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年合作散夥,Nike 一代神鞋,終成絕版?

愛範兒 於 22/05/2023 發表 收藏文章
你可能等不來「火星鞋 3.0」了。

這雙仍未面世的運動鞋,來自Nike 跟美國當代藝術家 Tom Sachs 合作的 NikeCraft 系列,有爆料認為很可能在 2023 年發售,一度讓盼長了脖子的網友滿心歡喜。

▲ 火星鞋 1.0,夢開始的地方

然而,最近十幾名前員工指控 Tom Sachs 的工作室環境惡劣「形同邪教」,事件引起爭議並迅速發酵。

5 月 10 日,Nike 向媒體迴應表示「我們目前沒有跟 Tom Sachs 的工作室合作,也沒有計劃發佈日期」。這一聲明相當於為「火星鞋 3.0」畫上了休止符,雙方長達 11 年的合作關係也暫告一段落。


這一切,都要從一則離譜的招聘啓事説起。

窒息的職場,惡劣的工作環境

今年 2 月,NikeCraft General Purpose Shoe「通用鞋」的新配色發售。Sachs 像往常一樣享受着聚光燈下的社交熱度,絲毫沒預想到互聯網的某個角落即將爆發一場「地震」。


差不多的時間裏,紐約藝術基金會(New York Foundation for the Arts)的網站刊登出一份招聘啓事,為藝術圈某個有較高知名度的家庭招聘全職行政/私人助理。

從照顧 4 歲小朋友、撰寫社交媒體內容、預訂機票酒店,到高端服裝店取衣服、管理「狗狗系統」及「衣櫃系統」、給屋頂植物澆水、提供 IT 支持……招聘啓事洋洋灑灑列出了數十項要求,要乾的活又多又雜,工作時間以外還需要隨時待命響應,但年薪僅有 6.5-9.5 萬美元。


首先發出吐槽的,是藝術撰稿人 Emily Colucci,她在博客上表示這是「有史以來最糟糕的藝術工作」。

網友猜測指出,招聘助理的應該是 Sachs 和他的妻子 Sarah Hoover——他們對這些垃圾工作內容可太熟悉了,以及,這位藝術家最喜歡用「系統」一詞來形容各種日常瑣事。

▲ 圖自 Artnet News

一位又一位前員工聞聲而來,評論區漸漸被猛烈的吐槽所淹沒。

3 月,《紐約》雜誌旗下的 Curbed 網站為此採訪了十幾名 Tom Sachs 工作室前員工,撰寫報道出街。隨後,藝術新聞網站 Artnet News 也報道了 5 位前員工的控訴。

▲ Tom Sachs 跟工作室員工聚餐,圖自 Curbed

這兩份關鍵報道,向吃瓜網友們描繪了一個相當惡劣的職場環境:

1. 像邪教一樣詭異的、有毒的工作室文化。

Sachs 有一套名為「Ten Bullets(十誡)」的工作室指南,列出了 10 條基本守則。

其中包括必須將物品分類,平行或 90 度垂直排列(always be knolling)、要像在修道院一樣安靜走路(sacred space)、按章辦事不要發揮個人創造力(work to code)、用我理解或我不理解來回應指令(I understand),以及違反規定需要罰款(sacrifice to leatherface)等。

▲ 早在 2010 年,Sachs 就為「十誡」拍攝了一條視頻,稱員工入職必看,「仔細遵循本守則,你可能不會被解僱」

▲ 相關文案做成了 T 恤等工作室周邊出售

前員工指出,實際的工作守則遠比「十誡」更古怪繁瑣得多。比如每週三次鍛鍊,集體穿寫有序號的制服在街頭慢跑,以及為工作室的貓清理貓屎等。入職時會發放一本寫滿大大小小規定的手冊,甚至教你如何避免讓 Sachs 抓狂發瘋——讀懂他的心情。

2. 隨時暴怒,辱罵員工。

如果沒能遵守 Sachs 那套嚴密複雜的「系統」,他會大發雷霆。

多名前員工回憶稱,即使是燈泡放錯位置那種小錯誤,也會被 Sachs 用「自閉」「智障」「婊子」等表述辱罵。工作室不允許身份不明的人進入,一位前員工曾經沒有確認來者何人直接開門,Sachs 便衝到她面前大聲尖叫:「你到底有什麼毛病!」

▲「系統」

他甚至會朝員工的方向扔東西,木頭、剪貼板、警報器、梯子……前員工 Dawn 稱「如果他寫字的筆沒有水,他會把筆扔掉,把桌子的全部東西掃到地上,然後邊咒罵邊衝出房間」。

Sachs 據稱也很喜歡貶低員工。他曾經在展覽現場對着助理大喊,想走就走,我們不需要你,你微不足道;又一次,他因為不滿助理表現而尖叫「我不在乎她是不是死了,這世界上有 100 萬個她,只有一個我!」

▲ 圖自 Hypebeast

3. 刻薄的福利,不安全的工作環境。

多名員工表示,他們拿着最低工資被要求做一些崗位描述之外的瑣事,甚至加班到深夜。

低級助理經常要幫 Sachs 的妻子做與工作無關的雜事,比如跑香奈兒買衣服,給他們家的法國鬥牛犬準備食物,吃的必須是「全天然野兔肉、紅薯、波菜、蔓越莓粉、蘆薈汁和椰子油」,甚至要坐在地板上用勺子餵食。

引用我們並不是 Sarah Hoover 工作室員工。我們沒法拒絕説不,只因為她是老闆的老婆。

▲ Tom Sachs 的妻子 Sarah Hoover,曾在紐約高古軒畫廊擔任總監,經常出席時尚和藝術活動,圖自 BAZAAR

一些員工稱被要求在不通風的地下室,使用有毒致癌材料製作藝術作品。為了取悦 Sachs,有的人會加班到深夜操作切割用的危險設備。此外,直到疫情來臨工作室才開始為員工提供健康保險,2020 年之前員工都沒有獲得法律規定的病假。

▲ Tom Sachs 工作室,圖自 GQ

4. 讓人感到不適的性騷擾行為。

工作室牆上掛着裸女海報,服務器上有大量色情照片。

Sachs 會在工作時談及自己喜歡的 A 片,談性愛和女性身材。前員工表示,他曾經問一位女性行政人員「是否跟她所有室友都發生過性行為」,以及告訴她「你很幸運能生活在一個流行曲線美和翹臀的年代」。

更多讓人感到不適的細節流出,比如 Sachs 將地下儲藏室命名為「強姦室(rape room)」,2016 年改名為「同意室(consent room)」。員工稱他經常穿着內衣在工作室走動,有一次,Sachs 在他的海邊別墅裏,穿着內衣參加了整場有Nike 女性員工出席的視頻會議。

▲ Tom Sachs 在工作室,圖自 GQ

藝術家 Stuart Semple 表示,「Tom 的問題在於他像藝術品一樣經營他的工作室。這種方式是狂野的,是瘋狂的,也很聰明。但如果你從僱用員工的合法性來看待,它可能會很奇怪。」

用「奇怪」來形容還是有些輕描淡寫了。

多名員工表示,至今回想還是對 Sachs 感到害怕,仍然會做噩夢。他們將稱這些經歷稱為「職場虐待」,甚至到了需要做心理諮詢的程度;有的人開始質疑當代藝術,有的則是直接離開了藝術行業。

一位名叫 Mary Anne 的前員工這麼説:

引用我不敢相信自己為此浪費了多年的生命。我曾經真的真的很想要這份工作,我很高興我得到了這份工作——但現在,我不會再從事藝術工作了。

▲ Tom Sachs 一直對外展示「怪才」形象,有人形容他像是「愛因斯坦和安迪·沃霍爾的結合體」

針對這些報道,Sachs 工作室承認地下儲藏室的命名是糟糕的調侃,然後幾乎否認了其他全部控訴內容。

在 Sachs 寫給員工的內部信中,他稱自己「以一種精確、具體甚至痴迷的方式經營工作室」,是一位要求苛刻、有高標準的老闆,將工作室的日常形容為「挑戰極限」「激進思考」,表示不是所有人都能適應這種文化,並強調從來沒有騷擾/故意傷害過任何人,而工作室也正在作出改變。

雖然讓人瞳孔地震,但Nike 也沒有第一時間跟 Sachs 解除合作,而是表示對這些嚴重指控非常關注,會跟 Tom Sachs 和他的工作室溝通了解情況。

▲ 藝術家 Corey Escoto 在一輛卡車上塗鴉,喊話Nike 跟 Sachs 解除合作

事件繼續發酵。NikeCraft「通用鞋」綠白相配的新配色原定在 4 月發佈,卻悄無聲息。

5 月 10 日,終於在各種輿論壓力下,Nike 明確表示「目前沒有跟 Tom Sachs 的工作室合作」。

Sachs 在 Instagram Stories 發出一封手寫信迴應稱,對工作室有任何人感到不適而深感遺憾(regret),表示工作室的運作需要更專業優化,再次否認性騷擾、辱罵員工等行為,並表示作為藝術家會繼續追求個人及職業發展。


全文並未使用「對不起」「道歉」(sorry 或 apologize)等明確字眼。而網友對這份所謂手寫的「道歉信」也並不滿意:


一雙「神鞋」,就此隕落?

Tom Sachs 工作室曾是一個讓無數人嚮往的地方。

Sachs 各種奇奇怪怪的作品和實驗性想法,為他帶來這種神秘、曖昧、朦朧的光環。


作為一個當代藝術家,Sachs 的作品往往通過對 Hello Kitty、麥當勞、愛馬仕、香奈兒等品牌符號的挪用和再造,來達到對消費主義的調侃和批判。

▲ 哭泣的 Hello Kitty,用銅製成,塗白色油漆做出泡沫芯效果

▲ 低成本復刻一個麥當勞攤位,可做漢堡可炸薯條

他經常使用膠合板、木頭、泡沫、廢棄輪胎等不精緻的材料,並刻意在作品上保留明顯的手工痕跡。

▲ 愛馬仕/蒂芙尼快餐

▲ 印有 NASA logo 的茶碗,凹凸不平的指紋和裂痕是特意保留

近年來,太空成為了 Sachs 作品其中一個重要且突出的作品主題。這些對太空主題的痴迷和想象,後來也在跟Nike 的合作中有所呈現。


另外,由於「Vlog 之父」Casey Neistat 和他的兄弟 Van Neistat 都曾跟 Tom Sachs 工作室有交集,加上「knolling」排列美學的流行,這些都為他漸漸積累關注度。

▲ Casey Neistat

▲ 幾年前在 Instagram 相當流行,普遍認為 Sachs 是「knolling」排列美學的重要推廣者

但歸根到底,是Nike 讓 Tom Sachs 真正走入潮流圈、成為大眾文化符號的一部分、並近距離感受消費主義浪潮打在身上。

▲ Tom Sachs 在Nike 活動,跟 GD、陳冠希、藤原浩、Drake 等合影

2012 年,Nike 跟 Sachs 合作的 NikeCraft 系列正式誕生,希望能設計出更耐用的運動鞋。

打頭陣的是「火星鞋 1.0」NikeCraft Mars Yard,靈感來自 1997 年和 2004 年火星探測器上的安全氣囊。Sachs 將這種安全氣囊的 vectran 面料用在鞋子上,並將它設計得適合在 NASA 地形崎嶇的火星模擬場行走,在當時讓大家眼前一亮。


2017 年,NikeCraft 發佈「火星鞋 2.0」,用更透氣的滌綸材料替換了原來的安全氣囊面料,並對鞋底設計進行調整,更適合城市環境。


2018 年,NikeCraft 限量發售「太空鞋」Mars Yard Overshoe,更加大膽有趣。Sachs 稱,用上了 Dyneema 面料保暖防水,這雙鞋足以應對紐約 3 月的糟糕天氣以及寒冷的木衞二(赤道表面温度約-163℃)。

▲ Billie Eilish 穿着效果

2020 年,Nike 和 Sachs 公開招募 150 名測試員,讓他們穿着「火星鞋 2.5」上山下海進行長時間磨損測試。但 2.5 版本並未正式發售。


對喜歡這個系列的人來説,自然是每天盼着「火星鞋 3.0」的到來。但這次職場風波事件的走向,就相當於撲滅了這雙所謂「神鞋」的盼頭。

「火星鞋」一度在二手市場被炒到上萬美元天價,如今,因為 Sachs 事件價格火速跳水,四五千美元左右就可以交易。


跟天馬行空的「火星鞋」「太空鞋」相比,2022 年推出的 NikeCraft GPS「通用鞋」,雖然平平無奇但其實更具有現實意義。

官方介紹稱,NikeCraft GPS 是一款低調的萬能鞋,專為日常生活的各種情況而設計,鞋型略微上翹,三片式注模杯狀鞋底,針織鞋面透氣又擋雨。


Sachs 曾表示,一雙鞋的存在價值應當是被人穿着磨損到最後一刻,而不是放在架子上等升值。他看不慣人們炒鞋不穿的行為,希望耐用的「通用鞋」可以被每一個人買到。

在 2022 年 6 月第一款「工作室(Studio)」配色快速售罄後,Nike 確實在 8 月和 12 月都分別來了一波補貨。二手市場幾乎失去了炒賣這款鞋的慾望。


按Nike 和 Sachs 的原計劃,他們會繼續通過補貨、推出不同配色、發佈微調新版本這幾種方式,來讓「通用鞋」變得更觸手可及。

2022 年 9 月,「舊檔案(Archive)」配色發售:

▲ 陳冠希上腳效果

今年 2 月是「田野棕(Field Brown)」:


而 4 月本該發佈的則是「山峯白(Summit White)」配色:


現在,多宏大的計劃都要夭折了。

目前在二手平台上,棕色款的「通用鞋」已經跌破零售價 109.99 美元,只需要七八十美元就能買到。這下倒是真的足夠「貼地」。

▲ 截圖自 StockX

而 Sachs 此前發售的火箭 NFT,在二級市場的價格也一定程度受到影響。

蒂芙尼曾在去年高調地花費 38 萬美元,買下了一個完整火箭 NFT 並用作社交平台頭像,也在這次事件中被網友催促快點換下不要丟人。


從以往 Tom Sachs 發佈的社交媒體資料看,每一款 NikeCraft 產品背後(設計階段或測試環節),或多或少都離不開工作室員工的參與。

▲ Tom Sachs 跟工作室員工身穿 NikeCraft 產品合影,圖自 VICE

即使藝術家本人滿嘴精神靈性,在消費主義的批判和擁抱之間遊刃有餘,如今,當人們得知參與其中的員工遭受了怎樣的經歷,這個工作室就變得形同快時尚背後的血汗工廠。

不想為窒息買單,也只是人之常情。

對 Nike 來説,這次 Sachs 事件無疑是一場公關噩夢,但懂得止損更是商業世界的必要操作。


資料來源:愛範兒(ifanr)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Nike  Tom Sachs  NikeCraft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