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小鎮:讓我們甩掉時鐘,重新掌握生活

愛範兒 於 25/06/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在推崇生產力的現代社會中,我們把時間表填得嚴嚴實實。工作八小時得高效,下班後八小時還得進修,才不管屋外天晴還是雷打,我們「信仰」的只有時鐘上的針腳。

引用我要做這個,我要做那個。我的感覺是,人們已經忘了怎樣更隨性地生活,看到天氣好、陽光照的時候,我可以只是生活(I can just live)。

挪威居民 Kjell Ove Hveding 不滿地説。最近,他甚至跑到了當地議會遞交了一份申請——讓我們直接廢除時間這個概念吧!


▲ Kjell Ove Hveding(左二)和大家一起摧毀時鐘,圖片來自 Gizmodo

需要説明的是,Hveding 所生活的挪威小鎮 Sommarøy 位於北極圈北端。在這裏,每年夏天他們都會經歷 60 天極晝現象(24 小時都有日照)。於他們而言,日出日落不是每日變更的規律,而是季節更替的現象。

因此,一般的計時機制,對他們來説也不太合適。

Hveding 提議,Sommarøy 的商店、學校和餐廳等都可採用更靈活的運營時間制度。在這個只有 300 多居民的小鎮上,已經有不少居民為表支持,將自己的手錶脱下,掛在小鎮的一座橋上。


▲ 居民們脱表支持,圖自 Gizmodo

曾於酒店行業工作了 35 年的 Hveding 見過太多匆忙過客:「(我)決定要將時間拿回來,並和大家合作來改善生活。」

雖然 Sommarøy 的新聞在挪威國內引起了一定程度的關注,但這個申請是否能通過仍是未知之數。畢竟,一個統一的計時系統,仍是很多公共服務、技術和產品運營的基礎。

不過,被時鐘「綁架」的並不只是挪威人民。
尤其在大城市,地鐵和大量建築物創造的室內空間,很容易將人和自然光隔離開。我們判斷時間的依據,也許就只有時鐘(大多是手機)本身。


▲ 圖片來自 《Time Out》

為應對這個問題,新一代的建築越來越注重建立室內和室外的聯繫。

蘋果公司在建設 Apple Park 時就使用了大量清澈的巨型玻璃,為室內帶來明亮而舒適的自然光線。同時,設計師也在户外設置了很多位置,讓員工感知日落日出,日夜更替。


▲ Apple Park 環形走廊最外圍是一大片玻璃,圖片來自 《Wallpaper》

現在,Google、蘋果等科技公司開始在原創內容發力,紛紛在洛杉磯設立辦公室,當地的房地產商也對原有建築進行改造,以吸引科技新貴。優化自然光采光、增設户外桌椅等舉措,都畫在了藍圖上。


▲ 創造更多户外空間和優化採光,是下一代建築的趨勢,圖片來自 LATimes

此外,還有人想出了另一個和基於日照的時間觀建立聯繫的方法。

Arielle Hein 生於陽光充沛的科羅拉多州。她從小就喜歡在户外玩,因此對時間的感知和自然環境息息相關:黑夜裏的星座會隨季節改變,春季暴風雨後積雪會融化得特別快……

但自成年後,Hein 搬去紐約發展。在高樓林立的城市中,星星「不見」了;在燈光閃爍的地鐵裏,陽光也消失了。

作為一名藝術家、技術專家和教育者,Hein 製作了一款「日照鍾(Daylight Clock)」,將時間重新和日光聯繫起來。

▲ Arielle Hein 和日照鍾,圖片來自 Daylight Clock

日照鍾會根據所處地理位置的日照時間調整「時間流逝」的速度,走完完整一個圓,就是一日日照的完整時間。你所看到的時間,就是你所處之地的自然時間。


▲ 日照鐘的背面,圖片來自 Daylight Clock

通過這個設計,Hein 想讓更多人去留意並感受到季節更替的改變,以及,人類作為自然中的一部分,是如何受到這個規律的影響。

引用在春天,隨着日照時間增長,我能感受自己身體裏充滿了能量。但在秋天,情況就正好相反。我的身體似乎也發展出一種和自然節奏相符的靈活性。

後來,Hein 還將這個日照鍾做成了一個 Chrome 擴展程序。這樣,無論她去到哪,都能在工作的時候仍和日照相連。


正如 Hein 在 TED Talk 上

引用今天,我們要用科技解決科技帶來的問題。

我不是説城市不好,要完全廢除時鐘似乎也不太可能,但設計和科技可帶來更好的工具,來幫我們慢下來,更好地體驗生活。

有趣的是,這邊廂我們在嘗試讓時間概念「去精確化」,讓人和自然以及自己身體建立聯繫,另一邊廂,科學家們一直在非常努力地研製更準確的時鐘(現在依靠原子震動來計算時間了),因為那對於 GPS 等技術至關重要。

題圖來自 Unsplash


資料來源:愛範兒(ifanr)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