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年前發佈的 iPhone XR 能賣 12 萬元,這裏藏着一個你未曾發覺的蘋果市場

愛範兒 於 30/08/2021 發表 收藏文章
iPhone XR 一台,20000 美元(約人民幣 12.87 萬元)起。

如果路上有人這麼吆喝,多半會被人看做是在開玩笑,甚至是行為藝術。


但現實總是那麼出人意料,這樣的 iPhone XR 不僅有人買,甚至還是搶手貨,花 20000 美元能買到一台幾乎可以算作「命運女神」加持了。

因為,這是一台 iPhone「原型機」。

隱秘的角落中,藏着一個地下蘋果市場

原型機,顧名思義是一台處於開發階段、功能不完善的手機,對於普通消費者而言,它並沒有多大的價值,也幾乎不會將其當做主力手機使用。

但對於開發人員而言,這樣的設備價值連城。

▲iPhone 原型機. 圖片來自:Vice

一直以來,蘋果都強調 iPhone 有着極高的安全性,除了 iOS 系統,手機內部的安全芯片、數據安全隔區等都是 iPhone 安全的護城河。

然而原型機禁用了以上説到的大部分安全功能,以便開發人員進行測試、調整,以解決 bug 和優化系統功能、流暢性等等。

部分原型機甚至還會搭載未發佈的系統。


外媒 Vice 對 iPhone 原型機等蘋果泄露事件有着長期的追蹤和探訪,此前它就報道了 iOS 14 系統泄露事件,去年蘋果正式發佈 iOS 14 前,就有人利用一台 iPhone 11 原型機,泄露了未發佈的 iOS 系統。

對於外部黑客而言,原型機簡直一座寶庫。

通過它黑客們能研究 iOS 的系統漏洞,要知道蘋果推出的漏洞懸賞計劃獎勵極高,最多可以達到 100 萬美元。有的黑客甚至會利用這樣的原型設備,研究新系統的越獄方式。

▲不同類別的漏洞賞金不一樣. 圖片來自蘋果,內容經 Google 翻譯

而少數一部分人會將 iPhone 原型機作為收藏品收藏,畢竟和市面上發售的 iPhone 相比,原型機十分罕見,這同樣推動了設備價格的上漲。

原型機的價格受安全功能開放程度、設備型號、發佈時間等因素影響,根據一名在 Twitter 推銷 iPhone 原型機商家的報價單, 3 年前發佈的 iPhone XR 要價 20000 美元,iPhone 8 Plus 要價 5000 美元,而更老版的 iPhone 6 則要價 1300 美元。

高昂的價格引誘着生產線的工人偷盜設備、蘋果公司內部人員泄露相關信息,甚至逐漸形成了一個地下市場。


而爆棚的需求也在刺激着市場增長,交易品的種類也在極速增加,除了原型機,機箱外殼、產品細節、蘋果動向都成為了交易品。

蘋果新品功能、iPhone 和 Mac 外殼是其中特別吃香的一類,配件商最喜歡這一類信息。

每年 iPhone 新品上市前,市面上就有了相關配件發售,就是這個原因,新品發佈時是人們購買配件的紅利期,不少第三方配件商都希望搶佔這一波流量。
▲ 新 iPhone 開賣往往也意味着手機殼等配件的銷售熱潮來了

蘋果也曾針對這種現象向部分曝光者發過律師函,要求停止曝光相關信息,在它看來一部分人曝光的錯誤信息會促使配件商生產錯誤的配件,造成浪費。

但不管怎麼説,重利之下必有莽夫,這個地下市場仍然存在,推特上的部分博主,表面上是曝光新品信息,背地裏可能就是地下市場的一名掮客,一面售賣蘋果新品信息、原型機等,獲取金錢利益,一面經營社交媒體,吸引流量(通常具有多個賬號)。


甚至還出現了多面掮客,他們不僅在地下市場交易泄露信息,甚至還會向蘋果泄露信息源頭,Andrey Shumeyko 正是其中之一。

多面掮客

Andrey Shumeyko 常常出售未公開的蘋果設備相關信息,在 Discord 聊天房間、推特等社交媒體中與多方人員聯繫,甚至他本身就是部分泄露事件的源頭。


前文所提到的 iOS 14 系統泄露事件,他就參與其中,只不過,這次他並非是買賣泄露版系統,而是收集泄露信息的源頭。

蘋果對於系統漏洞有着高額的懸賞,那麼在產品保密方面會不會有呢,這無疑令人遐想。

出於利益的驅使,Andrey Shumeyko 在 2017 年嘗試與蘋果溝通,他向蘋果安全團隊展示了一些針對蘋果員工的釣魚活動,併發出了警告。


自此 Andrey Shumeyko 和蘋果安全團隊建立了聯繫,成為了一名雙面間諜。他收集了 iOS 14 系統泄露事件中,三名涉嫌銷售 iPhone 原型機商家的聯繫信息和社交媒體資料,至於蘋果如何去驗證相關信息和處理相關人員, Andrey Shumeyko 並不清楚。

另一件泄密事件的結果倒是很直接, Andrey Shumeyko 和德國一名負責 Apple Map 的員工有聯繫,後者曾經嘗試出售公司內部 Apple 賬號、郵件賬號的登錄權限。


當 Andrey Shumeyko 將相關信息反饋給蘋果後,結果很直接,這名員工被解僱了。

這也讓他多次收到蘋果安全團隊的感謝:

引用感謝您提供的信息,請繼續分享相關信息。

做正確的事情來保護蘋果,保持下去,你會為自己感到驕傲,我們也會。

然而,事情並沒有完全如 Andrey Shumeyko 所設想的方向發展,雖然他多次與聯繫的蘋果員工提到獎勵的事情,但均未得到直接的反饋。


正如電影《無間道》所演繹的,重新做回好人並沒有那麼容易。

作為一名信息掮客,買賣蘋果產品信息是他最重要的生計,成為蘋果的間諜並沒能幫助他獲得經濟收益,最終他也只能重新回到地下市場中,做着信息買賣。

而他與蘋果安全團隊的聯繫頻率也在減少,今年 7 月 15 日是最後一次聯繫。

儘管蘋果對於保密這件事極為看重,但對此一直保持低調,這或許是它沒有正面迴應 Andrey Shumeyko 是否能獲得獎勵的原因,畢竟牽扯到是否合規、合法。


蘋果對於旗下產品的保護,更多來自於供應鏈工廠和公司內部,但對於一些已經泄露的零件,它也不得不選擇回購的方式,據 theoutline 報道,2013 年 iPhone 5C 發佈前蘋果就花費重金購入了 19000 個泄露的零件。

泄密與反泄密,蘋果與「偷盜者」們的鬥爭仍然在持續。

泄密與反泄密,一場不會結束的「無限戰爭」

即便是蘋果對於供應鏈工廠和公司內部管理愈發嚴格,對產品保密愈發看重,但仍然不能完全阻止泄密或是人們曝光新品信息。

而且在曝光這件事上,2010 年的 Gizmodo 事件無疑給了不少爆料人信心,當初 Gizmodo 可是將買到的 iPhone 4 原型機拆了個底朝天,這家媒體和負責拆解的編輯最後竟然沒有被起訴。

▲ 時至今日,Gizmodo 的曝光文章仍然存在. 圖片來自:Gizmodo
除了工廠和蘋果公司員工,人們也還有其他了解新品信息的渠道,我們在此前的文章中就提到了有一羣被稱為 Apple Spelunker 的開發者。

他們沒有任何內部信息,完全是靠分析蘋果系統得出來結果,比如開發者 Steve Troughton-Smith 就曾從 HomePod 測試版系統固件中,發現了 iPhone X 圓角劉海的外觀矢量圖。


而後又有其他開發者從同一個固件中發現了 iPhone X 配備了臉部識別功能,通過它來解鎖 iPhone,甚至在 iPhone X 正式發佈前兩天,Face ID 的人臉識別動畫也被曝光了。

對此蘋果只能推行更嚴格的代碼書寫規定,或者是升級各種防逆向編譯代碼的方式。

此外,被「稱為地標最強分析師」的郭明錤,其實本職是天風國際的一名分析師,他根據各家公司乃至產業鏈的動向分析、給出預測,本就是職業要求。

雖然準確率頗高,但根據統計蘋果設備曝光準確率的網站 Apple Scoop 顯示,郭明錤的預測準確率也僅僅排名第七,準確率為 80.95%,而第一名的預測準確率也僅為 95.45%。

▲ 郭明錤預測準確率位於第七

在蘋果看來,各種曝光信息並沒有帶來正向的結果,相關信息會不僅破壞了蘋果多名員工的努力成果,還會減少新品為人們所帶來的新鮮感和驚喜感。

但更重要的原因恐怕還是因為曝光信息會影響蘋果產品的銷量,庫克就曾經在電話財報中譴責,頻繁的 iPhone 曝光信息對於上市不足一年的舊款 iPhone 銷量產生了影響。

▲新 iPhone 發佈購買舊款並不奇怪,價格更低

而對於作為消費者的你我而言,大可不必將各種新 iPhone 曝光信息看得如此重要,各種曝光信息有真有假,並不能完全作為消費依據,更重要的是理清自己的消費需求。

是否真的需要換機,新手機、新技術對於自己是否真的那麼重要嗎?

第三方配件商、蘋果供應鏈工廠、黑客、曝光博主們,乃至蘋果自己,形成了一個反泄露與泄露的漩渦,要想不涉身其中,不妨先看看自己想要什麼。


資料來源:愛範兒(ifanr)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iPhone XR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