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 3.5 億人玩的遊戲,開了一場史上最好玩的演唱會?

愛範兒 於 06/07/2021 發表 收藏文章
你可能也做過無數光怪陸離的夢。

比如,像英國熱門的獨立另類樂隊 Easy Life 所想的那樣——

引用有一天,我們躺在海灘上,突然一個巨大的漩渦席來,所有人陷入其中,被一條巨大的海魚吞噬,但我們在它充斥塑料產品的肚子裏唱歌、狂歡,直到高潮結束,一切都爆炸了。

而他們竟然在一場前所未有的虛擬演唱會中,讓這個夢境般的想象成真了。


這次虛擬演唱會的地點,就是《堡壘之夜》。

走進一場虛擬音樂會的冒險之旅

你可能還記得,《堡壘之夜》在 2019 年就辦過了一場史上最宏大的虛擬表演

那是一場 1070 萬人參加的演唱會,這在現實中幾乎無法實現。但在遊戲裏,他們讓所有玩家都在 2 月 3 日凌晨 2 點,共同進入了一場煙花漫天炸裂、極光絢爛流動的魔幻電音現場。


但這次 Easy Life 並不想複製過去的形式,讓所有人在一個大型舞台蹦迪。

他們想帶給大家一些創新的表演形式,所以直接把演唱會變成了一次奇幻世界歷險記

這場「歷險記」限時 20 分鐘,樂隊一共演唱了 6 首曲目,來自他們的新專輯《Life’s a Beach》,這張專輯還被 NME 評為 2021 迄今最好的專輯之一


而表演的特別之處就在於,所有玩家都將通過 6 首歌,穿行波詭雲譎的 6 個遊戲世界。

【海面劇場】

首先,人們輸入免費代碼,進入遊戲裏造好的倫敦千禧巨蛋 (The O2),就可以看到一塊巨型屏幕。

Easy Life 簡單介紹自己後,就開始演奏第一首歌——Pockets。


在這個廣闊的場館裏,你可以選擇不同的模式,一邊看演唱會一邊烤牛排、玩光劍、吹長號,或者只是和其他玩家一起隨意舞動、搖擺身體。

但這首歌還沒唱到一半,屏幕旁的門就會湧入浪潮,瞬間水流如注,整個場館很快被海水淹沒。

海水漸漸淹沒玩家的頭頂,人們開始進入一個失重的聽歌環境。


此時珊瑚水草也在腳下飛速生長,音樂似乎也像海水中的氣泡一般,層層疊疊地在耳邊漂浮了起來。

【廢土沙漠】

一曲將完之時,突然腳底塌陷,所有建築裂開,玩家們隨着破碎的巨石,捲進了一個頻頻閃着紅藍光澤的海底漩渦。

詭異之處在於,這個漩渦的中心,是一個馬桶。


但無人能逃。所有人都被衝進馬桶,然後穿過一個漫長的管道,裏面遍佈着黑灰的污水和墨綠的海藻,第二首歌的前奏也出現了絲絲怪誕的感覺。


隨着一股綠光閃現,人們衝出馬桶,到了第二個世界:一個漫無邊際的沙漠廢墟。


這裏散落着無數廢棄的機械和輪胎,還有多台 70 年代的復古電視機,樂隊成員就在這些電視機裏表演,他們身體陷入沙漠,只露出一個頭慵懶地歌唱。

玩家們就像身處一部廢土科幻片之中,這裏很適合來一次大逃殺前最後的享受。


【塑料魚肚】

再往前行走,穿過一片片垃圾,玩家們會滑進一條條巨型海魚的身體,但它們的身體此刻只剩白花花的骨頭。

不過一根根密集的骨架包圍的空間裏,似乎別有洞天。


Easy Life 把魚頭變成了一個小型舞台,魚骨架之間的空白處也成了他們演奏的屏幕,魚的身體內遍佈着海水、汽水罐、塑料用品,還有大片玫紅色的氣墊。

這裏就像一個破舊的地下 Disco 舞會,一切都迷幻而令人眩暈,又像隱喻着現代人環保的困境。

不時還有黑色的污水隨着音樂節奏緩緩掉落。


【霓虹都市】

一曲完畢,衝出魚肚,終於海水外的世界開始浮現。

這裏的街道高低起伏、縱橫交錯,讓人想起賽伯朋克之城重慶。

人們像在玩一個闖關遊戲一般,各自在街道上踩着一個滑板,在地面的加速器上穿過斜坡、欄杆、樓檐。


而 Easy Life 就在每棟樓的窗户上演奏,整個城市都變成了他們的音樂王國。

活力又動感的旋律,就像遍佈的五彩斑斕的招牌一樣,閃爍着這座音樂城市潮酷的氣質。


【絢爛高空】

逛完整個城市後,玩家們會衝上一個高高的天台。

這時天色漸暗,天台中間高聳的三角柱也開始變亮。

這是一根高聳入雲、看不到盡頭的三角柱,三面都是長條屏幕,而樂隊成員就在裏面唱起第 5 首歌。


此刻玩家們都可以漂浮半空,同時不斷升騰,雲朵穿過身體,三角柱也開始越來越多,四周星光璀璨,紫色霞光若隱若現。

在這樣夢幻的景色之中,音樂也像從遙遠的雲層穿透而來一般,盈滿了做夢般虛幻的浪漫感。


【深海停車場】

這裏的時間似乎比現實中要快一些。

幾分鐘後天就亮了,玩家們也從仙境掉落凡間,回到了最初的海面。

但他們沒有在海面停留,人而是進入一座這裏沉入深海的停車場,這裏也是一個大型的舞台,四周遍佈着散落的汽車。


站在舞台上的是所有玩家,樂隊成員在無數塊大小不一的屏幕中演唱,這些屏幕全都懸浮在舞台的穹頂之下。

舞台中間還有一塊屏幕蹦牀,你甚至可以踩在主唱的臉上蹦躂起來。


此時全部燈光都變成了明亮的藍色,跟音樂是一樣的風格:輕鬆、明快、舒服。

整場演出快結束時,海底居然還放起了煙花。


當大片煙花爆炸、穿射、飛舞之時,玩家們也在一片刺眼的白光中滑進一個白色軌道,回到了遊戲最開始的地點。

演唱會自此結束。


每個遊戲空間裏,玩家都能從不同角度觀看樂隊、不同場景欣賞音樂,不同形式互動交流。

而這場冒險之旅最大的創新之處,就在於讓玩家、音樂、遊戲、互動體驗全部連結了起來。

(注:本部分動圖截取自  YouTube-Easy life
遊戲+音樂+互動體驗=?
與其説這場演唱會是「遊戲+音樂+互動體驗」的產物,不如説是技術和藝術結合的火種。

辦虛擬演唱會的不止《堡壘之夜》一家,但他們算是領頭者,演唱會的規模也是最大的。之後有多家遊戲廠商複製《堡壘之夜》的模式,往往都像東施效顰。

畢竟要打造這樣一場宏大的線上演唱會,視覺、聽覺、技術、人力、時間上都需要極高的成本,聯合這幾者的創新模式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Travis Scott 在《堡壘之夜》演唱

雖然早在 21 世紀初,《第二人生》就邀請了英國最古老的專業管絃樂隊——皇家利物浦愛樂樂團,在遊戲裏上演了一場藝術表演。

不過那時候,遊戲和音樂結合的形式更像是一種先鋒藝術。

現在隨着社交媒體和娛樂影視快速發展,人在娛樂中的沉浸式體驗,人和人線上的社交聯繫,都更被人們所關注。

▲ 圖片來自:billboard

年輕一代更是把虛擬娛樂推上了新高度。

所以,我們可以看到越來越多娛樂形式都開始跨界結合,嘗試創造新的消費體驗。

回到遊戲和音樂的聯合,除了《堡壘之夜》,《俠盜獵車手》也曾邀請過 DJ 進入遊戲表演,《我的世界》2019 年也曾舉辦過虛擬音樂節,VR 巨頭 Oculus 甚至讓人們在虛擬世界裏推動超現實主義交互式歌舞故事的發展


不過最吸睛的還是《堡壘之夜》。

他們第一場虛擬演唱會就吸引了 1070 萬玩家參與,隨後又邀請了 Travis Scott、J. Balvin、Diplo 等全球多位藝人蔘與,Travis Scott 的虛擬演出去年就吸引了 2770 萬玩家同時入場,再次突破了新紀錄

▲《堡壘之夜》為歌手 J Balvin 舉辦萬聖節虛擬音樂會

當然近年來線上娛樂的發展,離不開新冠疫情的背景。

當所有線下活動轟然關閉,線上娛樂也迎來了激增時期。

線上展覽、線上電影、線上戲劇、線上 live house、線上演唱會……線上娛樂的各類形式都開始湧現。

它們填補了現實生活場景的單一與重複,滿足了人們線上社交消費的新需求。

而遊戲+音樂+互動體驗,可以説把這種需求最大化地呈現出來。

當三者在線上交織,人們可以突破時間和空間的界限,創造自己的虛擬形象,擁有隨心所欲的觀賞選擇,遠程和偶像近距離「接觸」;也能夠完全打破現實世界的屏障,感受極致的視聽效果,進入一個完全突破想象的音樂世界。

對遊戲和音樂各自的行業來説,這也是一種雙贏模式。

音樂人能夠通過遊戲平台聚集的海量用户(《堡壘之夜》現有超出 3.5 億用户),提振自己的聲量和人氣。

▲ Easy life 樂隊

遊戲開發商能通過持續開展創新的演出形式,為遊戲打造出越來越豐富多元的社交生活環境,讓遊戲本身延伸出更廣闊的發展空間。

遊戲+音樂+互動社交的形式,很容易讓人聯想到 Metaverse(一個持續、實時、自生長、栩栩如生的虛擬世界)。

《堡壘之夜》背後的開發商 Epic Games 就曾表示,《堡壘之夜》也是 Metaverse 的一部分,他們希望藉此探索,靠近這個極具想象空間的領域。

▲ 圖片來自:VentureBeat

當然目前的《堡壘之夜》離 Metaverse 還有很遠距離,只能説體現了一定的潛力。

而人們在各種創新的體驗之中,或許並不在乎某種幻想的正確性。

他們只需要當下的美妙感受足以震動人心。


資料來源:愛範兒(ifanr)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Fortnite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