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 款中國 App 被禁,印度互聯網出現大量真空地帶

愛範兒 於 03/07/2020 發表 收藏文章

引用為了保護印度互聯網用户的利益。這一針對性的行動,將會確保印度網絡空間的安全和主權。

6 月 29 日,隨着印度政府媒體公告封禁 59 款移動應用後,和印度相隔一山的中國成了最關心此事的國家。因為在 59 款移動應用的封禁名單中,59 款 app 都是中國出海的代表產品。

這 59 款 app 多為我們熟悉的應用,但同時也有不少冷門應用,讓你看了只能疑惑:「什麼?這也是中國的 app 嗎?」

▲ 圖片來自:Business Standard

被禁的 59 款 App 都是哪些領域的產品

TikTok、UC News、QQ Mail、Weibo、Meitu……這是你熟悉的中國 app,即便換了一個英文名,你依然知道這是什麼應用。但其他的應用,你可能看了中文名都不知道。

所以,我們可以先來看看,被封禁的應用提供了怎樣的數字服務。提起出海大公司,首先就是最有錢的幾家,騰訊、阿里、百度、字節跳動、美圖、快手、YY、聯想、小米、網易、微博、獵豹。


不計入出海公司的投資公司,騰訊包括微信在內,有 10 款產品被禁;百度緊跟其後,有八款產品被禁;阿里則有 3 款產品被禁,以 UC 係為主;損失最為慘重的字節跳動則是有 3 款 app 被禁,發展最好的 Tiktok 損失封禁影響最大。

聯想的茄子快傳被禁,快手兩款剪輯 app 被禁,和 YY 相關的 app 有三款被禁,小米、獵豹則各有兩款產品被禁,美圖的 3 款圖片編輯軟件被禁,網易和微博則是一款產品被禁。

在大公司外,有兩款遊戲、三個電商應用、三個相機應用、兩個清理應用、瀏覽器產品、一款新聞產品、三款文件傳輸管理應用、三款視頻編輯應用、一個隱私保護應用、一個掃描應用被禁。

▲ 圖片來自:Top News

在大公司之外被禁的產品中,也不乏和大公司息息相關的產品。比如被禁的新聞產品 Newsdog 就在幾輪的融資中,拿到了騰訊近 1 億美金的投資。而文件管理應用 ES File Explorer 的前身就屬於百度國際全球移動應用以及 DAP 廣告平台業務組,只是在 2018 年獨立運營,百度仍有佔股。

可以説,我們熟悉的公司佔了被禁名單的三分之二還多,而那些我們不熟悉的公司,則是在某一方面非常專注,比如掃描全能王、愛自拍。被禁名單中還有不少只做出海業務的公司,印度業務在此次風波中被波及,對它們來説絕對是傷筋動骨。

▲ 印度用户使用的「愛自拍」

在 59 款 App 被禁後,印度人民生活會受到哪些影響

在印度發佈封禁公告後,《財經》援引了一位關注印度市場的投資人發言,表示被禁的 59 個 app 去重後,仍有 6.5 億印度用户。而在這 6.5 億的數字背後,還有大量已在 app 上投放廣告的印度本地企業及他們的員工。
保爾森研究所旗下智庫 MacroPolo 在今年 4 月發佈的報告中表示,印度下載次數最多的 10 款應用中,6 款來自中國,4 款來自美國。另一家頂級移動研究公司則表示,今年 5 月,TikTok、Club Factory(印度第三大電商應用)、UC Browser 和其他應用的月活用户總數超過 5 億。

可以説,這是一個影響數億人數字生活的禁令。


而對印度人民來説,影響最大的應該是 TikTok。作為一款殺時間應用的海外版,TikTok 在印度頗受歡迎。2019 年的數據顯示,印度人佔中國境外用户在 TikTok 上花費時間的 48%,可以説是 TikTok 海外業務的半壁江山。

市場調查公司 Kalagato 對印度 500 萬人的調查顯示,超過三分之一的印度智能手機用户安裝了 TikTok。作為這次被封的最大應用,TikTok 沒等強制執行,自己就對自己下手了。多個信源證明,在印度電信部給運營商下達關閉 59 個 app 在印訪問權限的命令前,TikTok 就自己先停止了面向印度用户的服務。

▲ 在大部分被禁應用尚未停止服務時,TikTok 自己先關停了印度的服務

TikTok 被禁讓一部分用户感到十分滿意,覺得本土的 app 終於得到了一些發展空間。如 Nia Sharma、Kamya Panjabi 在內的多位名人就在 Twitter 上慶祝中國應用被禁,推特上到處都是表情包

但同時這行為也引發了一部分用户的不滿。 路透社就報道了 TikTok 用户 @omkarsharma988 在禁令頒佈後發佈了一段視頻——他將餐具扔在地上,在椅子上哭泣,視頻中播放的是一首印度歌曲,歌詞為「你離開了我,我現在該怎麼生活?」

▲ 社交媒體的印度用户開始用表情包慶祝 TikTok 這類的應用被禁

TikTok 下架了,但印度人民仍有不少短視頻應用可以選擇。只是可以替代的一定不是短視頻領域第二名的 Bigo Live,這個產品的母公司已被中國 YY 全資收購。換言之,第二名的替代產品也是一款被禁產品。

而另一個受影響極大的產品則是 UC。作為最早進入印度的互聯網產品,UC 在印度甚至壓過了 Google 的 Chrome 瀏覽器,擁有了 44% 的市場份額。只是在瀏覽器這個領域,第二名的替代品活得好好的——因為它不是中國瀏覽器。

但 APUS 瀏覽器、百度瀏覽器、QQ 瀏覽器、獵豹安全瀏覽器、ES File Explorer 在內的六個瀏覽器被同時禁用,對印度用户必然會造成不小的影響。


而茄子快傳對印度人民來説也非常重要。作為一款工具性應用,它在 2016 年就在印度擁有了 1.5 億的用户傳輸了印度 80% 以上的智能設備內容。而今天的茄子快傳,在全球累計了超 18 億的用户,雙印市場用户超過 6 億。被禁對產品打擊大,對用户影響也不小。

至於此次被禁的電商應用 Club Factory 你可能沒聽過,但它是印度排名前三的電商平台。其 CEO 樓雲在半個月前接受雨果網採訪時還曾表示:「印度市場的非標品電商裏,Club Factory 其實並沒有對標的平台。

事實上,不只 Club Factory,中國 app 很多都在印度走出了一條差異化和本土化結合的道路。

▲ 這兩個 app 都是剛剛被禁的中國電商應用

印度本土有 22 種官方語言和 1600 多種地區方言,這次禁令對在語言多樣化、適配性下了很大功夫的中國 app 受眾影響很大。比如字節跳動的 Helo 是一個印度方言內容社區,短時間內找到一個替代品並不容易,Likee 這類在非英語用户中廣受歡迎的應用也有一定的產品壁壘。

而我們沒提到的還有被禁應用 app 的本土僱員及其衍生崗位勢必會在禁令下受到影響,比如為 TikTok 製作視頻的 MCN 機構很多就只為這個平台製作視頻。TikTok 突然被禁,很可能切斷他們唯一的收入來源。

被禁產品在印度的「平價替代」

但被禁已板上釘釘,除了出海的產品人在苦苦思索如何活下去外,還有一些產品人想要搶佔時機,填補 app 被禁後留下的市場空缺,贏得更多用户。這其中既包括本土創業者,也包括其他國家的互聯網巨頭。

孟買科技投資公司 Iron Pillar 的管理合夥人 Anand Prasanna 就表示此禁令對於印度本土創業者是一個利好消息,本土的 app 將能避開過於殘酷的競爭。

引用和中國一樣,印度有強大的應用軟件開發能力,並擁有巨大的國內市場。因此,印度完全可以效仿中國政府的做法,以保護國內企業或其他理由為由,將中國企業踢出印度市場,因為印度企業有能力取代中國競爭對手。

▲ 被禁名單

目前印度媒體已然開始為國內用户開始介紹更多的替代產品,幫助他們得到最合適的「平價替代」。

針對被禁的 UC 瀏覽器,大家推薦的是同樣背靠巨頭的大公司產品,比如 Google 的 Chrome 瀏覽器、三星瀏覽器、火狐瀏覽器、微軟 Edge 瀏覽器、Opera 瀏覽器(也和中國相關)、DuckDuckGo 瀏覽器(美國主打用户隱私保護的搜索引擎)。而本土瀏覽器也有 Omigo、JioBrowser、Bharat Browser 等替代選擇,只是相對前面提到的知名產品,本土瀏覽器評分相對較低。

但總的來説,瀏覽器替代產品選擇多多,很多質量也不賴。一旦用户在這段空窗期內被別的產品吸引,UC 瀏覽器這類產品的先發優勢就會慢慢減弱,此次被禁對瀏覽器類別產品的影響不可謂不大。

▲ Bharat Browser 是第一個印度瀏覽器

而針對被禁的 Cam Scanner(掃描全能王),也有 Adobe Scan、Microsoft Office Lens、Google Drive、TurboScan、vFlat、ScanPro 可以完成替代。前三個看名字就知道是哪幾個公司的產品,後三個在 Google Play 的評分也較為理想。可以説取代前產品,並非不可能。

至於近年來最被關注的短視頻應用,也有多個印度創業者做出的 Mitron、Chingari、Bolo Indya、Roposo 等不同應用。目前幾款應用和 TikTok 最大的差別就是用户量,比如 Roposo 的用户只有 5500 萬,而剛剛開始起步的 Chingari 目前只有 250 萬的下載量。

對這些 app 而言,想要趕上前者當然還差很遠。畢竟中國的短視頻戰爭則告訴了我們另一個樸素的道理,即使有錢有流量,也不一定能做出一個成功的產品。因此,TikTok 和 Bigo Live 這類產品在短期內還較為安全,但長期也很可能被用户遺忘。


印度用户已經開始傳播中國 app「平價替代」的文章了。在他們的報道中,茄子快傳和閃傳的功能可以被印度本土開發的 Jio Switch 和 Share ALL 取代;小影可以被印度本土的 Photo Video King Master 取代;Helo 可以被同樣支持 15 種方言的印度應用 ShareChat 取代;美圖的修圖應用 BeautyPlus 也能被韓國 LINE Corporation 的 B612 取代。

總的來説,印度人民已經充滿了「平價替代」可以選擇,其中還不乏本土的創新應用。

所以印度最大移動廣告公司 InMobi 的集團創始人 Naveen Tewari 就大大肯定了政府的這一舉措,表示:「這是大多數印度人所期待的數字自立時刻。」
但對於在印度深耕多年的出海應用而言,做了多年本土化嘗試的應用成績可能因為這一紙禁令化為烏有。對它們而言,這次禁令的發佈很可能讓他們迎來「至暗時刻」。

▲ 圖片來自:《至暗時刻》


資料來源:愛範兒(ifanr)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