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Pods 最大的創新,其實是革新了耳機交互

愛範兒 於 12/10/2020 發表 收藏文章
1991 年,處於世紀之交的計算機學家馬克·維瑟(Mark·Weiser)發表了一篇名為《21 世紀的計算機》的文章,其中提到了一個新概念——普適計算。

普適計算強調計算機將融於網絡、融於環境、融於生活,它應該無處不在、又讓人意識不到,就像我們看到指路牌不會去思考指路牌是什麼,而是直接看指路牌上的文字,計算機應該是「無感」的,人們不用思考而能直接使用。


以如今的眼光來看,普適計算正在逐漸實現,AirPods 就是最典型的案例之一,舒適的佩戴感、沒有剪不斷理還亂的線材,使用時幾乎感受不到它的存在。

AirPods ,用起來越來越「無感」了

引用新功能的好用,是那種讓人感受不到的好用。

擁有 MacBook Pro、iPad、AirPods Pro 等多款蘋果設備的同事,在體驗 AirPods 的新功能「自動切換」後,如是向我説到。

▲ 自動切換功能需要更新到 iOS 14/iPadOS 14 和 macOS Big Sur 系統。

自動切換功能是蘋果最近為 AirPods 產品線帶來的兩項新功能之一,AirPods  和 AirPods Pro 均支持。戴上 AirPods 之後,用户可以在 iPhone、iPad、Mac 間無縫切換。

舉個例子,在 iPhone 上聽完歌之後,後期同事把成稿片子發到我的 Mac 上,當我打開視頻時,AirPods Pro 會自動連接到電腦播放視頻。

取下耳機之後,視頻又會自動暫停播放。


這期間不需要在 Mac 上對 AirPods Pro 進行任何設置,一切都是那麼流暢、便利,整個過程中幾乎感受不到耳機的存在或變動。

而另一個新功能則是空間音頻,和「自動切換」一樣,它也是體驗上的提升。目前僅 AirPods Pro 可使用該功能,實際體驗和環繞立體聲類似,開啟後,無論腦袋怎麼移動,仍然會感受到聲音從播放設備(iPhone)的方向發出,沉浸感大大增強。

此前提供該功能的產品大多都是專業遊戲耳機,像是 JBL Quantum ONE、HyperX Cloud Orbit S 等,連接 PC 後,它們可以模擬提空類似環繞立體聲的效果,對於強調環境變化的大型遊戲來説,更立體的聲音也是遊戲體驗中重要的一環。


半入耳式設計、不到 5g 的重量,再加上蘋果對 AirPods 外形 ID 的調整,以求適應絕大部分的耳道,佩戴起來幾乎沒有「異物感」,這也是很多人感覺 AirPods 佩戴無感的原因。

而自動切換和空間音頻則進一步將實際體驗拉昇了一個層次,更為重要的是,我們在這期間幾乎感受不到 AirPods 這台「微型計算機」的存在。

AirPods ,幾乎完美符合馬克·維瑟所闡述的普適計算理論。

這份幾乎無感的使用體驗,促進真無線耳機品類火爆的同時,也改變了它與我們的交互方式,聽是一種交互、戴上和放下是一種,甚至於説話也是。通過 AirPods ,我們正在和它本身互動,或是以它為橋和更多設備互動。


和它本身互動比較好理解,這是耳機這一品類的老本行了,而以它為橋往往指的是通過 AirPods 和蘋果設備乃至智能家居等設備交互。

得益於 Siri 功能的加入,AirPods 可以通過語音交互操控智能家居,相比其他語音指令,智能家居則更簡單,像開燈、關燈這些都是類似按鈕開關的指令,複雜一點的設置空調也就是類似旋鈕的指令。

更為複雜的「電影模式」,即一次性調整窗簾、燈光等,仍然還是在傳統的與或非開關邏輯內。

▲ 智能家居替代部分傳統開關

雖然 Siri 常常被吐槽不夠智能,但它對於一些簡單的開關指令還是能執行的比較好,除了智能家居,Siri 也是視障人士的好幫手,畢竟手機功能越來越複雜、功能層級也越來越多,用語音反而來的更方便,其底層邏輯和智能家居開關是一樣的。

到這裏你可能會疑問,這些事智能音箱也能做,為什麼要用真無線耳機?

我們在之前的文章中也討論了這個話題,一方面是因為真無線耳機更輕巧、便攜,也就是上文所述的「無感」化體驗,另一方面則是真無線耳機貼近耳朵,操控方便而且具備私密性,這些都是智能音箱不具備的。


AirPods 們現在成為了智能家居等物聯網設備的入口之一。

除了和硬件產品協作交互,AirPods 所改變的耳機交互方式,也影響了軟件生態,現在,你能看到越來越多針對音頻設計的 app 了。

真無線耳機的普及,推動了音頻 app 增長

根據 IDC 發佈的數據報告,2020 年上半年中國無線耳機市場出貨量為 4,256 萬台,同比增長 24%。其中真無線耳機佔比 64%,同比增長 49%。蘋果在國內無線耳機市場份額是 18.1%,其他份額則被小米、華為、漫步者等廠商瓜分。

真無線耳機已經成為了繼智能手機市場之後,又一個快速發展的硬件品類,而作為這一品類的開創者,AirPods 受到的關注自然是最多,此前就有 AirPods 愛好者為它建立了一個名為 AirPods App Store 的網站

▲ AirPods App Store 網站的一角

當然,這並不是由蘋果官方建立的 App Store,而是 AirPods 愛好者們定期收集 App Store 中適用於 AirPods 的軟件應用,雖然規模不大,但卻各有特色。

例如工具應用 Yac,和主流的視頻會議軟件不同,在這個軟件中每一次會談被稱為一次 Yac ,而每次 Yac 的限制時間為 120 秒,這就要求發送者對發送內容深思熟慮,邏輯清晰。


這種限制時間的語音機制,對於成員分散在各個時區的團隊來説很方便,不需要開會雙方同時在白天溝通。Yac 宣稱自己是 zoom 的替代者,它認為視頻會議長期都存在低效、拖沓的問題,而使用限制性的音頻能有效提高效率。

另一個熱門類別是音頻社交,Cappucino.fm 是一個語音社交應用,用户可以使用它錄製一小段音頻,而系統會為其配上音樂,讓這段音頻更有趣。

更為知名的語音社交應用是 clubhouse,這款在內測期間的產品引起了矽谷科技圈的注意,甚至有投資人願意給它投資 1000 萬美金,而據紐約時報報道,其曾被估值超過 1 億美元。


就功能玩法上來説,clubhouse 與現在大部分的社交應用不同,它是一款以音頻為主的應用,用户可以選擇感興趣的話題,進入相應的房間進行語言聊天。

國內也有類似的音頻應用的,果殼出品的「遞爪」就是其中之一,進入遞爪完成基本的測試後,系統會為用户推薦部分聊天室,用户也可以自己選擇符合興趣的進入。

▲ 遞爪 app

除了果殼,語音社交這條賽道上選手並不少,騰訊曾推出主打真人語音社交的應用「迴音」, 2019 年的大熱語音社交產品音遇、吱呀都曾闖入 App Store 排行榜前五。

無論是 AirPods App Store 還是語音社交的火熱,都是近幾年才出現的,這背後和真無線耳機產品的普及有着不小的關係。

我們和耳機交互方式的改變,是音頻介質能被開發者們關注,展現更多創意、玩法的重要原因之一。

AirPods 革新了耳機的交互方式

在 AirPods 之前,耳機作為一款單純的音頻設備,人機交互方式主要是聽,人作為接受端,接受耳機所傳輸的信息,所以傳輸信息的質量、準確度是人們一直以來最為關注的標準。


而在 AirPods 之後,這一切在逐漸發生改變,AirPods 和我們的交互方式變成雙向了,輸入與輸出可以同時進行。

回顧 AirPods 的發展史就能發現,蘋果革新了耳機這一品類的同時,也改變耳機的交互方式,初代 AirPods 上 W1 芯片和而後更新的 H1 芯片,極大地降低了耳機連接不暢、延遲高的問題。

再加上 AirPods 內運動加速器、光學傳感器等大量傳感器,讓它能和蘋果生態內的設備無縫聯動,匹配連接、音頻信息輸出與輸入,不需要再人為操作,一切都在不知不覺中完成。


而後 Siri 功能的加入,更是大大擴展了 AirPods 可聯動的設備範圍,從智能門鎖、燈具、開關,到智能窗簾等囊括了大量智能家居設備。AirPods App Store 網站的出現,也進一步證明了 AirPods 改變了我們與耳機這一產品的人機交互方式。

儘管 AirPods 還是會存在電池容量不高、Siri 語音助手不夠智能的情況,但它已經做到太多了之前耳機所不能做到的事,像説句話就關燈這種事之前還只是出現科幻電影當中。

而且,如今入局真無線耳機廠商並不止蘋果一家,包括華為、OPPO 、小米、vivo 等主流手機廠商在內,基本都推出了真無線耳機產品,在電商 app 上搜索真無線耳機,價位段從百元到千元,都有。

▲ 在電商平台上搜索「真無線耳機」,能看到多個品牌、不同價位段的產品

除 AirPods,其他廠商的使用體驗也在逐漸跟上,市面上延遲抵於 100 ms 的真無線耳機並不少見,OPPO 此前還在亞洲藍牙耳機展演講中表示,將發力空間音效等領域。

AirPods 已經不單單是一款音頻設備了,幾乎無感的體驗讓它獲得用户認可的同時,也改變了交互方式。就像當初 GUI 和鼠標改變了電腦的人機交互方式一樣,這種改變不僅僅帶來了體驗上的提升,更拓寬了真無線耳機的能力範圍,它的形態和功能不正如科幻電影中的未來耳機嗎?

題圖來自:Unsplash


資料來源:愛範兒(ifanr)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