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ke 花 10 年做了雙「無聊鞋」,還説它是萬能的?

愛範兒 於 23/06/2022 發表 收藏文章
運動鞋的迭代上新,幾乎一年四季都有,再怎麼不濟至少也是高產歌手出專輯的節奏。

然而,Nike 卻有一個非常沉得住氣的系列:跟藝術家 Tom Sachs 聯名合作的 NikeCraft,幾年才搞一次大事情。


今年是Nike 誕生 50 週年,也是 NikeCraft 系列誕生的 10 週年。

人們帶着對初見「火星鞋」時天馬行空的期待,卻盼來了一雙寡淡無味的通用款。

啊,就這?

今年 1 月,NikeCraft General Purpose Shoe(簡稱 NikeCraft GPS,下稱「通用鞋」)設計曝光。

做舊的米白色,藍色標籤點綴,整體毫無視覺衝擊力,更像是日常通勤款。不少網友表示非常普通,相當失望。


Highsnobiety 編輯 Sam Cole 稱它是 Sachs「迄今為止最平淡的產品」,表示如果去掉標籤,你根本看不出來是藝術家聯名款。

Sachs 也知道這款新鞋讓人內心毫無波瀾,這正是他的用意。

他在《紐約時報》登出廣告解釋設計理念,大大的標題寫着「無聊」,甚至選用了一張運動鞋飽經風霜的照片,頗有些美劇《廣告狂人》Don Drapper 的作風。


他説,我們花了 10 年時間,讓一雙運動鞋變得如此簡單。

引用運動鞋不應該是你身上最令人激動的東西。它們是工具,而工具最重要的是它們的作用。

穿上它們,然後忘掉它們。專注自己,更快一點,更敏鋭一些,去捕捉噪音中的信號。

Nike 官宣稱,NikeCraft GPS 是一款低調的萬能鞋,專為日常生活的各種情況而設計。

它有略微上翹的鞋型,用了三片式注模杯狀鞋底(由耐用橡膠外底、柔軟橡膠中底和 EVA 泡棉芯構成),針織鞋面透氣的同時能一定程度擋雨。它是「為不平凡人打造的平凡鞋」。


雖然普通得沒有存在感,Sachs 的加持還是太誘人了,畢竟,NikeCraft 系列的絕版「火星鞋」已經炒出了近 1 萬美元的天價。
6 月 10 日一開售,這款平平無奇的通用鞋也很快售罄,原價 109.99 美元,在二級市場一度漲到 1000 美元——不過,8 月補貨的消息出來後價格有所回落,現在大概是 400-500 美元。

每一次 NikeCraft 出新鞋,都會成為 Tom Sachs 工作室全員的「打工鞋」,這次的通用款也不例外。


目前這款米白+藍的配色,靈感來自 Sachs 工作室的制服。Nike 透露稱,之後還會釋出其他配色。

▲ Hypebeast 曬出 NikeCraft GPS 芥末黃配色版本,暫時未知發售細節

不是新款太素,是「火星太空鞋」實在夠酷!

老實説,跟通用款的「接地氣」相比,大家更期待看到 Sachs 那些奇奇怪怪的實驗式想法。

這也是 NikeCraft 推出時讓人眼前一亮的原因。


早在 2005 年,Sachs 就認識了Nike 當時的首席執行官 Mark Parker。

但雙方真正有合作意向,是因為 2009 年在巴黎的一次採訪:當時兩人大談個人手藝和規模生產的區別,Sachs 對Nike 運動鞋的耐穿性提出質疑,而 Parker 給出了「你行你上」的回覆。

大概是激將法奏效了。對球鞋設計毫無瞭解的 Sachs 開始研究起來,並加入他最愛的太空主題,2012 年,NikeCraft 系列正式誕生。

▲「火星鞋」1.0

在Nike 和 Sachs 看來,宇航員必須像運動員一樣健康,才能承受離開地球大氣層的嚴酷考驗。他們的日常工作需要大量的努力和耐力;同樣,他們的設備也必須能夠在最惡劣的條件下完成任務。

首先發布的「火星鞋」NikeCraft Mars Yard 1.0,靈感來自美國加州帕薩迪納噴氣推進實驗室的一名機械工程師 Tommaso Rivellini。他所研發的安全氣囊,用在了 1997 年和 2004 年的火星探測器上。
▲「火星鞋」1.0 設計理念

Sachs 決定將這種安全氣囊的 vectran 面料用在鞋子上,並將它設計得適合在 NASA 地形崎嶇的火星模擬場行走。


他説,「今天火箭科學家的制服是褪色牛仔褲、高爾夫襯衫和運動鞋。這些鞋子旨在支撐航空航天業最強大的頭腦。」

▲ 除了「火星鞋」,Nikecraft 還推出了防水風衣、輕量手提包等

2017 年,NikeCraft 重新發布「火星鞋」2.0。

在Nike 設計師的指導下,Sachs 足足花了 5 年時間來對「火星鞋」進行測試。他發現 1.0 版本雖然能通過磨損、強度、摺疊等測試,但使用體驗仍然不及預期。

於是,2.0 改良版本用更透氣的滌綸材料替換了原來的安全氣囊面料,並對鞋底設計進行調整,更適合在城市環境中穿着。

▲ 還增加了一款軟木製成的鞋墊,適合赤腳穿着

2018 年,NikeCraft 限量發售「太空鞋」Mars Yard Overshoe。

這一次比「火星鞋」看起來更大膽有趣,就像是真的宇航員同款。


Sachs 稱這款鞋的外號為「March Yard」,設計它是為了讓人們應付紐約 3 月的糟糕天氣——冬天即將結束了,雪開始融化,人們穿鞋走在路上,腳可能會又冷又濕。

用上了 Dyneema 面料可以保暖防水,如果感到熱的話可以把鞋套卷下來。即使要一天奔走多個地方看紐約時裝週,穿上這雙鞋就可以保證優雅。

▲ 還推出了可快速展開的雨衣(受降落傘啓發、可收納成腰包),以及羽絨短褲等

2019 年,Nike 和 Sachs 針對 NikeCraft 發佈過的 3 款運動鞋,分別推出相應的兒童版,用更容易穿着的魔術貼代替鞋帶,並用靈活的鞋底支撐小朋友走路。

在 Sachs 看來,這些小鞋子是 NikeCraft 對年輕運動員的支持和培養。

▲ 靈感來自他的 10 歲兒子

NikeCraft 系列不只關於鞋,這本身也是一個互動性極強的實驗項目。

配合火星鞋 1.0 的發佈,Sachs 做了一個「太空計劃:火星」展覽。


他用膠合板等材料製作藝術裝置,團隊穿着 NikeCraft 產品,展示宇航員如何在火星上生存並完成科學探索任務。

▲「太空計劃」系列展覽還有登陸月球、探索木星衞星等主題

而火星鞋 2.0 重新推出時,Nike 跟 Sachs 合作舉辦了一個「太空營」,為參加者準備了一系列身體和思維關卡。

最終完成 1 小時課程的人,可以獲得提前購買火星鞋 2.0 的優先權。


2020 年,NikeCraft 還在 Instagram 上發起一項活動,邀請人們報名參與「火星鞋」Mars Yard 2.5 的磨損測試。

磨損測試的第一階段已在 2021 年 4 月完成。150 名測試員通過了報名,他們帶着「火星鞋」2.5 版本上山下海使勁折騰,並反饋了累計 21.6 萬小時的真實感受。

測試結束後將鞋子退回,Nike 和 Sachs 會對髒兮兮的鞋子進行消毒,對破舊的鞋子進行修補,以及再一次進行測試。



從第一天開始,Sachs 就希望 NikeCraft 系列能做出更耐磨堅韌的運動鞋。

當全世界都在大談回收可持續,他堅持認為,一件物品應該先是足夠耐用(durabiliy),可以重複使用(reuse),到最後才是回爐再造談回收(recycling)。


而 NikeCraft 也在不斷突破界限,從為宇航員、科學家設計的火星鞋 1.0,到更適合城市行走的火星鞋 2.0 和太空鞋,再到最近售罄的通用款,面向各行各業的所有人。

10 年過去,Sachs 早已從球鞋設計門外漢,變成了頗有經驗的專家。而談及跟Nike 的合作,他將這比作是一個 19 世紀小作坊,跟現代規模生產大企業的碰撞。

▲ Nike 活動上,Sachs 跟藤原浩、權志龍、Virgil Abloh、Travis Scott、Drake 等潮流大咖合影

NikeCraft 這個名字足以説明一切:這是一個品牌基因雙方各佔 50% 的系列,Sachs 帶來充滿活力的新視角,而Nike 負責帶來製造流程的經驗和能力。

他們互相給對方「添亂」,又互相帶來思維方式上的啓發。

活在消費主義的「糖衣炮彈」之中

別忘了,球鞋設計師的跨界身份之外,Sachs 還是一個定居紐約的藝術家。


早在 1990 年代,Sachs 就憑藉一些批判消費主義的藝術作品出圈。

比如 1994 年,他幫 Barney’s 百貨公司佈置的聖誕櫥窗,把聖母瑪利亞變成了 Hello Kitty,給耶穌誕生的馬廄安上麥當勞 logo。


還做出了香奈兒斷頭台、愛馬仕快餐、Prada 馬桶等「文化假肢」。


在當時大眾看來,他跟Nike 這種消費品牌的合作不太可能發生。

但 Sachs 實際上更像是品牌和藝術之間的一座橋樑——他曾在一次採訪中説過,他深深明白消費主義的「有毒」,但自己確實離不開,批判的同時也喜歡着,是一種矛盾的平衡。

而 NASA 對 Sachs 的致命吸引力,一部分因為他出生於美國登月計劃氣氛濃厚的 1960 年代,另一部分是因為 NASA 是個很強大的品牌,它的魅力就如同「科學界的香奈兒」。


他多次表示,做藝術作品不是為了進博物館或被收藏家看上,也多次調侃説,自己做不出像 iPhone 那麼完美無暇的東西,但蘋果也做不出他那些破破爛爛的雕塑作品。

用幽默有趣的方式移用、拼貼,或用簡單的材料重構、重現,就是 Sachs 對消費主義的擁抱和反思。


在去年,Sachs 還發布了 NFT 項目「火箭工廠」。

人們需要購買火箭頭、主體、尾部 3 個部件,組成一個完整的火箭。每個部件都有不同的品牌 logo 標記,可以混搭也可以一致。


NFT 所有者可以選定發射日期,Sachs 工作室將會製作一個迷你火箭模型,帶到某片公園空地完成發射。最終將迷你火箭回收,連同發射視頻寄送給你。


如果擁有完整Nike 火箭 NFT,可以免費兑換一雙 NikeCraft GPS 通用鞋;甚至 Tiffany 還花了約 38 萬美元買下了其中一個藍綠色火箭 NFT 組合。整件事情聽起來就非常值得玩味。

▲ 完整Nike 火箭 NFT,可免費兑換一雙 NikeCraft GPS 通用鞋

但在跟Nike 合作的這些年,炒鞋這種消費文化為 Sachs 帶來了困擾。

Sachs 一直認為,NikeCraft 系列是為運動員而非作為消費符號設計的;以及,一雙鞋的存在價值應當是被人穿着磨損到最後一刻,而不是放在架子上等升值。

▲ NikeCraft 系列原型圖

就拿「火星鞋」2.0 來説,選用聚氨酯、橡膠、豬皮和尼龍等天然材料,並不會幫你把磨損弄髒的地方隱藏起來,而是明晃晃展示出來。

鞋子表面的破舊撕裂,鞋底的磨損,甚至鞋舌像麪包屑一樣剝落……這些飽經風霜的「傷疤」都是人生歷練,都在講述穿着者的故事。

▲ 火星鞋 2.0 鞋盒上寫的話:這雙鞋只有在被你穿着的時候才算「活着」,裝腔作勢者不必申請。

針對 NikeCraft GPS 通用款,Sachs 再次表示:

引用我一開始想跟Nike 合作,是因為我們想製作每個人都可以穿戴的雕塑。它是日常生活的工具,它也是民主的。

一眾飽受炒鞋之苦的網友,也提出了類似想法。像網友 @afamok 所説:不要只做到「無聊」!也要讓人買得到!如果這些鞋沒有被真正穿在腳上,這個實驗就毫無意義。

Fatherly.com 的編輯 Alex French 指出,Nike 實際上是炒鞋經濟的最大收益者。

NikeCraft GPS 通用款的理念很棒也很酷,但如果廣告文案中的承諾是空洞而無法實現的,這就只是一個噱頭大於實際的藝術項目罷了。

引用我希望我的判斷是錯誤的。我希望Nike 能生產足夠多的通用鞋來滿足需求。我希望這雙鞋能擺脱沒完沒了的炒鞋文化。我希望 NikeCraft GPS 是關於價值和消費的有意義對話的開始……如果答案都是 yes,這真是一件值得慶祝的事情。

這一切,還需要些時間才能見分曉。


資料來源:愛範兒(ifanr)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Nike  NikeCraft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