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款最酷的隱形眼鏡,比電影裏的還科幻

愛範兒 於 11/07/2022 發表 收藏文章
科技應該是潤物細無聲,讓人渾然不知其存在。

▲ VR、AR 眼鏡就像元宇宙的鑰匙 圖片來自:頭號玩家

現在硅谷科技公司所傾力的「元宇宙」,依然還是需要一個頭盔(或者眼鏡)充當入口。

縱使元宇宙中有多精彩,但不知不覺,你的身體便會發出疲勞預警,告訴你你仍然是一個碳基生物,而你頭上也戴着一個重量不菲的設備。


不可否認,未來幾年內,人們的計算中心可能從智能手機變成 AR/VR 眼鏡。

硬件設備與我們身體會有着更為親密的關係,甚至進入到我們身體內部。


前蘋果設計總監喬納森・艾維(Sir Jonathan Ive)也在採訪中認定,可穿戴設備終將會消失在皮膚之下,與我們身體融為一體。

無論「元宇宙」的未來會變成什麼樣,但可以肯定的是,現在笨重(甚至看起來有點滑稽)的碩大的 AR、VR 頭盔顯然不會是最終形態。

▲ 蘋果 AR 眼鏡概念圖,看起來挺小巧 圖片來自:AntonioDeRosa

現在,多數的科技巨頭都在努力製造出足夠纖細和輕薄的 AR 眼鏡,能夠長時間佩戴,至少應該比普通眼鏡類似或接近的體積重量。

但即使把所有的元器件都塞入一副普通的眼鏡裏,並維持原來的體積,這則設備仍然有着許多的不便之處,對於 AR、VR 來説,並不算是最完美的形態。


在碟中諜系列電影中,眼鏡幾乎是 Ethan Hunt 整個偷家小組的主要通訊信息收集工具。

但隨着續集不斷推出,實體眼鏡被特殊的隱形眼鏡所代替,同樣擁有采集、通訊等功能,甚至還有一定的人臉識別能力。


同樣地,在《蝙蝠俠》之中,強如 Bruce Wayne 也用了一副特殊的隱形眼鏡來收集和分析情報。

隱形眼鏡在很多科幻動作電影中更符合「未來」的設定。

▲  上眼實拍圖,並非渲染或者特效 圖片來自:Mojo

迴歸到現實,同樣聚焦於 AR 眼鏡技術的 Mojo Vision 就跳過了製造眼鏡的想法,把目光瞄向了「AR 隱形眼鏡」。

AR 隱形銀鏡入眼測試成功,場面過於科幻

歷經 7 年的研發,Mojo Vision 的 AR 智能眼鏡入眼測試成功,可以獨立運行,且摘取方式與普通隱形眼鏡類似。

▲ 可以清楚的看到綠色的電路板 圖片來自:Mojo

其 CEO Drew Perkins 在一則測試影片中親自佩戴上了 Mojo Lens 並做了一些簡單的介紹。
Mojo Lens 在一片隱形眼鏡的體積內,塞入了電路板、電池、Arm 處理器、通訊模塊、加速計等元器件,可謂「麻雀雖小,但五臟俱全」。

作為一個 AR 眼鏡,拋開形態外,它的工作方式與其他智能眼鏡比較類似。

▲ Mojo Lens 的顯示效果 圖片來自:Mojo

在 Mojo Lens 的中央設置有一個微型攝像頭,而在反面,則有一塊比沙子還小(0.5mm)的單色 Micro LED 顯示器,分辨率可超過 14000ppi。

受限於顯示屏的尺寸和色彩,Mojo Lens 單色的顯示,也限定了它暫時只能顯示一些簡單的信息。


像是在騎車、跑步、導航等場景裏可以彈出相關時速、配速和路徑規劃,甚至也可以彈出其他信息。

按照現在電車企業的思路來説,它就是一個抬頭顯示(HUD),顯示形態也很像三體裏的那個倒計時。


至於想要通過 Mojo Lens 看到斑斕元宇宙,可能還要等些時日。

不過,它不像是智能手錶這種與手機伴生的產品,Mojo Lens 可以獨立運行,無需其他額外的設備。

與 Mojo Lens 一同推出的還有一個充電盒,它們會類似於 AirPods 的方式給 Mojo Lens 補充電能。


縱使 Mojo Lens 體積小巧,內部的醫療級微型電池容量也沒有那麼可觀,它仍然能夠維持一天的電量。

晚上休息之前摘下放入充電盒中即可,與普通隱形眼鏡類似,只不過別當成日拋就好。

因為依照 Mojo Vision 營銷副總裁 Steve Sinclair 的預估,待 Mojo Lens 推向市場之後,其售價可能與高端旗艦手機接近,不過他並未透露是一隻還是兩隻的價格。


其實在使用方法上,Mojo Lens 有着極低的門檻,不用學習複雜的手勢,也不必跟智能助手拌嘴,也不必眨眼操作,戴上就好。

但由於內部的電路、攝像頭、處理器還無法做到隱形,Mojo Lens 的整體更像是一個賽博朋克式的美瞳。

縱使看了幾遍 Perkins 的視頻,Mojo Lens 仍然讓人大為震撼,科幻震撼感拉滿。


在 CEO 親力親為後,Mojo Vision 還會繼續測試和優化,並同時像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申請許可,以開展大規模人體測試,並快速迭代上市。

至於具體的時間線,Mojo Vision 並沒有確定何時上市,不過目前所演示的入眼版本已是最後的一個大的測試版本。

Mojo Lens 用途廣泛,未來光明

一開始,Mojo Lens 並非為普通人所設計,反而更偏向於有視覺缺陷的人羣。

Mojo Lens 以非手術的方式,方便的提升視力。倘若再具體一點,也可以理解為,Mojo Lens 實則是兩位創始人為自己設計。

▲ Mojo Vision 創始人 Drew Perkins 圖片來自:Mojo

戴着 Mojo Lens 出鏡測試的 Drew Perkins 患有白內障,雖然通過手術治療,讓他有了一定的視覺能力,但他無法聚焦於遠處和近處。

由此,他將目光瞄向了「仿生眼」,想要通過技術手段來獲得超級視覺。

▲ Mojo Lens 中的顯示器尺寸比沙子還小

而另外一位創始人 Michael Deering 則一直聚焦於人工智能和計算機視覺領域。同樣地,他的視力也不太好。

在跟 Perkins 創立 Mojo Lens 之前,Deering 就花費了數十年的時間研究如何在把微型顯示器上的畫面聚焦在視網膜上,彼時,他考慮了兩條路,一是隱形眼鏡,二是直接植入在眼球內。

在二者腦暴之後,最終決定以隱形眼鏡這種便攜的形式,為視力不佳的人羣提供視力輔助。


由此,Mojo Lens 並不會有 Magic Leap、HoloLens 漂亮的界面,而是較為實用的單色信息。

即使如此,Mojo Vision 還未有原型產品時,就獲得了 Google、斯坦福 StartX 基金,NEA 等 1.08 億美元的風險投資。

除了面向消費的 AR 領域以及醫療輔助領域的「電子眼」,Mojo 在 2019 年 11 月份,開始將 AR 眼鏡技術投入到工業領域。


Mojo Vision 為消防員設計了一套「系統」,消防員可以在濃煙環境之下,透過 Mojo Lens 獲得路徑信息,隊友的位置,以及自身氧氣的含量等信息,跟傳統的 FPS 遊戲第一視角有些類似。
同時,Mojo 也暢想了 Mojo Lens 也可用於酒店禮賓人員,直接與酒店數據庫相連接,方便調用客人信息。

並且,目前美國軍方也在評估和討論,Mojo Lens 在軍事上的用途。

Mojo Lens 有着相當廣泛的用途,可以幫助一些特定人羣改變生活,也可以帶來遠超常人視力的功能。

推向消費市場,難的是隱私權和大規模製造

2020 年,Mojo Vision 與日本隱形眼鏡製造商 Menicon 合作,它們會圍繞材料、清潔和驗配等環節,探討如何把 Mojo Lens 推向市場。


Mojo Lens 與普通矯正用眼鏡類似,需要經過驗光的步驟,但除了近視度數外,Mojo 還需要眼球的形狀等一些個人隱私信息。

在 Mojo 的暢想中,驗光環節是交由驗光師,而到了製造環節,這些敏感數據需要傳到 Mojo 服務器,再生產相應的鏡片。

同時,在佩戴 Mojo Lens 之後,它會與你的眼球共享數據,可謂是所見所得。


在 Mojo 取得 FDA 許可之後,仍然需要 Mojo Vision 出台一系列的隱私保護政策。

產品營銷副總裁 Steve Sinclair 層對外表示「Mojo 必須維護用户的隱私,Mojo Lens 一定要是安全的,值得信賴的產品」。

至於如何去做,由於產品還未大規模推向市場,Mojo Vision 自然還未有特殊的政策。

位置如此敏感的 Mojo Lens,可能需要擁有比 iPhone 還嚴苛的隱私保護,否則 Mojo Lens 就是面向黑客的一個實時監控。


另外,由於 Mojo Lens 的小巧結構,它需要比普通消費電子產品更精細的生產流程和設備。

由於每一副 Mojo Lens 均是自定義生產,推廣到大規模的生產流水線仍有不小的難度。

而最關鍵的是,在具體的用法上,Mojo Lens 的功能性仍舊比較簡單,大規模商業化且有着特定的迭代週期仍不明朗。


但 AR 隱形眼鏡這種跳出傳統的思維,的確讓人大開眼界,沒有了體積、重量等限制,AR 隱形眼鏡存在感更低,或許會是未來更適合「元宇宙」的一種形式。

只不過,現在的 AR 隱形眼鏡還是更偏向於醫療和工業領域,它能夠幫助許多特定的人羣,而對於我們來説,它可能更像是一個賽博朋克的配件。


資料來源:愛範兒(ifanr)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隱形眼鏡  VR  AR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