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Dior、PRADA,這些時尚高奢大牌還做過手機

愛範兒 於 08/01/2021 發表 收藏文章

「低價買大牌」的噱頭,讓奢侈大牌在彩妝香水上迅速圈錢,創造出一系列現金奶牛。光女生適用遠遠不夠,奢侈大牌一直在尋找男女老少皆可的「低價單品」。

直到 AirPods 成為人手必備單品,AirPods 保護套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爭在 2020 年悄然打響。

▲ 價值 1100 美元的 Gucci Beige AirPods 保護套. 圖片來自:Gucci 官網

先有 LV、Dior(迪奧)、Prada(普拉達)以及目前火爆時尚圈的 Bottega Veneta(葆蝶家,簡稱 BV),在年初先後上架了多款 AirPods 保護套。

▲ 知名時尚品牌推出的 AirPods 保護套

Gucci(古馳)也不甘落後,在年底推出價值 1100 美元的 Beige 款和 460 美元的 GG Marmont 款,分別等於 3.5 個和 1.5 個 AirPods  Pro 的價格,因「誰保護誰」等調侃被熱議。

▲ 價值 460 美元的 Gucci GG Marmont AirPods 保護套. 圖片來自:Gucci 官網

但這並不是時尚品牌到科技圈的首輪爭奪。在 2000 年之後,時尚品牌與手機制造商、設計公司攜手打造設計師款手機。

接下來用 16 款你可能不知道,或者已經遺忘了的設計師款手機,和一些料想不到的時尚聯動科技產品,與你一起回顧這 20 年。

▲ 奢侈品牌在 2000s 推出的手機. 圖片來自:HIGHSNOBIETY

走網紅路線的粉紅一組:BABY PHA (富貴貓) & Juicy Couture (橘滋)

印有 BABY PHAT(俗稱富貴貓)小貓咪的摩托羅拉 i833,在推出的 2004 年定價 699.99 美元(摺合人民幣 4567 元),被認為是那時候最成功的網紅手機案例。

▲ BABY PHAT Motorola i833. 圖片來自:HIGHSNOBIETY

創立於 1999 年的 BABY PHAT 可以稱得上 2000s 時尚的代表,它背後的女人(創始人兼創意總監),擁有黑人血統的混血模特吉莫拉·李·西蒙斯(Kimora Lee Simmons),也是當時的時尚名人。她曾經以「擁有全世界最多的 LV 包包」,在 5 年前又一次被各大媒體報道。

很看好 BABY PHAT Motorola i833 的她,還親自出馬來當廣告大片的模特。


這款摩托羅拉,還是顏值擔當的珠寶收藏品。在機身外部顯示屏幕邊,鑲嵌了一圈 0.4 克拉真鑽石。吉莫拉本人説的這段話精準詮釋了手機的定位。

引用我為跟我一樣喜歡粉色、寵愛鑽石、想要發表時尚宣言的女人設計了這款手機。限量版 BABY PHAT i833 就像一款珠寶——大膽、有趣、性感和時髦。

▲ BABY PHAT 的性感美學. 圖片來自:zora.

事實上這款「小粉紅」也收穫了不少男粉,比如説唱歌手 Cam’ron。

▲ 使用 Baby Phat i833 的説唱歌手 Cam’ron

緊接着的 2005 年,來自加州的休閒服品牌 Juicy Couture(橘滋),以粉紅色絲絨家居服套裝最為人熟知,於是與手機制造商 T-Mobile 合作推出 Juicy Couture Sidekick II。

▲ Juicy Couture Sidekick II. 圖片來自:CR.

▲ 2004 年電影《賤女孩》裏面的 Juicy Couture 粉紅家居服

認真比對了 T-Mobile 之前推出的 Sidekick,設計師款只是小修小改——換了顏色,和改了屏幕邊飾設計。售價相對前一款要稍低,僅 299 美元(摺合人民幣 1951 元)。

▲ Sidekick II 的普通機型(圖左)和 Juicy Couture 版本(圖右)

金燦燦的炫富大哥:Dolce & Gabbana (杜嘉班納) & Versace (範思哲)

來自意大利的 Dolce & Gabbana(杜嘉班納)和 Versace(範思哲),產品風格均以華麗著稱,好像也只有鍍上土豪金色才能相配。它們先後在 2006 年和 2007 年,分別瞄上了摩托羅拉 RAZR V3i 和諾基亞 8800,在此微微調整外觀,出了品牌 logo 加身的限量款。

▲ Motorola RAZR V3i(圖左)和 Nokia 8800(圖右)

摩托羅拉 RAZR V3i 一度是翻蓋手機的暢銷款,但 Dolce & Gabbana 限量版 RAZR V3i 鮮少為人所知,僅僅生產了 1000 台,定價 1100 美元(摺合人民幣 7178 元),是普通版的近 4 倍售價。而這份高差價埋單的是顏色和這些瑣碎的細節—— Dolce & Gabbana 的 logo 、屏保、壁紙、視頻,和附帶的 DG 手機掛飾。

▲ Dolce & Gabbana Motorola RAZR V3i

相比之下,範思哲的設計較為用心。錶殼鍍上 18k 金,將辨別度極高的美杜莎 logo 刻在滑蓋上,機身上更是多處鑲鑽,在極盡奢華這件事上不放過任何細節。售價 2049 美元(摺合人民幣 13370 元),刷新了諾基亞手機售價的上限。

▲ Versace Nokia 8800. 圖片來自:HIGHSNOBIETY

邁入觸摸屏時代的科技控:Prada (普拉達)  & Armani (阿瑪尼) & Dior (迪奧)

讓 Prada(普拉達)成為讓大眾耳熟能詳的品牌名,不是其服裝和包包,而是電影《穿普拉達的女王》(又名:時尚女魔王)。在上映的 2006 年之後的那段時間,你可能不一定看過這部片子,但多少會聽聞普拉達這個梗。

▲ 在電影《穿普拉達的女王》中的梅姨(Mary Louise)和安妮·海瑟薇

Prada 也趁着這股熱潮,聯合 LG 在年底發佈會上推出 Prada LG KE850。

這是市面上第一款帶有電容式觸摸屏的手機,包攬了當年 5 項設計類獎項。可是在發佈會的 27 天后,喬布斯帶來了第一款 iPhone,開售 15 個月內售出 610 萬台,相比之下 Prada LG KE850 在前 18 個月僅售出 100 萬台。

▲ Prada LG KE850

不過這擋不住 Prada 在手機業深耕的決心,在 2008 年和 2012 年相繼推出第二代 Prada LG KF900 和第三代 Prada LG P940。

iPhone 將鍵盤與觸摸屏合二為一,Prada 卻在做過時的設計——在二代機身上加了側滑全鍵盤,厚度增加了 5mm,重量上增加了 50%,此外機身設計上並沒有明顯改變。

▲ Prada LG KF900

第三代顛覆了之前的設計,機身幾乎全是犀利的直線條,失去了設計師款手機應有的時尚度,像是找來的一款普通手機加上 Prada 的 logo。顧客自然也不買賬,開售 9 個月後價格從原價 430 英鎊跌至 149 英鎊。

▲ Prada LG P940

Giorgio Armani 也不甘落後,由設計團隊操刀設計並結合三星當下最新的技術,打造出來信用卡大小的設計師版本 SGH-P520,於 2007 年 Armani 的展會上發佈,售價 1100 美元(摺合人民幣 7178 元)。

▲ GIORGIO ARMANI SAMSUNG SGH-P520. 圖片來自:圖片來自:HIGHSNOBIETY

Giorgio Armani 為手機配備的皮套,讓原本走極簡風格的機身,無形之間多了翻蓋的選項。

▲ GIORGIO ARMANI SAMSUNG P520 的實拍圖和真皮手機套

跟隨這股浪潮湧入手機業的時尚品牌,還有以牛仔褲聞名的 Levi’s、以襯衫起家的倫敦名牌 Ted Baker 和高奢鐘錶品牌 Tag Heuer。

▲ 由 ModeLabs 設計的 Levi’s 手機

▲ HTC 的 Touch 手機(圖左)和 Ted Baker 的手機(圖右). 圖片來自:The Register

▲ 限量發售 1911 件 的 Tag Heuer 手機. 圖片來自:uncrate

作為時尚品牌前列的 Dior(迪奧),自然也收到眾多手機制造商的合作邀請。但 Dior 最終選擇了 ModeLabs 這家法國設計公司,從零開始定製自家專屬的高端手機。

ModeLabs 在手機設計上很具先鋒概念,在 2008 年即推出三款環保概念手機,通過人體動作獲取能量的 YoYo、U-Turn 和 Runaway。

▲ 從左到右依次為 ModeLabs 設計的 YoYo、U-Turn 和 Runaway

強強聯合後的 Dior Phone 有多個版本,但外觀都極盡時尚與奢華,用各式珠寶打造 Dior 獨具標誌性的 Cannage 格紋,這種經典的藤格紋可以追溯到以戴安娜王妃命名的 Lady Dior 包包。
▲ Dior 定製款手機(圖左)和 Dior 經典的戴妃包 Lady Dior(圖右)

以 2011 年推出的遐想(Reveries)高級定製版為例,這也是 Dior 首次推出的觸摸屏智能手機,上面包裹着鱷魚皮,鑲嵌有 640 顆施華洛世奇鑽。售價上也非常符合其高端定位,最低版本也需 6.6 萬美元(摺合人民幣 43 萬元),這也難怪成為最昂貴手機榜單的常客。

▲ Dior Reveries 高級定製款手機

Dior Phone 的售賣渠道除了自家的精品店外,會供應給 300 家精選的鐘表和珠寶專業零售商,這也在説明,Dior 將手機打造成彰顯身份與品位的「珠寶」科技產品。

▲ 翻蓋款 Dior Phone 的鑲鑽細節

潮人新寵:Moschino(莫斯奇諾)& Supreme & Thom Browne(湯姆·布朗)

在大廠主導手機市場的今天,時尚品牌聯名手機依然有自己的玩法。在 2019 年和 2020 年這兩年裏,潮牌 Moschino(莫斯奇諾)、Supreme 和 Thom Browne(湯姆·布朗)分別聯手華為榮耀、BLU 和三星,推出聯名款手機。
榮耀 V20 Moschino 聯名款,提供了紅色和藍色兩種選擇,機身背部將這兩種亮色用 V 型光影打造出夢幻的科技感,一再進入售罄狀態。

▲ HONOR x Moschino V20

同年,榮耀還聯手潮牌 Aape 推出粉紅色和粉藍色合作手機。

▲ AAPE x HONOR Glory 20

賣磚頭都能賣爆的 Supreme,做起手機聯名也不在話下。


當取代隨身攜帶的智能手機不再可能,Supreme 另闢蹊徑——智能手機可以有,Supreme x BLU Zoey 2.4 也可以同時擁有,作為隨身攜帶的第二台手機,又或者放在家中的收藏品。

BLU 主銷低價手機,Supreme 這次要「改造」的是 1994 年推出 Zoey 2.4 款式。當年申請到專利的 Zoey 2.4 在今天降檔為老式機,背後是對千禧年前後這段過去的懷舊與復古。

▲ BLU Zoey 2.4

長得很像諾基亞手機的 Zoey 2.4 如何變潮?

Supreme 再度拿出自己的殺手鐧——顏色和 logo。給手機全身刷上紅色或黑色,BLU 的 logo 被縮小擠到屏幕的左上角,空出正中位置給了 Supreme 的 logo,再在機身背面放上大大的 Supreme。

▲ Supreme x BLU Zoey 2.4

在技術上為了實用於當下,在現代機與老式機之間做了妥協——增加了藍牙連接和瀏覽器,但保留了早期的 fm 收音機和 Mp3 播放器功能。

推出的時機與位置也很巧妙,在 Supreme 邁入 25 週年的時刻,跟同 2019 秋冬系列配件上新。

▲ Supreme x BLU Zoey 2.4

最後一款介紹的是 Thom Browne(簡稱 TB), 以灰色西裝和紅白藍三色條紋打造制服美學的美國品牌,將這些特點作為原點,攜手三星設計出 Galaxy Z Flip,在 2020 年 2 月 14 日以 2480 美元(摺合人民幣 16182 元)售價開始接受預定。

▲ Galaxy Z Flip Thom Browne 限量版

除耳機外,還設計了包含兩款腕帶的手錶和藍牙耳機。


Thom Browne 為發佈這款手機拍的微電影,效果也相當震撼。一身 Thom Browne 的他,站在建築羣的背景前,從通天的水幕中拿出手機,屏幕顯示出百葉窗簾的開機動畫,隨後黑色背景中亮出醒目的 Thom Browne 的 logo。

▲ Galaxy Z Flip Thom Browne 限量版視頻廣告. 圖片來自:Instagram (id: thombrowne)

而後在講出「我準備好了」之後,他用手輕觸分開水幕,如同《聖經》中摩西將大海分開兩邊,從中間走過,水幕隨即在身後合上。這彷彿在暗示,Thom Browne 的 Galaxy Z Flip 將是一款劃時代產品。

▲ Galaxy Z Flip Thom Browne 限量版視頻廣告. 圖片來自:Instagram (id: thombrowne)

在這個萬物皆可用設計重新定義的時代,科技產品不一定只拼技術性能,時尚產品也不定只靠時尚度,沒有條條框框的限制。

2015 年,Dolce & Gabbana 與 FRENDS 聯名,為當時發佈的秋冬時裝秀設計了珠寶級別耳機,售價 9000 美元,被蕾哈娜(Rihanna)帶貨的翌日立馬售罄。

▲ 蕾哈娜(Rihanna)佩戴 FRENDS x Dolce & Gabbana 聯名款耳機的推特照片(圖左)和秀場圖(圖右)

2020 年,LV 為 AirPods 設計了 Nanogram 和 Monogram 兩款耳環,一款用作固定 AirPods,另一款聲稱無需穿耳洞,帶上 AirPods 同時也戴上了耳環。這樣意料之外的設計,有着出乎意料數量的例子。

▲ LV 推出的 Nanogram 耳環(圖左)和 Monogram 耳環(圖右)

但無論如何設計,唯有一點是共通的,要有屬於自己的設計語言,平庸無奇的設計總會被時間塵封,有辨識度的、打動人的好設計在多年後依然可以拿出來回味一番。


資料來源:愛範兒(ifanr)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