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客們無法解決的難民危機,正在被智能手機改變

愛範兒 於 12/12/2015 發表 收藏文章

從敍利亞穿越到西歐的 1300 英里旅程是一次充滿艱難險阻的壯舉,需要許多的工具:水和食物,以及無盡的堅強意志。不過互聯網,特別是智能手機,或許是最重要的旅途伴侶。

引用他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尋找 Wi-Fi 和充電器,以便向家人報平安。

自從 2011 年開始,已經有超過 400 萬人逃離爆發內戰的敍利亞,其中大多數人遷移至周邊國家。看到了擁擠的難民營、宗教迫害和東歐不友善的邊境管理,許多人選擇繼續前往西歐。自 10 月以來,陸陸續續有超過 50 萬的難民到達西歐,他們中的大多數來自阿富汗、伊拉克和敍利亞。


(難民營中的敍利亞兒童,圖片來自:Peace Child International

很多背井離鄉的人高度依賴智能手機來了解安全道路。地圖和 GPS 幫助他們尋找最佳的遷徙路線;通訊應用讓他們知曉家人的安全;其他類型的應用可以提供住宿信息、翻譯等服務,還能協助他們準備必要的隨身攜帶物品,管理財產。難民在遷徙路上幾乎所有的需求都可以通過智能手機滿足。

但並非所有人都能接觸這一新技術。因此,毫不奇怪的是,那些擁有智能手機的人通常是那些在本國能買得起這些設備的人。而且,在這樣一趟艱苦的旅程中,能夠保留下智能手機並不容易。邊境巡警通常會在政府設置的檢查站中扣押難民的智能手機。即使是那些擁有智能手機的人,也並不能隨時隨地接入互聯網,或者使用“雪中送炭”的應用程序和服務。

科技界已經注意到這些問題,並且試着去解決它們。

一場特殊的科技大會

就在上週,TechCrunch 的特約編輯 Mike Butcher 在倫敦召開了一場面向難民的科技大會——Techfugees Conference。大會的目標是探討 10 月份一場“黑客馬拉松”中出現的一些想法,這場“黑客馬拉松”吸引了工程師、企業家、設計師和非政府組織(NGO)成員,其中一些人曾經是難民。這些人提出了很多新的想法,從報告戰爭罪行的工具,到幫助難民尋找家人的應用程序。其中一個前景良好的項目是 “GeeCycle”,開發者可以將這一插件植入自己的網站,鼓勵人們向難民捐贈智能手機。

(今年在澳大利亞舉辦的一場 Techfugees 黑客馬拉松,圖片來自:OURTIME

今年夏天,在看見那張被海水衝上岸邊的兒童遺體照片後,Butcher 開始策劃 Techfugees 大會。“在觀察了一遍後,我沒發現有哪個活動可以讓創業公司和開發者聚集在一起,共同解決難民危機。幾天後,我創建了一個 Facebook 羣組,很快就有數百個成員加入。到現在為止,羣成員已經拓展至超過 2000 人。我一直在推動這個羣組的開放,很多人也希望能夠加入。”

儘管 10 月份的“黑客馬拉松”得到了極大的支持,但是上週的 Techfugees 大會卻遇到了很大的困難。Butcher 發現,在 ISIS 策劃的巴黎和貝魯特恐怖襲擊爆發後,科技公司在幫助敍利亞難民這個議題上開始持保留意見。“那些真心想用有效的方法解決難民危機的公司遇到了困難,因為難民和恐怖分子被錯誤地聯繫到一起。對於那些試圖讓難民和平地融入當地社會的人來説,這是錯誤而且有害的。”

隨着 Techfugees 大會拓展到其他國家,對監控問題的關注或許會出現,特別是在定位工具方面。Butcher 表示,開發者羣體中,採用區塊鏈和比特幣產品提高編碼安全的想法越來越流行。

為移民而開發的應用

許多人將敍利亞的逃難稱作是“現代移民”。考慮到二戰後科技——特別是應用——在大規模移民中的作用,這是一個恰當的描述。根據一份研究,難民營中 86% 的敍利亞青少年都有智能手機,因為管理機構確保了 SIM 卡的方便獲取。儘管許多人依靠 WhatsApp 和 Facebook 羣組尋找安全道路,但關於移民人羣的統計數據仍然不易獲得,Butcher 認為,這個現象證明了使用智能手機的難民數量龐大。


(正在布達佩斯地鐵站使用手機的難民,圖片來自:Independent

難民的交流通常依賴於免費的聊天服務,比如 Facebook、WhatsApp、Skype,以及 Viber。那些乘船的人通常使用 WhatsApp 更新自己在 Google 地圖上的位置。這使他們不必承擔昂貴的離譜的電話費,而且,當遭遇困境時,他們可以向政府部門通報自己的位置。阿拉伯語的 Facebook 羣組“偷渡到歐盟”(Smuggling into the E.U.)是組織偷渡的人最喜歡用的宣傳方式,讓你了解誰的費用最為低廉。由於自身的弱勢地位,難民依靠移動網絡躲開勞工販賣和其他侵犯人權的行為。

人們還開始分享精確的 GPS 方位,以便其他人追隨他們的腳步。難民選擇自己逃難,讓組織偷渡的人不好做生意了。通過向難民提供此類自動化、點對點的評論,社交網絡能夠改變現實中的系統,使得那些從難民偷渡中獲利的人(無論他們的動機為何)的服務變得沒有必要了。

善意的代碼

除了開發新工具,科技界還專注於此類工具的效率改進——更快、更輕量、更省電。10 月,Google 發佈了 “Crisis Info Hub”(危機信息中心),試圖把難民使用的許多工具開源,並且對信息進行優化,從而使得一切得以在手機上順暢運行。目前來説,它只是提供了希臘萊斯沃斯島的路況信息,那是難民逃往歐洲的主要入口。Google 正在召集志願者,目的是增加“危機信息中心”上的地點。

技術方案想要解決的事情不僅僅是幫助那些逃難路上的人們。Gherbtna(阿拉伯語中的“流放”或“孤獨”)這樣的應用——由敍利亞難民 Mojahed Akil 在土耳其發佈——提供了為手機優化的信息,可以幫助人們處理再定居中遇到的一切問題,比如找到居住地、開設銀行賬户以及更多的其它事情。紅十字會的“Trace the Face”(追蹤臉部)讓人們上傳圖片,以尋找失散的家庭成員,而德國網站 Refugees Welcome(歡迎難民)複製了 Airbnb 的服務,讓難民與提供居住地的人取得聯繫。


國際救援委員會(International Rescue Committee)的技術協調員 Rey Rodrigues 開發了一些提升非政府組織反應速度的工具。這些工具中,最有用的一個是 refugeeinfo.eu。這是一個非常本地化的站點,向到達歐洲的人們提供了實時的、特定位置的路況信息,比如如何到當地政府登記、找到社會福利部門,以及如何與本地人相處。“我們儘可能增加更多的節點,幫助更多的人,並確保這裏的信息不會過時,比如,你現在不能通過匈牙利過來了。然後,我的團隊在地圖上表示出那些服務,並且從每個城市的同輩羣體那裏進行確認。”


今年他去萊斯沃斯島工作,看到數不清的人從過度擁擠的小船上走下來。“當難民上岸的時候,你立刻注意到,他們都拿着先進的智能手機,” 通常是運行 Android 的三星手機。“他們做的第一件事情是詢問 Wi-Fi 和充電站,目的是給家裏人打電話。”

然後,他們通常會自拍。許多人可能會批評這樣的行為,只是,他們沒有意識到,許多情況下,難民要讓家人了解自己的位置以及他們正在做什麼。這些粗糙的圖片標示出一個更大的趨勢:那些逃離敍利亞災難的難民們正使用手機規劃和記錄自己走向更好生活的旅程,或許,他們對手機的利用頻率超過了任何其它類型的逃亡羣體。在一切都非常不確定的時候,手機提供了一種低層次的控制感。

引用本文全文譯自 Wired,原文標題 Smartphones Bring Solace and Aid to Desperate Refugees。作者 Alessandra Ram。這篇文章講述了敍利亞內戰難民如何利用智能手機幫助自己尋找更安全,更幸福的生活,也展示了一些科技公司如何藉助這個機會提供高質量的互聯網服務。愛範兒積木、麥瑋琪翻譯出品。

題圖來自:Wired


資料來源:愛範兒(ifanr)
作者/編輯:麥瑋琪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