 07/05/2022 發表 收藏文章
幾天之前,StudioBinder 上線了一則解析《斯巴達 300 勇士》電影裏,温泉關戰役的鏡頭變焦和剪輯手法。


這個如「芭蕾舞般舒展而自然的鏡頭」,在影片中一出現就把氣氛推向高潮,配合 BGM,直觀的展現了斯巴達 300 勇士的戰鬥力。

這個長鏡頭有着複雜的變化,包括了多次變速和變焦。在設計這個分鏡時,導演扎克·施耐德(Zack Snyder)原本打算用「瘋馬」鏡頭來完成這個複雜的想法。

瘋馬鏡頭,源自 1996 年的《瘋馬》電影,它運用了分光鏡分割畫面,再兩台攝像機一同記錄,後期通過合成。

但在《斯巴達 300 勇士》這個鏡頭中,「瘋馬」鏡頭會偶爾失焦,難以快速調整。

▲ 不同焦距來記錄不同視角構圖. 圖片來自:StudioBinder

根據這個啓發,施耐德用上了 3 台 Arriflex 435 ES 攝像機肩並肩一同拍攝。且為了畫面後期能夠快速變焦和變速,這三台攝像機分別用了 21mm、50mm 和 100mm 焦距的鏡頭,並採用 100fps 幀率拍攝。

後期製作時,通過軟件進行合成,並自由變速,變完成了那個僅十幾秒卻深入人心的鏡頭。

▲ 畫面的推拉變速均來自後期. 圖片來自:《斯巴達 300 勇士》

無論是「瘋馬」鏡頭,還是施耐德的三機同拍,幾乎與現在智能手機的多攝系統有着異曲同工之妙。

iPhone 11 Pro 運用 FiLMiC Pro 便可實現多機位拍攝. 圖片來自:Apple

只不過,手機上的多機聯拍,不用那麼麻煩,隨着芯片算力的提升,多鏡頭拍攝也開始變得更「傻瓜」化。

把攝像頭搬上手機,到現在的計算攝影時代,也不過才過了二十年,競爭也愈發猛烈。

手機影像已開啓第五波「內卷」

第一波,像素。

「像素」這個概念可謂是深入人心,很多人在誇讚照片好看的時候,往往都會默認説出「像素真高」。

▲ 搭載一億像素的小米 10 Pro.

無論傳統的相機,還是後來的手機攝像頭,堆像素一直是最先踐行。從幾十萬像素數,幾年間飆升到了億級量級。不過,它也遵循邊際效應,像素的提高,會給系統帶來過大的壓力,來自存儲、光電轉化等等。


即使在智能手機上出現的「四拜耳(Quad Bayer)」傳感器設計支持四合一像素後,智能手機目前的像素數也停留在了一億。

第二波,攝像頭數量。

多攝系統最大的優勢是什麼?

自然就是有着更廣泛的鏡頭變焦範圍,意味着能拍到更多的場景和題材。


雖然,手機上的多攝系統中所謂的變焦,與傳統鏡頭上的變焦有着不小的區別。但經過裁切,光學數碼變焦等「接力」後,在日常的體驗上較為一致。

雙攝、三攝、四攝以及現在的五攝,除了變焦外,也引入了不少的特色鏡頭,像是黑白、微距甚至顯微鏡等等,也算是加入了許許多多的趣味玩法。


只不過,現在手機影像開始朝着算法傾斜後,多攝系統也穩定地停留在三攝或者四攝,也是平衡了攝像頭數量與實用性的結果。

第三波,傳感器尺寸。

與像素類似,傳感器尺寸也是傳統相機廠商角逐實力的一大屬性。

傳感器尺寸越大,暗光環境下更容易獲得純淨的照片,以及會有着更好的虛化效果。

▲ 索尼 RX100 黑卡 vs 小米 11 Ultra. 圖片來自:dpreview

iPhone 4 的傳感器尺寸約為 1/3.2 英寸,而現在智能手機的大底幾乎無限接近於 1 英寸。


單從硬件上來説,現在的手機在照片純淨度和虛化上已經大幅躍進。只是,照片的純淨度和虛化這兩方面,也可以通過「算法」配合較小的傳感器來完成。

強堆傳感器的尺寸,已經不是主流的選擇。

第四波,計算攝影。

「計算攝影」最早應該出現在 Google 的 Pixel 手機上,彼時夢幻單攝便能夠與很多多攝系統打的有去有回。


而隨着智能手機們的 SoC 算力的加強,以及 AI、ISP 等模塊性能的崛起,一套成熟有效的算法,很容易彌補硬件上的不足,或者配合此前的硬件,能夠有着十足的進步。

▲ Pixel Night Sight 效果樣張. 圖片來自 Google

像是夜景、人像、AI 風格化等功能,便是此時智能手機們的主打特色功能。由於算法相差不大,在影像「個性化」表達和獨特功能上,智能手機們也難以擺脱「同質化」。

第五波,定製 ISP。

為了獨特性、個性化,廠商們瞄向了定製 ISP。
▲ 內置馬里亞納 X 芯片的 OPPO Find X5 Pro.

到現在為止,擁有定製 ISP 的產品還不多,仍然處於起步階段,但成效十分明顯。

無論是照片的風格化,還是獨特功能(夜視),甚至是「可見可得」都比未搭載獨立 ISP 的產品有着「一眼」的差距。

▲ 內置 vivo V1+ 自研 ISP 的 vivo X80 Pro.

定製 ISP 配合自己的算法,也不易被 SoC 中相同的 ISP 性能所限制,徹底打開了格局。

從硬件到算法,再到自研芯片,手機影像也從傳統影像的跟隨者,變成了移動影像的創造者,是一個量變到質變的過程。

捲了五波,改變了什麼?

迴歸到產品層面,手機影像急速發展的這二十年,解決問題依然是經典的「拍得到」和「拍得好」。


高像素帶來的「清晰」,多攝系統解決的是「拍得到」,大底、計算攝影以及自研 ISP 則是兼顧拍到和拍好。

從發展趨勢來看,則是從不計美感的拍得到,即使所得照片有着噪點、偽色、偏色,一直到拍得到的前提下,獲得更「美」的結果。


通過計算攝影的多張合成,AI 識景進行風格化調色,來解決硬件缺陷,去拔高手機拍照的上限。

「美感」其實更偏向主觀感受,很難量化,但手機廠商們依然想要通過 AI 算法來定義好看。


聯合傳統有特色的影像品牌便是其中的一個通行做法,徠卡的「德味兒」,蔡司的「油潤」,哈蘇的「色彩」統統出現在手機之上,試圖讓用户簡單地完成照片更美的呈現。

除此之外,關於「影調」,現在的算法也更為成熟,對於夜晚並非簡單的提高亮度,對於紅花綠葉也不再「瘋狂」地着色,算法的套用更有度。


定製 ISP 則是擴大了上述關於影調的微調,拉近了普通人與「攝影」的距離。

從最開始的拍得到,到拍得好,再到現在的簡單的呈現「專業級」的影調、美感,甚至是 AI 輔助構圖,均是把手機影像提升了一個層級。


當傳統相機還在追求像素、大底和專業化參數時,智能手機廠商們已經開始拉低攝影門檻,向普通人「佈道」。

為什麼很有必要?

有這麼兩個觀點。傳統相機廠商在像素提升的同時,傳感器整體的數據吞吐量也在大幅提升。

在有着更快的連拍速度的同時,順勢也帶來了規格更高的視頻性能。但這並非適用於所有用户。


很多人會會認為所謂的 8K、6K 視頻的性能,並非自己所需,覺得廠商們應該更關注「靜態」。

另一個則是手機攝影,認為手機影像內卷嚴重,但自己的需求只是掃碼和拍 PPT,不想追求所謂的色彩、光影、影調,同樣對於自己的需求,廠商們的做法過於「溢出」。


但實際上,這兩種想法有些片面。傳統影像的視頻性能的提升,實則還是傳感器性能發展的必然過程。

更快的連拍速度、更高的像素以及更好的自動對焦其實是與視頻性能相輔相成,均是傳感器高速化帶來的優勢。
▲ 二維碼不在框內也能完成識別(實際速度比 GIF 更快)

手機影像的發展,除了傳統的「攝影」領域外,對於掃碼、拍 PPT 也有着助力。

掃碼其實就是一個典型的 AI 識別算法加持的過程,現在攝像頭能夠快速識別二維碼,並通過「混合變焦」鎖定,再配合一定的算法進行降噪識別。

如此一套下來,讓掃碼的過程更快更準,同時也無需來回走動或者補光。


拍 PPT 同理,但手機廠商們在原生攝像頭內也設置了「拍攝文檔」的功能,當 AI 識別出文字或者 PPT 後,會開啓校正和識別,拍攝後還可以提取相應的文字成為電子版。

另外,對於影像的追求,也讓用户對於科技進步有着更明顯的感知,記錄的性能更強。對於廠商來説,影像也是一個更易宣傳的點。

▲  小米 11 Ultra、Leitz Phone 1、iPhone 12 Pro Max. 圖片來自:XDA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華為與徠卡的合作,提升華為產品影像性能、品味的同時,也一舉奠定華為產品成為高端市場「第一梯隊」。

隨之 4G、5G 時代的來臨,引發了移動互聯網的熱潮,人們也更願意通過靜態、動態的影像去記錄或者分享。

▲ 來自全球個人記錄一天瑣事,最終通過剪輯拼接而成的《浮生一日》. 圖片來自:IMDb

而智能手機作為主要的互聯網流量入口,更好的影像性能已然是智能手機發展上的必然需求。

只有帶出去的相機才是好相機,雖然最開始是一則調侃,但目前而言,智能手機是很多人帶出去的那部「相機」。

▲ 圖片來自:digital-photography

它原本就是人們適合的記錄工具,雖然為了更好的影像性能,手機背後的影像模組越來越龐大,重量也隨之提升,但這些規格和配置為日常使用帶來了極大的便利,甚至也帶來了更高層次的創作能力。

持續不斷地影像大戰,讓手機影像的下限依然是隨手記錄,但上限卻不斷地提升,它很有必要。



資料來源:愛範兒(ifanr)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手機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