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拍一張蘋果壁紙,到底有多難?

愛範兒 於 01/08/2020 發表 收藏文章

引用「翻拍並不是目的,這更像是一場追逐的遊戲,或者説是一次尋寶探險。我們選擇走出去,是希望真正看到這些地方,因為就算是壁紙再怎麼漂亮,也不如你親眼所見來得震撼。」

2019 年 9 月,YouTube 播主 Andrew Levitt 在 Reddit 論壇上發帖,稱自己剛和兩名好友結束了為期一週的公路旅行,還成功翻拍了過去 5 年間,蘋果桌面系統 macOS 所選用的默認壁紙。


很快,這支小團隊又前往美國的聖卡塔利娜島,翻拍了 macOS Catalina 系統的壁紙,同樣為整個過程錄製了視頻。

Levitt 在郵件中告訴愛範兒,他起初覺得視頻會吸引到一些對蘋果壁紙感興趣的人,至於對「能不能火」這件事則抱有不確定性。

▲ Andrew Levitt 發佈的第一則翻拍視頻

不過,截止到今天,記錄這兩次翻拍過程的視頻已分別在 YouTube 上獲得了 335 萬和 215 萬次的觀看量,比 Levitt 過去上傳過的所有作品都要高。

一週前,Levitt 和他的夥伴們還發布了最新一期的 Big Sur 壁紙翻拍視頻,這次距離蘋果發佈 2020 年 macOS 系統,只隔了不到一個月的時間。

為什麼他們會打起翻拍蘋果壁紙的主意?

到山的那邊去

蘋果挑選壁紙的品味一直為不少人所津津樂道,但這和 macOS 系統的命名也有聯繫。

▲ OS X 10.0-10.8 這幾個版本,蘋果都是以貓科動物來作為系統代號

早幾年,macOS 系統(或者説 OS X)都是以各類貓科動物作為後綴名,比如 10.6 版的 Snow Leopard (雪豹) ,以及 10.7 版的 Lion(獅子),你都能找到一張近距離拍攝的獵豹、獅子壁紙。

▲ 蘋果曾計劃使用「海獅(Sea Lion)」作為 10.9 版的系統代號,但之後決定改用加州景點

從 2013 年的 10.9 版本開始,蘋果拋棄了貓科動物,宣佈選用美國加州各地的風景名勝,作為未來 10 年 macOS 新系統的代號,默認壁紙也調整為景點的實拍照,這才給包括 Levitt 在內的攝影師們提供了「翻拍」的機會。

另一方面,Levitt 他自己就住在加州聖何塞市,離蘋果總部非常近,而幾個壁紙的取景點也分佈在不遠處,只要設定好路線,就能一次性跑完。

▲ Levitt 分享的路線圖以及各壁紙景點所在地

但這件事只靠 Levitt 一個人是很難完成的,定下方向後,Levitt 找到了他的攝影師朋友 Jacob Phillips 和 Taylor Gray,三人花了一週時間,就搞定了 2019 年前 5 個版本 macOS 壁紙的翻拍。

▲ 三人在優勝美地國家公園,照片由 Taylor Gray 拍攝

聽起來似乎是挺簡單的一件事,但對他們來説,很多時候只是知道壁紙所處的大致區域而已,但具體方位,還有可供拍攝的角度往往都得自己尋找。

Levitt 在回覆我們的郵件時也提到説:

引用「拍攝本身其實並不難,反而是找位置和拍攝點才是更耗時間的事。我們一般會先靠 Google Earth 的 3D 地圖來縮小搜索範圍,然後再前往目的地,對照着壁紙的地形圖來尋找合適的拍攝角度。」
▲ 莫哈韋沙漠壁紙的翻拍。圖片來自:ANDREW LEVITT

具體實施起來仍存在很多阻礙。在拍攝 macOS Mojave 的沙漠壁紙時,Levitt 就和他的朋友來回徒步了三天,卻始終找不到完全一模一樣的沙山背景。

最後,他們只能趕在太陽下山前,捕捉到一張黃昏下陽光灑在沙山半邊的景色。

▲ 幾張以高山為背景的 macOS 壁紙都是秋冬季拍攝的,夏季則看不到山峰積雪。圖片來自:ANDREW LEVITT

而其它照片的還原度也不是那麼高,比如説 macOS El Capitan 和 High Sierras 這兩張壁紙,由於 Levitt 翻拍時還是 7 月夏季,根本沒有白雪皚皚的山峰,湖面四周的森林草地還是綠色的,而蘋果團隊顯然是選了秋冬季來取景。

Levitt 放出的對比圖,左邊為翻拍照,右邊是蘋果官方的壁紙。

雖然整個翻拍過程很艱辛,但第一趟公路之旅還算輕鬆,因為這幾張蘋果壁紙的取景地都是在優美勝地、死亡谷等國家公園附近,像 High Sierras、El Capitan 的取景點,只需要花小半天時間,就能完成翻拍,角度也不算特別刁鑽。

真正難拍的,其實是之後的 Catalina,以及 2020 年最新的 Big Sur 壁紙,不管是取景地還是拍攝角度,都和之前有了顯著的差別。

上天,還是下海?

先來説説 Catalina,看到這張壁紙,你覺得蘋果是怎麼拍出來的呢?


事實上,這張壁紙的取景點是在加州近海的聖卡塔利娜島西北角,在 Levitt 第一眼看到 macOS 宣傳片時,他猜測蘋果團隊應該是坐直升機完成拍攝的。

畢竟這種全景式、俯瞰的「上帝視角」照片,也只有飛到高空才能實現。
▲ 在 Google Earth 上找到了 Catalina 壁紙的所在地。圖片來自:ANDREW LEVITT

引用「一開始我們也考慮去租個直升機,但發現的價格很貴,之後還考慮過租一條船,但在 10 月份,卡塔利娜島附近找不到的地方,加上我們想讓旅途變得好玩點,就決定徒步了。」

最終,Levitt 和他的朋友採用了無人機拍攝的方案。他們先乘船上島,然後徒步紮營 24 公里到達島的最西端,再操控無人機飛到遠處來拍攝。


但這也是一次賭博,因為在真正拍攝前,Levitt 自己並不確定無人機能否抗得住大海的強風,或者説飛得足夠高足夠遠,來達成拍攝所要的角度。

引用「最開始我們打算用大疆 Inspire 2,但它實在是太重了,我們三人還得背大量的水和其它器材上島,後來我們就換成 Mavic 2 Pro。」

▲ Levitt 説,這張翻拍照是他目前最滿意的一張

經過一系列努力,翻拍工作還是順利進行下來了,而且從成果來看,Catalina 這張翻拍照也達到了極高的還原度,不僅角度足夠契合,也捕捉到了紫色的黃昏色調。

▲ Levitt 帶了兩台無人機完成拍攝和記錄的工作。圖片來自:ANDREW LEVITT

在有了前幾次的經驗後,到了今年,Levitt 和他的朋友索性在蘋果召開 WWDC 前就做好外出準備,以便在新 macOS 系統發佈後就直接啟程。


不過他們沒料到的是,這次的 Big Sur 居然又是一張高空俯拍的壁紙,加上海岸線附近有禁飛令,意味着無法使用無人機。

所以這次,Levitt 他們只能依賴直升機了。

▲ 翻拍 Big Sur 壁紙用到的直升機。圖片來自:ANDREW LEVITT

非常巧合的是,他們聯繫到的直升機飛行員,正好就是之前載過蘋果官方攝影團隊的那一位,這也為尋找合適的拍攝點省下了不少時間。

▲ 為了監控霧天變化,Levitt 在拍攝點附近安放了一個網絡攝像頭

但天氣的問題依舊是不確定的,在前往大蘇爾海岸線踩點時,Levitt 團隊就正好遇到了大霧天,白茫茫的一片什麼都看不清,他們只能耐心等待霧散。

▲ 蘋果的 Big Sur 壁紙依舊是冬季拍攝的,可以最大程度避免海岸線附近的霧氣干擾。圖片來自:ANDREW LEVITT

三天後,拍攝地的霧氣散去了一些,他們的飛行員友情提示説最好抓住機會,之後 Levitt 數人才趁小霧天乘坐直升機,到達 Big Sur 海岸線上空,在相機的快門聲中完成本次的翻拍旅程。

他們在視頻結尾也感歎説:

引用「我們一直都對蘋果的壁紙選擇抱有很多猜測,但沒想到的是,最後我們得坐上直升機,來到加州海岸上空近 4000 英尺高的地方,才能完成這次的拍攝。」

當然,實拍出來的照片,也確實不亞於官方壁紙的美感。


而在我看來,另一個更重要的細節是,Levitt 團隊翻拍的照片往往都展現了取景地最真實的一面。

▲ Levitt 分享的對比圖,左邊為翻拍照,右邊是蘋果官方的壁紙。可以從海浪、雲彩看出差異

這裏以 Big Sur 和 Catalina 的翻拍圖為例,你可以在照片中看到白色的海浪和水波紋,以及遠處雲霧繚繞的朦朧感。

但在官方壁紙中,這些「非必要」細節都被抹去了,而且雲彩的色澤、光影還有遠近景的鋭度,也都非常的清晰。

換句話説,這些壁紙太過完美,反而不像是真的。


很多人也都認為,蘋果 macOS 官方壁紙肯定不是「拍完簡單後期 PS 一下就拿來用」,而是經過多輪加工、修飾甚至是局部合成的。

但考慮到桌面壁紙也得講究實用性,去照顧圖標、文字等其它視覺元素,這似乎是挺正常的操作。

▲ 從 Mojave 起,macOS 開始支持動態壁紙功能

「他們肯定有進行過數字化處理,而且現在還支持動態變化效果。」Levitt 説道,但他自己會更傾向於保留照片裏的細節,畢竟這是特定時間點下才會有的風格。

很多你所熟知的官方壁紙,都是實拍的

給設備選壁紙其實是一件挺有門道的事情,尤其是找到和產品、品牌風格相互契合,能讓用户發自內心覺得「有調性」的壁紙,更是難上加難。

▲ 歷代 iOS 系統的默認壁紙。圖片來自:iPhone Wallpaper

過往多年,除了藉助 CGI 手段設計和製作壁紙,廠商們對於實拍圖其實也情有獨鍾,很多我們所熟悉的圖片,也都是用相機捕捉到的。

▲ 圖片來自:Jancsó Gergely

比如 Windows XP 藍天草地壁紙,雖然這張圖的後期渲染味很重,但它其實是攝影師 Charles O’Rear 於 1996 年在加州索諾瑪縣拍攝的,後來才被微軟看中,並買下了圖片版權。


有趣的是,微軟為買下這張圖花費了近 10 萬美元,反倒是另一張名為「秋天」的 Windows XP 壁紙,由於攝影師 Peter Burian 把它當成了免版税圖片處理,最後只獲得了 45 美元的回報,只能感歎時運不濟。

再來看看另一張經典壁紙:Windows 10 自帶的「田牌」logo 壁紙,這種幾何圖案,難道不是用軟件做出來的?

▲ 微軟曾拍攝了一部記錄 Windows 10 壁紙實拍過程的視頻

非也,它確確實實是用相機拍下來的。


在微軟發佈的幕後視頻中你會看到,設計團隊讓光線透過了一塊「田牌」Logo 的玻璃板,並配合激光、煙霧機、濾光片和水晶粉塵,最後才達成了這種光線穿過微軟 Logo,並散射開來的效果。

▲ 蘋果為 Apple TV 製作了大量的屏保圖,全部都是實拍片段

説回到蘋果這邊,除了 macOS 的實拍風景圖外,如果你用過 Apple TV,也應該會對系統自帶的動態屏保有所印象。這些極具視覺衝擊力的壁紙,同樣是蘋果從世界各地取材回來的。

另外還有一些蘋果官方壁紙,則更像是一場創意的比拼。


愛範兒之前就報道過 Apple Watch 的壁紙製作流程,你在錶盤上看到的火焰、水蒸氣等幾張動態壁紙,還有像花、水母、蝴蝶等,均是攝影師搭建專門的佈景錄製的,甚至很多材料都需要重頭製作,來保證效果。

而蘋果的攝影師為了獲得一張完美的照片,也會動用到包括延時攝影、慢動作在內的手法,可能背後還會有上千張我們看不到的、被捨棄的「廢片」。

由此來看,蘋果官方在拍攝 macOS 壁紙時,碰到的挑戰肯定也不會少。

而 Levitt 團隊的翻拍之旅,其實也已經向我們展現了這背後的不易中的一部分,更堪稱是一次高規格的「聖地巡禮」。

「只要蘋果的壁紙場景還選在地球,我們就會繼續把視頻做下去。」Levitt 開玩笑説。


資料來源:愛範兒(ifanr)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