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圍城,蘋果在 WWDC 17 拿出了打破一切的鋭氣

愛範兒 於 06/06/2017 發表 收藏文章

引用“婚姻是一座圍城,城外的人想進去,城裏的人想出來。”

錢鍾書先生在《圍城》中的這一句,成為描述親密關係的最佳釋義。現如今,蘋果與用户的關係越發像是在一座圍城當中。

一方面,蘋果擁有業界最完備的生態,擁有最受推崇的用户體驗,蘋果首創的很多交互方式已經烙印為消費者的潛意識。但另一方面,蘋果對用户的吸引力反映在市場份額上又出現了顯著下降,用户不知道為什麼要更換掉手中的設備。

如果用户不知道要什麼,那就去告訴他們。在 WWDC 17 上,蘋果用破天荒的 6 大項更新,拿出近年來難得的鋭氣,推倒圍城之牆。

硬件,精簡過後,精鋭盡出

當大家都在歡呼新公佈的硬件時,卻很少有人注視到,其實很多耳熟能詳的產品線已經退居二線。

在更新 MacBook 時,升級至 7 代英特爾酷睿處理器的機型中已經沒有了 MacBook Air 的身影,當年牛皮紙中拿出的精靈已不再是主角。同樣,不僅 Mac Mini 沒有更新,就連 Mac Pro 也在 iMac Pro 的身影下成為絕唱。


在更新 iPad 時,iPad 歷史上最經典的 9.7 寸機型在這次“iPad 最大的跨越”前淪為邊緣,無數人最愛的 iPad mini 甚至連一次露臉的機會都沒有出現。


1997 年,喬布斯迴歸蘋果,第一時間用四象限法則精簡了蘋果的產品線。而近來蘋果產品線型號繁雜,性能差異大的問題,在 2017 年得到了歸攏。


雖然經典型號並沒有停產,但蘋果顯然只希望把設計精美、性能升級的新品放到聚光燈下。


統一的產品線,有助於培養統一的用户習慣和口碑。而高端機型的硬件配置,才有助於把蘋果在軟件和服務上的想法放到最大。也最有利於用户購買更新自己的硬件設備。

軟件,師夷長技,自革己命

引用“一個人,到了 20 歲還不狂,這個人是沒出息的,到了 30 歲還狂,也是沒出息的。”

《圍城》中的這句話,在蘋果用户身上頗有意味。如今,iOS 走過 10 個年頭,最初那些時尚追新的科技弄潮兒,如今很多已為人父,在新的交互學習成本高昂的今天,如何讓用户心甘情願去擺脱慣性?

靠一次次的將自己最成熟的作品推倒重來。

Apple watch 錶盤佈局?推倒重來。App Store 首頁內容?全新規劃。iPad Pro 交互方式?獨樹一幟。iOS 11 控制中心?操作升級。


對自己尚且決心如此,在蘋果手起刀落處,曾經的經典也是血流成河。在觀看整個 WWDC 17 的過程中,你似乎能在很多場景看到先驅者的墓碑。Apple Pay 更新時想起銀行的虛擬賬户,iPad 內容拖拽時想起老羅的“一步”,呼出 APP 後台時想起 Zephyr 越獄插件,截圖分享時想起三星 Spen,掃描文檔時想起 Scanner Pro 等掃描工具,相機掃描二維碼時想起微信……


諸如此類的例子太多太多,蘋果在這次更新中推出的新功能之多,與原有用户習慣相差之大,在歷次蘋果發佈會中都屬罕見。

軟件層面如此大的變化,有利於蘋果在軟件層面再次得到廣為關注,有利於更高配置新硬件的銷售,更有利於全新軟硬平台普及之後蘋果向未來戰場的推進。

新戰場:我看見,我來了,誰征服?

在風起雲湧的技術汪洋上,唯一可以確認的天象是:任何佔據主流的廠商,都可能在下一次技術大潮湧來的時候傾沉海底。移動互聯網的興起,給了蘋果站穩消費類電子設備市場的機遇,同樣,蘋果也聽到了下一波浪潮湧來的聲音。

AR、VR、機器學習、智能家居,這是本次 WWDC 17 蘋果最覬覦染指的幾大領域。


WWDC 作為開發者大會,本身展示的內容相對於一般消費者還具有一定的超前度,蘋果展示的內容更為赤裸的引導開發者在技術佈局上早做調整,以順勢推動蘋果大船的航行。

於是在 iMac Pro 發佈環節,VR 項目的演示環節的用時甚至比機型介紹還要長;於是在全新 iPad Pro 發佈環節,展示機能的全部時間給了一款 AR 遊戲。


而為了提升機能,蘋果不惜給力求簡潔的 MacBook Pro 配上一個獨立的外置顯卡模塊,為了強調機器學習,幾乎在任何一個系統更新裏都要強調 Siri 和 MLKit 開發組件的存在。

至於發佈可作為智能家居中樞的 HomePod 時,蘋果三次用模仿 iPhone 發佈時強調三種功能的樣子,反覆唸叨“Rock the house”、“Spatial awareness”、“Musicologist”,你可曾在任何一場蘋果的發佈會上見過?


早在 1997 年蘋果 WWDC 的 Keynote 上,蘋果就曾寫過“我們是一家系統公司”的描述,在這波技術平台遷移的進程中,蘋果一是通過提供生產力設備,打造開發平台,通過數據收集,打造服務平台,通過吸引新型應用,在自己的生態中分發,打造消費平台,努力擠得一張下一個計算平台到來時的船票。


離開了圍城,就必然不再回頭

當 WWDC 17 的主演講落幕之時,邀請函上的那段話卻無比深刻的在我腦海中再次映現:

引用Technology alone is not enough. Technology must intersect with the liberal arts and the humanities, to create new ideas and experiences that push society forward.

單獨的技術並不夠,它必須與藝術和人文結合起來,才能孕育出推動社會前行的妙想與經驗。


而在新技術平台演進逐漸明晰的情況下,蘋果試圖要做的,正是把自己擅長的“藝術與人文”結合進來。

從這個維度講,本次發佈會不再是簡單的 4 大系統的版本升級,或是某一硬件產品線的例行換代,而是體現蘋果對於技術變革思考、應對乃至焦慮的集中體現。


巧的是,2017 年的 WWDC 又回到了聖何塞舉辦,上一次在這裏召開 WWDC 的時候,蘋果別開生面辦了一場葬禮,宣佈與 Mac OS 9 告別,而這次雖然沒有儀式,但也宣告了蘋果向前一個時代告別的決心。


更巧的是,錢鍾書先生的《圍城》中曾這樣寫到:

引用“我們希望它來,希望它留,希望它再來——這三句話概括了整個人類努力的歷史。”

對蘋果而言,曾希望移動互聯網時代盛世的到來,曾希望在市場上一騎絕塵態勢的保留,現在又到了希望下一個時代盛世再來的時候了。

當然,這樣跳躍性的方向變革,這樣顛覆性的交互重構,這樣高端化的產品佈局,能否在市場上取得立竿見影的認同和收效,即便對於蘋果這樣的業界巨擘,也沒有成竹在胸。

只是一旦離開圍城,就已沒有回頭路可走。


資料來源:愛範兒(ifanr)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WWDC 17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