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rome OS 與 Android 的生死愛慾

愛範兒 於 15/12/2015 發表 收藏文章

Chrome OS 與 Android 融合的月經文,差不多每隔幾個月就會出現一次,然而每次融合的聲音出現,各大小討論區都只顧忙於爭論 Chrome OS 好不好用、有沒有人要買 Chrome OS。可是,究竟為什麼近年老是出現 Chrome OS 和 Android 要融合的聲音?究竟所謂的 Chrome OS 和 Android 的整合又是什麼回事? 在最近的傳聞冷靜過後,我們再回頭審視一下整件事的來龍去脈。

Chrome OS 與 Android,欲斷難斷

自 Android 之父 Andy Ruby 離開 Google 後,兩者整合的傳聞就沒完沒了,光是愛範兒在這兩年來報道 Chrome OS 和 Android 整合的傳聞就可以有一大堆,以下是部份內容:


引用Google 是否會逐步將這兩個系統融合起來?根據 Cnet 的報道,主管 Chrome OS 的 Google 副總裁 Sundar Pichai 在談話中,的確對此有些暗示。Sundar Pichai 承認 Android 更加成熟,而 Chrome 還很年輕,但是隨着各種設備的發展,產品之間會有融合的可能。


引用執掌 Android 近 10 年的安迪·魯賓(Andy Rubin)離職了,另有任命,而負責 Chrome 應用業務的 Sundar Pichai 將接管 Android,同時兼管 Chrome 和軟件應用部門,這意味着 Google 的移動應用和 Chrome 瀏覽器業務將置於統一麾下。


引用Sundar Pichai 説,Andy Rubin 的事情很突然,他很晚才知道 Andy 的決定……”我們擁抱兩者,而且我們將繼續在兩者上投入。因此,在短期內不會有任何改變。從長期看,計算機自身的發展會決定改變的方向……從現在起一年或兩年之後,情況或許會有所不同,但是從短期看,我們有 Android,我們有 Chrome,而且我們不會改變方向。


引用雖然我們可以從 Andy Rubin 調職,Sundar Pichai 統領 Android 和 Chrome 兩大部門,還有最近 Google 加快 Chrome OS 步伐等等動作可以解讀出一些東西出來。但是,市場是最現實的。Chrome OS 的限定詞太多:北美、低端、桌面,而 Android 則是百搭型的。


引用在 Chromium 官方博客上,Google 工程師 Andrew Grieve 宣佈了把 Chrome 應用搬到移動平台的計劃…這套工具可以讓開發者為 Chrome 應用加上本地應用的外殼,然後通過 Google Play 或蘋果的 App Store 來發布。…Google 的策略已經很明確了,Chrome 才是未來,網絡應用才是未來,Android 只是一個不得不走的彎路罷了。


引用報道指出,負責 Android 系統的副總裁 Hiroshi Lockheimer,現在已經成為 Chrome OS 工程團隊的主管。這暗示了兩套系統最終融合的可能性。另外,根據知情人士的説法,Pichai 選擇 Lockheimer 是向團隊釋放一個信號,Android 是未來。


引用華爾街日報在相關人士中獲知,Google 的工程師已經努力近兩年,將 Chrome OS 和 Android 兩個系統合二為一。雖然 Chrome OS 和 Android 均基於 Linux 開源代碼,但兩款操作系統有着重大區別,融合到一起並不輕鬆。


Chrome OS 是 Google 的親生兒,相比起從外面收購的 Android 來説,更多人會覺得 Chrome OS 更是最符合 Google 的雲端大戰略。而 Android 之父 Rubin 的離去、以及 Chrome 主管 Pichai (上圖)空降 Android 這個關鍵的人事變動,變相符合了大眾對 Google 戰略上的投射

但最有趣的是,傳聞最早的版本應該是:

引用Chrome OS 將會是 Google 的”未來”,Android 遲早會被”吞併”。

不過在 2015 年,傳聞雖然是一樣,但角色卻反轉了:

引用Android 將會是 Google 的”未來”,Chrome OS 遲早會被”消失”。

簡言之,Chrome OS 與 Android 之爭,其實就只是路線之爭

銷情網情,誰是最愛

首先,待我們了解一下今天 Chrome OS 的情況。 如果説 “Chrome OS 快要與 Android 結合”這消息是”月經文”,那 “Chromebook 在 XXX 市場快速增長”也是另一著名的月經文。每隔一段時間,我們也會聽到一點有關 Chromebook 如何在美國大賣的消息:例如在 2013 年年尾,就有消息指 Chromebook 已佔了美國商務筆記本市場的 21% 銷量,而最近也有消息指美國教育市場裏出售的半數筆記本都是 Chromebook,根據這個趨勢發展,我們在不久的將來,估計應該會見到滿街都是 Chromebook 吧;但是,我們就是很少見到街上有人拿着 Chromebook。

好吧、大家先不要忙着爭論 Chromebook 好不好用、或是好賣不好賣,因為 Google 其實也不需要知道。他們唯一想知道的,是”究竟有多少人拿 Chromebook 來上網。”

下圖是截至 2011 年 1 月至 2015 年 11 月 Statcounter 統計的網頁瀏覽流量 (Web Traffic) 比較(以作業系統統計)。無疑,Chromebook 增長是很”高速”,但自 2011 年三星推出第一台販賣用的 Series 5 開始,五年來 Chrome OS 無論增長速度有多高,但全球網頁瀏覽量仍然連個整數也不到,即使是美國範圍內也只是 1.5%,僅僅比小眾的 Linux 要好一點--但是,一台只能用來上網的機器的網頁流量,居然和一台極客經常用來玩遊戲、碼碼字的的多功能電腦差不多,那更不要説與 Android 相提並論。


我們考慮到 Chromebook 的”高速增長”增長,所以也嘗試土法煉鋼,在 Excel 裏用多項式推演其趨勢線。假設其它因素不變,排除競爭和科技趨勢變化,也假設而 Chromebook 在未來保持幾何級數式的高速增長:在此最樂觀的情況下,我們預計少還要等到 2020 年,Chromebook 的網頁流量才能有機會在美國突破 10%,而在 2023 年才有機會在全球範圍內突破 5%。當然,在不同的推演算法下可能會有更樂觀的推演,但一般來説 Google 也不要幻想可以在短期達到這個地步:2015 年,微軟光是 Windows 7 就在美國範圍佔了 43.21%,全球範圍內佔了 49.27%,而 OS X(各版本合計)分別是 17.24% 和 9.36%。

這就是目前 Chrome OS 所面對的殘酷現實--要知道 Google 目的並不是賣硬件,Chromebook 好賣不好賣對他們來説並不重要,他們需要的是:更多的用户願意拿 Chrome OS 當網絡入口。 無論 Google 這盤棋有多大,但只要沒人和他們對下,仍然是白搭了一個棋局而已。

移動桌面,難捨難離

Chrome OS 與 Android 之間的考慮,還有比瀏覽量還要麻煩的因素。

下圖是分析師 Ben Evans 所提出“行動設備在吞天食地”的簡報:近年移動設備與桌面電腦的差距,已經不是 Chrome OS 初開發時所能相提並論。而自智能手機的興起對 Chrome OS 的衝擊,主要就是 “Web 已死”的論點。Web 是否已死這個並不好説,當時 Techcrunch 就曾經與 Wired 架空論戰了一場。在手機上網頁較佳?還是用原生應用較好?答案可能見仁見智,但認真的説一句:我真不關心有多少人會在智能設備上看網頁。

我更關心的是:有多少人不在移動設備上跑應用。


我們一點不想分析 Web 是否已死,因為重點從來都不在這裏;Google 把賭注押在 Web 是可以的,但把賭注”全部”押在 Web 上呢?

對,重點是”全部”

不少媒體都指 Chrome OS 最大問題是它不能在沒網絡下使用,但我覺得 Chrome OS 的最大弊病只是不能跑原生應用。當然,支持 Chrome OS 的朋友一定會説:網上有一大堆網絡應用可以取代原生應用,而且網絡應用好處多多…(下刪一萬字),好吧,我也知道這一萬字的好處,但不代表消費者因而接受這些大道理:目前移動設備平台的生死,很大程度上仍然取決於它的應用市場有多大;Blackberry 和 Windows Phone 的不濟,一直被指是因為主流應用不夠多。但有人關心過 Blackberry 或 Windows Phone 跑網絡應用好不好。反過來看,Google 在這個移動設備稱霸的時候,真的敢讓智能手機只跑網絡應用、不能跑原生應用嗎?

簡單來説:Android 有 Chrome,它可以跑網絡應用,這是 Google 給網絡應用押下的的注碼。但是説 Google 要豪賭 Chrome OS 是未來,Android 是條彎路嗎?

雲與應用,愛恨交織

那究竟在傳言中的”融合” 是甚麼?

原理上,所謂的”融合”可以有很多種情況:第一種情況,是最基本的”結構融合”。目前根據先前華爾街日報的説法:

引用雖然 Chrome OS 和 Android 均基於 Linux 開源代碼,但兩款操作系統有着重大區別,融合到一起並不輕鬆。

兩者其實有什麼分別?用一個很簡化的説法:Android 是個”驅動 + Linux 內核 + Android Runtime” 來跑應用,而 Chrome OS 是個”驅動 + 極簡的 Linux 內核 + Chrome 瀏覽器”來跑網頁應用(下圖)。換句話説:Android 是為了可以跑原生應用而做得複雜一點,而 Chrome 是為了讓瀏覽器跑得更好而做得簡單一點--也由於 Chrome OS 把所有多餘的資料庫等等都幹掉,Chrome OS 變得如此簡潔,用户才能享受飛快的啟動速度,但也因為如此沒有了用來支援應用的資源庫呀虛擬機等等的中間層,Chrome OS 要跑 Chrome 以外的原生應用,將是十分困難。


雖然我們絕不能説 Chrome OS 完全沒有東西值得用到 Android 上,但最多隻是小修小補;但如果要兩者要合而為一,比較明顯的更動是:

  1. 把 Android 瀏覽器強化,加強其網頁應用能力;
  2. 直接在 Chrome 之上架個 Android Runtime ,讓它也能跑原生應用;
  3. 把 Android 和 Chrome 繼續獨立,但透過類似蘋果 Handoff 的方式,加強兩者的溝通
  4. 直接放棄任何一個系統,統一兩者的硬件。

除了傳聞中的第 4 項,剩餘的任何融合方式,都只是如何調和”原生應用”和”網頁應用”兩者。 Google 其實一直都在 Android 上加入”網頁應用”特性,最簡單的做法,莫過於在 Android 上加入 Chrome 瀏覽器(在 Android 4.0 之前,Android 的預設瀏覽器是 Android Browser),只要 Google 認真寫好 Android 的 Chrome 瀏覽器,即使兩者沒有什麼融合,Android 一樣可以跑網絡應用啊。而且,即使 Android 在主力跑應用,也不代表不用瀏覽器:先前我們提及過 Google 發佈了一套基於 Apache Cordova 的工具鏈,允許開發者使用 HTML、CSS 和 JavaScript 構建本地移動應用,就是一種把網絡應用”偽裝”成原生應用的方法。

另一方面,Chrome OS 這陣也很積極的把自己只能跑網絡應用的形象洗去,例如早前推出的離線網絡應用功能,以及給 Chromebook 一個 Android Runtime,讓它也能跑 Android 應用。當然從原則上看:如果 Chrome OS 也能跑原生應用(雖然在 Chrome 上跑 Android Runtime 也不能完全説是原生應用)。 所以説到底,不就是讓原生應用和網絡應用共存吧。

換句話説,Chrome OS 與 Android 之爭,骨子裏就是”原生應用”和”網頁應用”之爭。而所謂的”兩者融合”,其實就是如何調和兩者本來不矛盾的矛盾關係。

離離合合我已覺討厭

所以在 2014-2015 年這個移動稱霸的時代,Chrome OS 和 Android 在傳聞中的地位反轉過來,現在輪到是 Android 是未來,Chrome OS可能消失。而觸發這個傳聞的關鍵之一,就是 Pixel C。

Google 要讓 Android 移動性與 Chrome OS 的桌面性結合而推出的 Pixel C:這台平板和筆記本電腦的合體,冠以先前 “Pixel” 的美名。從 Pixel C 的設計看,Google 覺得可以從 Chromebook Pixel 借鑑的,就是硬件--鍵盤,然後再把屬於移動領域的 Android 塞入去。雖然外媒的反應並不理想,但這台新機器成為新一輪的 Android 吞蝕 Chrome OS 論再次升温的原因


也許在開發者在開發的角度看, “Chrome OS、Android 兩者誰是正路”是個很關鍵的核心問題。但用户根本就不會知道,只會説:什麼正路彎路都給我去死吧,我為什麼一定要”二擇其一”?

原生應用有它的有優點和缺點,網絡應用也有其好處和壞處,在目前這個階段,Google 很難説服用户放棄其中一種。 雖然説 Google 之所以要在 Chrome OS 上把原生應用閹割掉,其良好願望是要讓 199 美元的機器上跑網頁跑得更順吧。

可是,如果大家期望能在 199 美元上的機器上上網上得飛快、又可以 P 圖、又可以玩 LOL… 大家還是期望老闆們大發善心提提工資,買台好一點的筆記本電腦,這樣會比較貼乎目前的現實。

題圖來自:123RF圖片庫

資料來源:愛範兒(ifanr)
作者/編輯:莊 偉宏 Odin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Chrome OS  Android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