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e Watch Series 4 首發評測:它是智能手錶的 iPhone 4 | 模範評測

愛範兒 於 21/09/2018 發表 收藏文章

今天是我戴 Apple Watch 的第 1095 天。
經歷過疑惑、困擾、抓狂和適應,這塊手腕上的電子設備最終成為像我眼鏡一樣形影不離的工具,更準確的説,它成為我身體的自然延伸。

四年來,在這場爭奪用户腕部的戰爭中,Apple Watch 對抗的不僅僅是那些百元成本但功能豐富的手環和手錶,還有用户的排斥與偏見。但更大的敵人,其實是蘋果自己,它不僅要解決每一代 Apple Watch 遺留的問題和缺憾,它還需要解答那個一直困擾用户的終極問題:Apple Watch 究竟是什麼?

Apple Watch 生於一個飽受期待和質疑的時代,它比任何蘋果產品都適用於坊間的那句話:蘋果的產品,要等到三代之後再買。


我們終於等到了它的第四代。

佩戴了 Apple Watch Series 4(下文簡稱 Series 4)近一週時間,在我看來,無論是設計、性能以及行業標杆意義,今天的 Series 4 都像極了當年的驚豔四座的 iPhone 4。

看慣 Series 4 的新設計,不太能回得去了

軟硬件設計的衝突在 Apple Watch 上似乎是無法調和的矛盾。擁有規整而對稱之美的圓形一直是工業設計中最廣泛應用的元素,但作為用户界面去呈現文字和圖標,效率卻不盡人意。

4 年前問世以來, Apple Watch 始終保持着蘋果鍾愛的圓角矩形的設計,這點也讓一部分用户執念至今,蘋果的錶盤為何不是圓形。


▲ Series 3 和 Series 4 對比

Series 4 沒能變成圓形,但它變得更加圓潤了,機身四角的弧度明顯增大,甚至超過了 iPhone。此外,附着的那塊屏幕也與錶殼邊框緊密貼合在一起,無論從哪個方向觀看,它都渾然一體。手感不會騙人,Series 4 握於掌心,如同一塊被流水打磨的鵝卵石。

沒想到,蘋果最完美的全面屏率先出現在一塊手錶上。由於採用了類似 iPhone X 的圓角屏幕,Apple Watch 顯示屏幕與機身的弧線保持平行嵌套,由於 OLED 和黑底的 UI,大部分時候你都感受不到邊框的存在。


Series 4 的顯示區域比上一代大出了 30% 之多,分辨率也得到提升,不過顯示精度並沒有發生變化。


唯一讓我糾結的是,屏幕的變大並沒能維持整機尺寸的大小,兩款 Series 4 的尺寸都有不同程度的增大,原來的 42mm 變成了 44mm,原來的 38mm 變成了 40mm。對於手腕比較細的我,44mm 版本讓我聯想到了學生時代戴 G-SHOCK 的感覺。

欣慰的是,Series 4 機身變薄了 0.7mm,而且由於心率傳感器模塊變薄,手錶更貼合手腕,看起來不會覺得像之前那麼臃腫。


Series 4 的機身也變得更加緊湊,比如 Dock 按鈕不再凸起,揚聲器也發生了位移,更顯著的變化是側面的那個數碼錶冠,它變小變薄了,上一代碩大的紅點也調整為更精緻的紅色圓環。

▲ GPS+蜂窩版標誌性的紅色圓環

更大的玄機在數碼錶冠內部,它容納了更多的零件,仍然可以按壓,同時增加了對 Taptic Engine 的支持:旋轉的時候,我能夠感受到撥轉機械齒輪頓挫的段落感,震感非常細微,但可以聽到齒輪咬合的聲音,配合翻頁等操作,體驗非常微妙。


或許是 Taptic Engine 的變化,讓我覺得 Series 4 的震感有點酥麻,不如上一代的乾脆有力。

此外,Apple Watch 的揚聲器位置做了一些調整,音量提升了 50%,相比前一代,Siri 的音質明顯更厚實。機身的麥克風也從左側移動到右側,據説這樣可以減少迴音,提升通話的清晰度。

習慣了 Series 4 再戴回 Series 3,就好像從 iPhone 4 回到了 iPhone 3GS。

Series 4 有個超全的儀表盤,另外男生也可以選購小款了

更大的顯示區域,好處不僅僅是美學意義,它還讓顯示和操作變得更方便。


相比前一代,Series 4 的界面整體都被放大了,特別是 44mm 錶盤上,大信息密度的頁面看起來更舒服了,我也再沒出現過誤觸的情況。


在第三方 app 支持之前,這個大屏的意義還僅僅是等比例放大,它暫時沒能提供更大密度的信息。

一個例外是錶盤,蘋果針對大屏的 Series 4 定製了幾個獨佔的錶盤,我最喜歡的是下面這個,它可以在一個錶盤之上囊括多達 8 個複雜功能,比如空氣質量指數、紫外線指數、心率數據、日程、天氣以及世界時鐘,這讓我的手錶成為一個綜合性的儀表盤,以及快捷入口。


通過仔細對比發現,這一代小尺寸的 40mm 版本的屏幕其實與上一代大尺寸 42mm 版本相差無幾,在某些交互頁面,控件的按鈕面積近乎相同。

這意味着 Series 4 的大小尺寸不再是區分男女款的界限,如果你是纖纖玉手那一款小哥哥,40mm 真的更適合你。


Series 4 的錶帶和之前的並無二致,唯一的區別是錶帶上的那行小字,變成了 44mm 和 40mm。

Apple Watch 運行速度快追上 iPhone 了

自從誕生以來,Apple Watch 的運行速度一直捉襟見肘,即便發展到第三代,在應用界面拖動圓形的圖標,能夠感覺到細微的卡頓和掉幀。

得益於 64 位的 S4 芯片,這一代的運行速度有了質的飛躍,S4 芯片是一款基於 System in Package (SiP) 封裝的芯片,Apple Watch示速度提升最高達 2 倍。此外,Series 機身存儲從之前 8GB 升級到了 16GB。

與手機使用 app 的場景不同,在 Apple Watch 上使用 app 需要用户抬腕操作,所以應用的載入速度非常關鍵。


經過測試,Series 4 幾乎所有系統自帶 app 都可以在 0.5-1 秒內打開,那些不需要同步手機數據的 app 可以實現即點即開。像微信這樣體量龐大,每次都需要聯網刷新數據的第三方 app,依然可以實現秒進,只不過刷新聊天記錄會持續幾秒鐘。相比之下,Series 3 的應用加載速度大概在 2-3 秒之間。

最直接的變化是,我很少會看到應用加載的轉圈圈的動畫了。

如果你看過我們此前的評測,第一代 Apple Watch 的載入時間長達 7 秒,Apple Watch Series 2 的載入時間大約是 5 秒。

如果你經常需要在手錶上打開某類應用,建議把常用的 app 常駐在 Dock 裏實現秒開。我習慣於把「體能訓練」、「正在播放」加入到 Dock 裏,在用 AirPods 聽音樂的時候,可以直接用 Apple Watch 進行音量、下一曲等操作,非常方便。

經過四代的進化,Series 4 的運行速度終於達到了接近 iPhone 的水準,你再也不用等 app 加載等到手痠,app 的可用性大幅提升。


▲ Apple Watch 手寫快速回復微信

不過,我已經很少會主動打開 Apple Watch 的 app 了。對我來説,Apple Watch 並不是一個適合互動的玩意,它是一個被動的信息通知器:它比手機更方便,大量的微信、郵件等通知我只需瞟一看即可。它的全部意義在於,降低我掏出手機的頻率。

watchOS 5 最實用的更新都在運動健身上


Series 4 默認搭載了 watchOS 5,最實用的幾個功能都關乎運動健身。


第一個是自動識別訓練項目。比如當我開始跑步後,Apple Watch 能夠智能地判斷我是否在進行運動。大約 3 分鐘後就會震動提示我:您似乎正在進行體能訓練。手錶會根據動作給出兩個運動類型,你也可以更改運動類型,點擊記錄後,之前已經完成度運動量也會累計。同理,當我停下腳步後不久,Apple Watch 也會自動提示我是否完成運動。


這個功能相當實用,之前我在户外徒步就是因為忘了關停監測,不但很快耗盡了電池,還留下了一段長達 3 個小時的運動數據。

watchOS 5 還完善了跑步項目,新增了「配速提醒」以及「步頻」,目標配速可以控制你的速度,而合理的「步頻」能夠幫助用户避免運動損傷。

算上新加入的「瑜伽」和「徒步」,watchOS 5 支持的運動項目已經達到 14 種。

watch OS 5 還增加了更多手段鼓勵你健身,比如你可以選擇一位好友發起為期 7 天的競賽,Apple Watch 會把每天健身記錄圓環的百分比轉化成分數。在競賽期間,用户可以收到自己領先或者落後的通知,如同一個私人教練在背後鞭策你。


説真的,對於軟硬不吃無動於衷的我,增加一個競賽失敗自動轉賬給好友的功能可能更有用。

還有一個「抬腕對話」功能,因為抬腕的動作存在,現在你可以直接抬腕呼叫 Siri,而不必再説那句「Hey Siri」了,這個功能有助於緩解公共場合你和 Siri 對話的尷尬,不過激活不成功,好像更尷尬。

watchOS 5 還有一個 Walkie-Talkie 對講機功能,但由於這項功能基於 FaceTime Audio,國內無法使用。

健康監測是 Apple Watch 的新方向,可惜兩大新功能還無法體驗


9 月 12 日發佈會上,唯一一次雷鳴般的掌聲和高潮,出現在 Jeff Williams 宣佈 Apple Watch 加入心電圖(ECG)功能的時候,這是可穿戴設備第一次提供醫療級的功能。

提到心電圖,首先浮現在我腦海裏的是:醫院的病床上,肌無力的四肢上夾着夾子、胸膛吸住電極片的慘狀。

Series 4 不會勾起你任何疼痛的記憶:把手指放在數碼錶冠 30 秒,搭配背面的傳感器,Apple Watch 就會顯示出實時的心電圖。它還可以和 iOS 設備聯動,將心電圖完整記錄在 iPhone 和 iPad 上,以便用户自查或者向醫生提供個人信息。


由於這個功能只通過了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FDA)驗證,所以在其他任何國家都無法使用。不過蘋果員工告訴我,Series 4 的硬件功能並沒有任何缺失,除了蜂窩版本的不同,所有國家的 Series 4 硬件上都是一樣的,他們正在努力爭取在中國提供心電圖的功能。

這個硬件就是 Series 4 獨佔的電極式心率傳感器,它多用在心電圖儀等能達到醫療器械級別的產品上,電極式心率傳感器需兩個觸點也即雙手來檢測數據,這就解釋了為什麼心電圖功能需要用户把手指放在數碼錶冠上。


Series 4 的背面搭載的光學心率傳感器結構因此也發生了變化,雖然看起來從原來的 4 個變成 1 個,但實際上數量並沒有發生變化。傳統光學心率傳感器的原理很簡單,它通過光反射來測量心率,如果血液發生微小變化,則認為心臟跳動一次。

健康監測是 Apple Watch 的新方向,目前它主要監測是你的心臟。蘋果認為,心率過高或過低,都可能是嚴重健康問題的徵兆,但很多人不能識別這些症狀,往往導致無法及時發現病因。

比如當 Apple Watch 檢測到你 10 分鐘未曾活動,而且心率低於某個臨界值,Apple Watch 會發出心率偏低提醒。這可能是心動過緩的症狀,如果心臟無法為身體輸送足量富含氧氣的血液,可能會導致嚴重後果。

很奇怪,我曾收到過幾次心率升高通知,都是在越洋的飛機上。

健康監測的另一個主打場景就是「跌倒監測」。當 Series 4 感知到你摔倒,會自動進行緊急呼叫。如果你在 60 秒內沒有任何反應或忽略提示,Apple Watch 將自動撥打急救電話,並向緊急聯繫人發送位置信息。

這是一個對老年人非常友好的功能。它會自動對 65 歲以上的用户開啟,並在後台隨時監控。

這個功能屬於 Series 4 獨佔,因為它搭載了新的加速感應器和陀螺儀,當一個人摔倒的時候,手錶能迅速捕捉衝擊力最大那個點,陀螺儀則在隨時監測腕部軌跡,究竟是在做動作誇張的劇烈運動,還是真的摔倒了。

遺憾但也慶幸的是,我還沒能享受到這個貼心的功能,而且我也實在沒有勇氣故意摔倒。

我嘗試了在床上模擬了幾次撲街的情況,床板鬆動了都沒能摔出這個功能,看來蘋果的數學模型的確很準。

續航遠超 18 小時,但兩天一充並不現實

續航可能是 Apple Watch 最不成熟的地方。話説愛範兒的 CEO Wilson 就因為忙着改變世界,常年戴着一塊黑屏的 Apple Watch,畢竟手錶的充電器不像 Lightning 數據線那麼普遍,輕鬆就能從員工工位上順走一根。

跟上一代的情況一樣,18 小時的官方續航是個保守的數據。我在最輕度的使用環境下——每天 10 多條推送、不開 GPS、也不運動,Series 4 活生生地撐過了 48 小時,實現了兩天一充的創舉。

即便在幾十條推送、一小時健身時間的中度使用情況下,一天下班回到家,Series 4 也可以保持 60% 以上的電量。


這個續航能力依然沒有辦法讓 Apple Watch 挽着你的手伴你入眠,每天睡前把手錶放到充電器上還是最保險的使用方式。

為什麼 Series 4 可以在增大屏幕的情況下,維持不變的續航能力呢?Series 4 新的 LTOP 屏幕技術功不可沒。

LTPO 是一種新型背板技術,被稱為低温多晶氧化物(Low Temperature Polycrystalline Oxide),相比另一種 OLED 背板技術 IGZO,它可以動態調整動畫的更新率,從而讓整塊顯示屏幕的功耗更低。

所以,我們可以期待 iPhone 也搭載這種屏幕了。

Apple Watch Series 4 就是智能手錶的 iPhone 4

2007 年喬布斯揭幕 iPhone 的那場發佈會,如今已成為具備跨時代意義的歷史事件。但那更多是 iPhone 功成名就之後世人對某個節點的推崇。實際上當時 iPhone 的風評並不好:不支持 3G 網絡,沒有 GPS,主攝像頭只有可憐 200 萬像素……羸弱的配置讓它飽受市場質疑。

真正讓蘋果突出重圍的是 iPhone 4,一款各方面配置都全面領先於行業的智能手機:把中框作為天線的巧妙設計、超薄的機身、看不到點陣的 Retina 顯示屏以及那堪比卡片機的拍照。


▲ 2010 年喬布斯發佈 iPhone 4. 圖片來自:thegolobeandmail

iPhone 4 成為當時智能手機市場的標杆,不僅在於各方面都領先行業一大截的硬件指標,更在於它解決了如何讓人在巴掌大的屏幕上使用計算機的問題,自此手機才真正變成每個人口袋裏的個人電腦。

但 iPhone 4 的成功不是一蹴而就的,它受益於 3G 浪潮的席捲,受益於多點觸控交互的民主化,受益於 A 系列處理器多年的技術積累,受益於 App Store 生態連接的廣泛互聯網服務,它是蘋果軟硬件結合的集中體現。

正如 John Gruber 所説:

引用人們總錯誤地以為,蘋果公司就應該一舉推出驚豔四座的新品,但蘋果更擅長的是年復一年的迭代。


短短几年,Apple Watch 已經成為全球最受歡迎的可穿戴設備,在第二季度賣出了 470 萬台,17% 市場份額,卻拿走了這個市場六成的銷售額。

今天的 Series 4 像極了 8 年前的那台 iPhone 4:幾乎無可指摘的精良設計、強大到藐視對手的性能、全面的運動健康功能,它或許不是最完美的智能手錶形態,但卻是行業標杆級的存在。

與 iPhone 相同的是,Apple Watch 發佈之初飽受質疑,它定位模糊、續航羸弱、運行緩慢。蘋果花了三年多時間,才讓 Apple Watch 成為一個可堪大用的產品。

和 iPhone 不同的是,Apple Watch 站在一個不成熟的市場環境中——它甚至可能無法成為一個大眾市場,它承受比 iPhone 更大的市場期望與壓力,需要一個比 iPhone 更長期的市場適應曲線。

4 年了,再看 Apple Watch 是什麼?


回到開篇那個終極問題:

引用Apple Watch 是什麼?它有什麼用?

Apple Watch 問世四年,每一代發佈,我都要費盡口舌地向朋友解釋這個問題。這件事之所以困難,是 Apple Watch 的方向一直在變。

還記得 4 年前的那場發佈會上庫克説的話嗎?他説 Apple Watch 的定位有三個:精準的腕錶、親密而及時的通訊設備、健身伴侶。

蘋果一度把它瞄準了時尚和奢侈品市場,雖然這條路沒能走得通,蘋果也在今年砍掉了價格不菲的 Editon 版本。

蘋果很少南轅北轍調整一款硬件的方向性問題,至少 Apple Watch 經歷這個過程,通訊功能正在逐漸淡出 Apple Watch:從 Series 2 和 watch OS 3 開始,Apple Watch 砍掉了「朋友」、「Glance」兩個重要界面,側面按鍵也從「朋友」變成了「Dock」。

在後來的宣傳方向上,Apple Watch 主打的全是運動健身功能,它每一次系統更新,也都是圍繞健身的方向迭代。

Series 3 增加了蜂窩網絡,但它的初衷並非成為一款獨立通訊設備,只是讓你在運動的時候不必受到手機的束縛。


Apple Watch 從誕生之初那個貼滿了各種標籤和概念的腕部設備,越發獨立為一款全能的運動手錶。

和 iPhone + App Store 的進化之路相比,Apple Watch 不依賴開發者生態,不講 killer app,它更多靠的是硬件自身的迭代——更多傳感器,更多的運動類型,更精準的身體數據監測。


Apple Watch 可能永遠不能滿足你腕部多了一台 iPhone 的美好願景,它就是一個 iPhone 的配件,這個配件監督你每日完成運動目標,提醒你不要久坐,讓你定時調整呼吸節奏,鼓勵你和朋友進行健身競賽,它也在時時刻刻地監控你的心率變化,預知你的身體狀況。

而 Series 4 心電圖功能的加入,標誌着它從一款業餘的運動手錶兼做醫療器械,這是一個強烈的信號,Apple Watch 的未來不僅僅是運動健身,更是醫療健康,它可能會朝着更專業的醫療設備方向進化——通過大量傳感器對你的身體進行監測,通過預測你的發病徵兆並給予提醒,從而挽救生命。

這是一個比運動健身更大的市場,用户也許沒有健身的習慣,但沒有人想突然躺着被送進了 ICU。

也許這會是我一直佩戴 Apple Watch 的理由。


資料來源:愛範兒(ifanr)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Apple Watch Series 4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