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部科幻劇讓我明白,沒錢還真的不敢死

愛範兒 於 29/05/2020 發表 收藏文章

在科幻片中,我們能看到不少針對意識的抽離與上傳概念的探討。

單單是《黑鏡》,就曾多次討論這個問題。在《白色聖誕》中,人的「意識副本」就被用作「人類正本」的個人助理,背後的代價是折磨和操控;堪稱《黑鏡》系列中最温情的《聖朱尼佩洛》,則創造了在人過世後可安置其意識的「天堂」。

▲《聖朱尼佩洛》中的虛擬世界

亞馬遜的新劇《上載新生(Upload)》和《聖朱尼佩洛》有點像,它將背景設置於 2033 年,並假設屆時人類已經找到「掃描」意識的方法。

人在將死之時,可選擇「用傳統的方式」死去或上傳自己的意識,在一個虛構世界裏「活着」。其中,Lakeview 是市面上配置最好的逝者虛擬世界。在生的人也可以戴上 VR 頭設進入這個虛擬世界,和去世的親人互動。

▲ 男主女友進入虛擬空間,和死去的男友一起準備其葬禮

不過,《黑鏡》的故事雖然充滿警世意義,但作為單元劇,那些故事通常以「窄視角」來將我們吸到角色故事中,背景只是淡淡地襯托。

這也是《上載新生》和它們不同之處,(至少)在第一季,故事就花費不少筆墨描繪了未來的社會設定。更重要的是,它不僅充滿了對現時技術發展和社會的反思,同時,還是一部可以讓人笑出聲的喜劇。

(劇迷提示:以下包含部分劇透,但我會盡量不往故事主線核心走。)

「哈哈哈」地看科技倫理討論

因為故事定在了 13 年後的近未來,不少技術的猜想都和我們現時對技術的討論相契合,但以更輕鬆的諷刺喜劇情節來呈現。

譬如,自動駕駛。

理想狀態下,解放了開車的雙手,通勤時間我們可以休息、享受娛樂或者是學習提升自我。但也有人提出,自動駕駛反倒會讓工作進一步入侵我們的生活,從前的通勤,在自動駕駛語境下就變成「可(bei)以(po)」處理工作的情景。

男主 Nathan 是一名程序員,在自動駕駛車上第一幕就是被生意夥伴追着改代碼。改完一部分後,Nathan 就堅決拒絕繼續工作。


我們以前的文章也討論過,汽車的駕駛座沒了,車子室內空間也大了,很可能就成為移動的卧室。


至於 「在危險情況下,自動駕駛汽車應該保護車主還是行人」這種更偏倫理道德的討論,故事給出了自己的答案 —— 決定權在車主手裏。而且,故事中的情景並不是我們此前討論那種「必須二選一」的兩難困境,而只是平常的駕駛。

這也意味着,未來的馬路上,路人並沒有任何話語權。然而在行人差點被撞飛後,Nathan 女友還理直氣壯地説了一句:「我更在乎我們。」


除了汽車,未來的單車也有自動導航功能,一人用完了自動去到接近下一個用户的地點。

有趣的是,在現實生活中,美國出行公司 Lyft 雖然也在研究自動駕駛,但其實卻是 Uber 已經在着手將自動駕駛技術應用到電動車和滑板車上了。

在購物方面,未來的便利店不僅沒了收銀員,導購員也消失了。走在貨架旁,不知從何而來的一道光掃你一下,就能測出你身體所缺的營養物質,並給出購買建議。


這看起來很不錯耶,是嗎?

直到有一天你得去買避孕套。


而在吃方面,未來 3D 打印機將成為微波爐一般普及的工具。從正餐到咖啡飲料,3D 打印機都能隨時打出來。

想吃名廚 Jamie Oliver 設計的菜式?在 Twitter 上下載就行!


前提是,你的「脂肪墨盒」得裝滿,而且,確保你用的打印機是「Google 三星」牌的哦。出人意料的是,看似「高科技」的 3D 打印食物是窮人的食物,只有有錢人才吃得起非合成的真正食物。

除了「Google 三星」,故事裏還「預測」未來大批我們熟悉的巨頭們會跨界合併,推出各種奇怪服務。

英特爾和肉類公司 Oscar Mayer 合併了,而諾基亞則搭上了快餐連鎖塔可鍾(Taco Bell),今日「王者」Facebook 居然被連鎖麪包品牌 Panera 收購了!這些新巨頭們都分別推出了什麼?大家可以自己看劇慢慢發掘。

在聯網的未來世界裏,算法推薦依舊是第一王道。不過,顯然在十多年後,我們還是沒有解決人工智能的偏見問題。

所以在約會(pao)軟件上,亞洲女孩只能配對上餐廳員工和癮君子。


而在 Lakeview 裏的服務 AI 雖然乍一看都長一個樣,但它們卻擁有各不相同的刻板印象特質:慌張的餐廳服務員、勢利的賓客部、瘋狂挑逗男主的服裝部員工。


總的來説,該劇在介紹完「炫酷」的科技後,都會補一刀吐槽。

沒錢,真連死都不敢

講完了外部世界,接下來讓我們講講虛擬世界吧。

一方面,虛擬世界 Lakeview 的確很「天堂」,因為平時為了健康忍口的 Nathan 終於能放心開吃在現實生活中熱量爆炸的「楓糖漿培根甜甜圈」。

前提是,你得在早餐時間內吃,否則時間一到一切都會消失。

Lakeview 就跟酒店一樣,在早午晚餐自助餐時間,包餐用户如 Nathan 能免費吃上東西。但如果想額外點餐,或是想吃房間小冰箱的東西那就得另外付費 —— 應用內購買。


事實上,在 Lakeview 裏大部分休閒娛樂活動都要錢。

草坪所有人都能去,但要打高爾夫球,先得幾百上千美元來買球杆。


如果你富裕如 Nathan 的新朋友,那你還能邊打高爾夫,邊喚出生前結怨的頂級高爾夫球手來為你鼓掌。

不止休閒活動,連「生病」都成為了一種「服務」。Nathan 鄰居因為「健康」久了太無聊,開始按分鐘付費體驗感冒,如果想打噴嚏?麻煩支付 1.99 美元。


看到這裏你也許會想,這裏的人都死了,他們哪裏拿真美元來支付 Lakeview 的應用內購買?

雖然故事沒直説,但我認為富豪大爺之類可能生前就設好了賬户,而那些原本就沒法獲得收入的人更多是依賴家庭支持。

譬如,意外身亡的男孩上載意識的時候只有 13 歲。他的媽媽因為想念孩子,多年來都不讓他的形象成長,長久保持在她回憶中的模樣。


男主 Nathan 也因家境不好,無論是上載本身還是在 Lakeview 的日常消費,都掛靠在富家女友的銀行賬號上。一惹毛了對方,分分鐘可能被刪除。
這不得不讓人反思,到底這上載是為了逝者的繼續生活,還是為了他們活着的親人的心裏好受些?

只要涉及到了錢,就會有階級分化。

在 Lakeview 的底層,住着一羣被稱為「2G 族」的住客。

當你的存在基於數據,那流量就是你活動的基礎。「2G」正如其名,一個月只有 2G 流量,用完了他們就會凍結。他們看不到美麗湖景,只能望着窗外的藍屏。


所有書籍、食物、衣服都只能用最基本的「免費版」。因為書籍只能試讀前幾頁,這男孩一直不知道原來《哈利·波特》裏有魔法。而且,小腦袋一轉,流量就會流走。


是的,窮苦 2G 族不僅沒有物質生活,連思考都不能太活躍。

更可怕的一點是,在 Lakeview 裏,無論是有錢人還是 2G 族,他們都沒有在虛擬世界裏創造收入的權利,沒有「自力更生」這一説法,一切只能依附外部世界。

這些人生活再怎樣糟糕,他們至少都是能給得起進入 Lakeview 費用的人,但在現實世界中,很多人可能一輩子都買不起「永生」的門票。

在現實世界中,有組織抗議企業對「永生」的封閉,認為死後被「上載」應該是基本人權。


因此,當一家新的虛擬永生空間即將開業,限量放出免費入場名額時,一位母親抱着才 14 個月大的嬰兒在店外排隊:「這是他唯一一個能獲得永生的機會。」

但一個沒有任何生活經歷的嬰兒,被上傳後又能過怎樣的「生活」?


可見,科技很可能不會成為讓每個人都擁有創造力的工具,反倒會成為富人專享的階級固化壁壘。

這個世界那麼糟糕,為什麼我還是想看?

這個故事設定的世界糟透了,為什麼我還是忍不住想看?因為它實在太「仿真」了。

除了多種都能在生活中都能找到原型的設計,這些看似「高大上」的技術裏,也藏了各種各樣的 bug。就跟你小時候打遊戲有挖掘和學習「ABAABB」的快樂,我們的主角和朋友們都是挖 bug 小能手。


他們不喜歡那個世界,雖然沒有強大的工具,但也在以自己的方式去改變。

看着 2G 族悲催的 Nathan,想去自助餐偷食物來給他們(劇透:最後並沒有做到);退役軍人 Luke 則是 Lakeview 世界頭號「羊毛黨」,創造性地利用 bug 去吃吃喝喝喝,到處玩樂;一直被卡在 13 歲的 Dylan 也不認命,闖入「灰色市場」找新出路。


▲ 我單方面宣佈 Luke 是 Lakeview「首席羊毛官」

這些不合羣的「失敗者」,死後還充滿對更好生活的嚮往,我當然想看他們是怎樣殺出一條新路的。


我之所以一直在強調該劇的喜劇性質,是因為我認為喜劇是一種非常了不起的傳播工具。在接觸陌生的概念,或是生活和我們截然不同的人羣的相關信息時,喜劇能將這些內容友善化,讓人「人性化」,更容易激發同理心。

大部分人都不想坐着聽人分析商店裏一掃就能知道你購買需求的技術的潛在危害,但大多數人在看到買避孕套一幕的尷尬時,都能笑着體會這看似無害的技術,還是有點不妥。在「哈哈哈」之後,也許會對科技有更多思考。

這讓該劇成為了特別友善的科技倫理頭腦風暴「糖果」。

最後,再説一個挺有趣的點,那就是這部劇的投資方 —— 亞馬遜。

▲ Jeff Bezos 警告

如果未來真的能有 Lakeview,那它一定是託管在全球最大的雲服務商 —— 亞馬遜 AWS 上吧!再加上那一個個被 Luke 稱為「比我們更懂我們」的廣告推銷,嗯,是內味了。


資料來源:愛範兒(ifanr)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