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斯克帶火的社交應用 Clubhouse,憑什麼「一碼難求」?

愛範兒 於 03/02/2021 發表 收藏文章

我們還有多久能登陸火星?
引用五年之內。

你對創業者有什麼建議?

引用需要別人用言語鼓勵的創業者就別試了吧。

隨着馬斯克在 Clubhouse 中開麥輸出,談比特幣,談火星移民,談腦機接口,這個 2020 年的美區熱門 app 被更多中國用户所熟知。知名分享人加邀請制的結合,讓這個大部分用户用不上的 app 衝到了微博熱搜榜的前列。

▲ 馬斯克的分享房間全滿. 圖片來自:知乎用户 Reese.Ren

一個美區 app,在中國社交媒體上「一碼難求」,這本身就是一個有趣的現象。而在微博這個開放的討論環境中,也不缺少對它的質疑。

引用這不都是 YY 玩剩下的?

這在中國根本做不走,三天就能 copy 一個。

邀請制火的吧?拿到邀請函就想秀一下。

感覺又是曇花一現的產品。

Clubhouse 是什麼?

雖然最近才被中國用户瞭解,但 Clubhouse 已經通過近一年的發展告訴大家這不是一個曇花一現的產品。在最新一輪融資中,獲得 10 億估值的 Clubhouse 完全是一隻「當紅炸子雞」,一隻迅速成長的新鋭獨角獸公司。

它的創始人可不是馬斯特口中需要被鼓勵的創業者。兩位創始人中,Paul Davison 做出過圖片分享式社交軟件 Shorts 和基於地理位置社交的產品 Highlight,另一個創始人 Rohan Seth 前東家則是 Google。二者在移動互聯網和社交領域累積的人脈資源也成為 Clubhouse 累積了高質量的種子用户。

2020 年 5 月時,Clubhouse 實行着比今天更嚴格的邀請制。那時候 app 的日均用户數約 270 人就幾乎佔到了總註冊用户數的 18%。而今天,Clubhouse 不只是在美國大火的社交產品了,它是德國用户近來下載最多的應用,在英國和中國也獲得了不少的用户。

▲ 圖片來自:TechCrunch

邀請制或許是 Clubhouse 獲得了那麼多關注的原因質疑。當人們在微博、微信這些主要社交平台曬出自己的 Clubhouse 邀請碼,或者求一個邀請碼時,大部分人就會想要探知「Clubhouse 是什麼?」

那麼,Clubhouse 是什麼呢?有人將它稱為即時語音聊天社交軟件,也有人把它叫做「音頻版 Twitter」。但在我看來,這可能更像是一個音頻分享功能非常好的社交 app,分享的意義大過社交。在這裏,陌生人也能獲得有用又有趣的東西。

很多人之所以將 Clubhouse 看作一個社交軟件,是因為邀請碼需要通過通訊錄進行發放。你邀請的好友必須在你的通訊錄中,邀請會通過短信頁面直接發送給對方。Clubhouse 也會引導你關注邀請你的人和你邀請的人。

但在此之後,你或許就不會和幾個好友常呆在一個房間了。因為 Clubhouse 裏有不少有趣的聊天室,其中有很多人是你平常無法對談的人。打個比方,當你的好友 Jack 和 Jack Ma 同時開了一個語音房間時,估計大部分的人都會覺得 Jack Ma 的房間更有吸引力,去晚了可能排不上,而朋友的房間嘛,總是有你的位置的。


在這裏,我聽了隔壁公司設計總監在馬來西亞開創咖啡店副業的故事,聽了美食視頻創作者談論 YouTube 的觀點,在各地方言房間裏聽到了數碼科技分享,還聽了中國台灣眾多的獨立軟件開發者談獨立軟件。

我和這些人都不認識,通過六度人脈理論我和這些分享者或許也能建立聯繫,但他們也不會和一個剛認識的人輕鬆地分享這些內容。從這個角度來説,Clubhouse 這種「不見其人,只聞其聲」的分享模式降低了社交的壓力,就像和朋友聊天一樣做分享則讓內容擁有了更大的影響力。

作為一個旁聽者,你可以舉手發言,發表自己的觀點,也可以選擇默默傾聽、安靜離開。由於邀請制的原因,目前 Clubhouse 的分享質量都比較高,有趣有用皆有,是個開闊視野、消磨碎片時間的好選擇。

▲ 功能非常簡單,可以舉手發言

很多人看到 Clubhouse 的時候也會脱口而出:「這不就是個語音聊天室?」確實,這是 Clubhouse 的本質,但在語音聊天室外,產品本身也做了不少的打磨。一個房間可以容納 5000 個人,界面簡潔體驗好,對網速要求低,音質質量上佳,管理房間的功能也非常簡單。

他們這麼説 Clubhouse

Clubhouse 的邀請碼實在難得,到底是誰在用這個 app,他們對這個 app 又有怎樣的看法呢?但我們也努力找到了一些真實的 Clubhouse 用户,看看他們對這個新晉應用有什麼不同的看法。

愛範兒創始人 Wilson:

引用我感覺是一個體驗非常好的,從社交溝通底層邏輯着眼的上癮性應用。

產品經理自力 hzlzh:

引用在 Clubhouse 聊天比較輕鬆,很多從未聊過的熟悉面孔在這裏第一次聊了起來,語音房間隨時進出,有的房間很接近電台熱線的互動方式,有的更像線下飯局 Talk 的場景。

昨晚在好幾個直播間聊到半夜 3 點,但也可能是第一波邀請碼用户都在此嚐鮮吧,讓我回憶起知乎剛上線的時期。

@tifan:

引用Clubhouse 是新時代的社交形式。音質也極佳,完爆任何其他平台。它的形態是反抗大平台的廣播的模式,而是多對多的交流和溝通,是去中心化的交流。

數碼博主永恆在天:

引用我體驗下來的感覺就是互聯網語音聊天室,只能互相聊天,完全不能進行文字交流,在聊天的過程中,就算手機鎖屏,也能正常運行,這個實在是妙。

▲ 圖片來自:Wired
產品運營馬賽克:

引用我覺得很無聊,早上進了兩個房間不知道他們在講什麼。

我個人其實是沒那麼多時間去聽這些的。這個 app 最大的吸引力可能是你有機會進去房間聽某個大佬説話,以及做產品增長調研、拉新調研。

知乎用户 Reese.Ren:

引用作為一個現階段需要邀請碼才能註冊的社羣網站,它本身就自帶了一點別的平台沒有的光環。而且目前我看到替它背書的,不是科技圈呼風喚雨的人(各種風投創始人、科研人等),就是文化圈子裏邊影響力舉足輕重的人。

不過它的模式我認為確實有潛力,揉合了 zoom 與文字羣聊各自的優點,摒棄了各自的缺點,保留了人聲,讓每個人各自的聲音特色得以保留,卻免了攝像頭必須開啓的煩惱。Concall 這種在企業環境中已經屢試不爽的溝通模式其實可以很輕易地大眾化、休閒化,並且彈性化,讓大眾用户自己開發各種興趣羣體,得以衍生出完全存在於虛擬空間中的新社交模式。

產品運營 Ken:

引用我會覺得這和 topic 有關,肯定還是要看 topic 才會有沒有興趣聽的。目前我覺得火的原因還是馬斯克去做了分享,不然也不會這麼精貴,這種分享大家肯定是很願意聽的。我覺得可以是 to 知識付費的產品,相比微信羣點 60 秒語音的體驗好很多。

但它現階段來説不像社交軟件,更像即時的多人通訊軟件。

科技編輯 Hugo:

引用還不錯的產品,但沒大家説的那麼誇張。因為邀請制體驗了一下,裏面很多主講人其實也是網友,本身也不是朋友,只是聽過名字。這讓我覺得很像是嘉賓論壇式的分享,只是沒有公關去把控內容會有趣很多。

不過有趣的內容很多,我連看視頻都要兩倍速,這種聊天分享沒有非常知名的人物打底我可能沒那麼感興趣。脱離這段時間的邀請制熱潮後,我也很不確定自己下次打開它是什麼時候,但肯定不是每天都會用的類型。

▲ 圖片來自:Neil Patel

電商負責人 Ellic:

引用還沒有深入體驗,目前就進了一個 room,不過感覺音頻效果是真的好清晰。

愛範兒 CTO Ernest:

引用
  1. 大家感覺很不錯的實時音頻技術由聲網(一家在上海的公司)提供;
  2. 產品層面目前看起來很粗糙,必須要授權通訊錄才給進行下一步夢迴五年前;
  3. 實時連麥 + 聽眾的形式,我目前想象不到一種正經的輕鬆的符合百姓生活的需求形式與此相匹配,實時性對時間的搶佔太嚴重,又對內容的完整性提出了挑戰,我難以在腦海裏構建出來內容供消兩端如何對齊彼此。

播客平台 New Radio 創始人楊樾:

引用昨天深夜註冊了 ClubHouse,體驗非常炸裂。首先,Clubhouse 的語音通話音質好到不可思議的程度,不僅比打電話、微信通話、微信會議好很多很多,基本上可以説碾壓現有的能夠用於多方通話的所有軟件,那個音質接近我用專業話筒錄的節目,並且不論多少人同時在一個 Room 裏,幾個人同時説話,都沒有任何延遲和干擾。它完全可以成為電話、微信、微信語音之外的另一種獨立的通信方式,是一種可以永遠實時在線的多方對講機,以前所有能通話的社交 app 都不具備這個實力。

Clubhouse 是用户在明確主題下進行選擇。這部分很多媒體把 Clubhouse 理解為 LivePodcast,只能説是也不是,我是中國最早做 Podcast 的人之一,我不認為這是 Podcast,這是比 Podcast 更高級的東西,它與聽者建立的是社交關係,而不是受眾關係。



再造一個 Clubhouse

目前來看,很難説 Clubhouse 是一顆冉冉上升的超新星還是一顆光芒耀眼的流星。畢竟邀請制和自上而下的產品推廣策略確實很容易自帶光芒,也很容易在短時間內獲得大量的關注。

在普通用户還在疑惑這種模式到底能不能大眾化的時候,更多的產品人已經開始從這之中提取亮點,本着「寧可錯殺,不可錯放」的想法做起了音頻的更多嘗試。

Twitter 就已經開始測試其命名為 「空間(Spaces)」的功能。作為 Twitter 創立不久的語音聊天室功能,「空間」也只賦予了一部分用户將創造空間的能力,而陌生人也有機會進入這個空間。可以説,Twitter 的這個新功能本身就是一個 Twitter 版本的 Clubhouse。

▲ Twitter 的 Space

就連視頻應用 Netflix 都在 Android 版本的 app 中推出了一個全新的純音頻模式。用户在觀看視頻時可以在全屏視頻播放器的頂部看到一個「關閉視頻」的選項,用户點擊就可以只聽聲音,不看視頻。可以説,這是一個解放雙眼的功能,讓你不用眼睛也能用耳朵聽 Netflix。

▲ 圖片來自:Android Police

類似的音頻創新還有很多,Spotify 一直都在做類似的努力,Twitter 支持音頻推文,TikTok 也在關注音頻的更多可能性。而對於這些想要抓住音頻社交機會的產品來説,Clubhouse 就是一個不能被忽視的競爭對手。

儘管它還有缺少投訴渠道,變現路徑不足等問題,但作為一個高速增長的音頻社交 app,Clubhouse 很可能會從 2020 年火到 2021 年。當各個大廠都在音頻社交挖金的時候,問題回到了普通用户這一邊:

引用你想要在這個語音聊天室裏聊天嗎?

你會想和朋友用這樣一個即時、低延遲的應用社交嗎?


資料來源:愛範兒(ifanr)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馬斯克  Clubhouse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