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tchOS 7 那麼多寶藏錶盤,靈感都從哪來?

愛範兒 於 22/02/2021 發表 收藏文章

每次的蘋果手錶的 watchOS 有更新時,作為用户最感興趣的,就是去看看又上線了哪些新錶盤。

所以當 watchOS 7 上線的時候,我也在第一時間把所有新錶盤都試了一遍:藝術家、正計時、計時碼錶專業、GMT、擬我表情、字體排印,美觀和實用並存。

也讓我不由得好奇,這些錶盤似曾相識,蘋果製作錶盤的靈感都來自哪呢?


在講述錶盤故事之前,得先説説傳統手錶的基礎構成,其分為若干部分:錶帶(Bands)、表耳(Lugs)、錶冠(Crown)、表面(Face)、表圈(Bezel)、錶針(Hands)和時符(Markers)。

這幾個部分構成了一塊表的基本元素,越高端的表部件越多,但再怎麼複雜,都離不開以上大框架。

Apple Watch 就是在這基礎上,不斷變換樣式,滿足不同人羣對智能手錶的外貌追求。

故事從 watchOS 7 新加入的幾個錶盤説起。

計時碼錶專業

這名字很是拗口,其實可以拆成兩部分,計時碼錶(Chronograph)+專業,雖説是新加入的錶盤,但計時碼錶早就存在與 Apple Watch 的錶盤選項列表中,新的專業版,新增了一個視距儀的功能,而且表面樣式也有所改變。

世界上第一塊計時碼錶,是由法國製表匠人 Louis Moinet 於 1815 年發明製作的,用來觀測一些精確到秒的活動,但那時還沒有奧林匹克運動會呢,這種可以精確計算時間流逝的設備能用在哪些場景下呢?


答案是賽馬,所以計時碼錶也可稱作計時馬錶。

彼時的歐洲貴族,像極了毛利小五郎,對賽馬這項運動極其熱衷,計時碼錶的出現,雖然對提升賽事觀賞性沒有多大幫助,但卻引入了數據量化的概念,並讓後世的其他運動共享了計時碼錶所帶來的便利性。

後人在這塊計時碼錶的基礎上不斷改良,包括百年靈推出了第一塊可以同時計算多位參賽者的時間的計時碼錶;浪琴推出了第一塊腕上計時碼錶機芯。

有意思的是,不管是數碼錶、機械錶還是石英錶,都有具有計時碼錶功能的產品,其中往往是最廉價的數碼錶擁有最精準的計時效果。

用着計時碼錶專業錶盤的 Apple Watch 便是其中一員。

不過在講計時碼錶專業錶盤之前,先看一眼計時碼錶錶盤,乍一看,怎麼有三個錶盤?


外圈顯示正常的北京時間(當然是按我所在時區而言),那上下兩個小圈又是什麼?

為了方便解釋,我先把最大的外表圈叫 A 圈,位於中軸上面的圈叫 B 圈,下面的叫 C 圈,既然是計時碼錶,那麼它的最終目的就是用來計時,按下右上角的碼錶圖標,開始計時,A 圈最細的那根錶針開始轉動,其作用便是讀秒,B 圈的錶針緩緩移動,刻度單位是分鐘,從更宏觀的視角查看計時的長短,而 C 圈而是顯示當前現實時間的秒數,配合 A 圈的時針和分針使用。

在錶盤設置中可以選擇 A 圈的刻度標識方式,分為 60、30、6 和 3 秒,分別對應不同的計時場景。

60 秒秒針就跑一圈,適合中長跑場景下使用,而 6 秒跑一圈的則更適合組間時長短的活動,如衝刺跑、波比跳等。


我覺得用於平板支撐也很適合,看秒針跑圈的速度更快了,人也會產生一種時間流逝更快的錯覺,不自覺就撐過了原本自己無法抵達的時長。

計時碼錶專業的創新之處在於,加入了視距儀的功能。

進入視距儀表盤後,單點啓用該功能,點下綠鍵後,紅色指針開始轉動,上面的讀數不斷縮小,後綴顯示的「單位/小時」,正是視距儀的靈魂所在。

視距儀的作用是將一個小時分成了 3600 等份(也就是 3600 秒),按照單一活動所使用的時間,推算一小時內該活動的可重複次數。

打個比方:我跑一公里花了 6 分鐘,此時上面讀數顯示 10 單位/小時,也就説明我只要保持這一配速,每小時能跑 10 公里。


按照這個方法,還能推算出打字、包餃子、批量修圖等活動的效率。

譬如我用 10 秒能包好一個餃子,那麼我包餃子的效率便是 360 個/小時。

表圈上的時符看似非常複雜,但其實重點是讀數和中央的時間。

當我們弄明白它每一區域的作用後,這個錶盤足以代替一個計時 app。

GMT 錶盤(格林威治錶盤)

1903 年,萊特兄弟發明了飛機。這一交通工具很快就成為上世紀最重要的發明之一,以往從一個城市去到另一個城市,往往需要數天時間,但在飛機誕生之後,路途花費的時間被縮減至幾個小時。

出行方式的演變,讓天下的生意變得不再難做,越來越多商務人士選擇了這種快速便利的出行方式,但短時間內跨越眾多時區,往往容易讓人晃了神。

▲ 圖片來源:arun.is

於是 GMT 手錶應運而生,其中更為人所熟知的,是勞力士的 GMT Master 系列,它可以顯示兩個時區的時間。

▲ 圖為勞力士 Oyster Perpetual GMT MasterII

出差時,看一眼就能同時弄清兩地時間。

Apple Watch 的 GMT 錶盤很明顯便是借鑑了勞力士 GMT Master 的設計風格。

表面有兩個表圈,內圈顯示的是當前地區的時間,點一下屏幕,進入第二時區的選擇界面,旋轉錶冠以選擇不同時區的城市。


當我點選了紐約市之後,此時外圈顯示的便是第二時區的時間,紅色指針指的是小時,長的分針共同顯示兩個時間的分鐘。外圈紅色部分意味着白天時間,藍色指黑夜時間。

所以如圖中所示,我所處地區當前時間是晚上 9 點 09 分,此時紐約則是早上 8 點 09 分。而橙色數字是指日期。

正中的第二時區地區名,在中文系統語言下,至多隻能顯示兩個字的城市名,若換成墨西哥城,就只能顯示它的英文縮寫 MC(Mexico City)。

正計時錶盤

跟前面的計時碼錶一樣,正計時錶盤也是一個用於計時的錶盤,但它的用法簡單得多,而且相當直觀。

它的原型大概是寶珀 Fifty Fathoms 系列,後者作為第一款現代潛水腕錶於 1953 被正式推出,它通過旋轉刻度表圈的方式,實現在傳統腕錶上從 0 開始以分鐘為單位計數。

Apple Watch 當然也借用了這一理念。

點按錶盤,紅色倒三角標記自動移至分針處,按下「開始」後,三角標記依舊停留在剛才分針位置,此時只要觀察分針移動的刻度,便可快速判斷計時後所度過的時間,單位為分。


而 Apple Watch 多虧了自身數碼錶的屬性,中央還能顯示顆粒度更細緻的時間,計時精確到毫秒之間。

藝術家錶盤

這是本期內容中,講述的最後一個 watchOS 7 新錶盤,不同於前三個錶盤,這個錶盤功能非常簡單,只能顯示當前時間。

不過這個錶盤更注重為用户傳遞美感。

極簡的色彩剪貼組合成一張又一張畫像,人臉的眼睛被數字時間所替代,用户只能通過嘴唇去觀察這副表情的喜怒哀樂。


每點一次屏幕,錶盤中的畫像都會通過算法自動變換,呈現出上百萬種組合。


Geoff McFetridge 作為這套錶盤的設計者,他的履歷可謂是極其精彩。

其實這次錶盤聯名,已是蘋果與 McFetridge 的第二次合作,之前 WWDC2017 的海報也是出自他之手。

他還完成了電影「Her」中人工智能系統的界面設計,也就是斯嘉麗所配音的那個 OS 界面。在那部電影中,他沒有沿用他所擅長的塗鴉風格化語言,而是為觀眾打造了一套輕盈且未來感十足的界面,也説明了他的藝術造詣之高,並不侷限在某一個固定領域裏。
▲ 圖片來源:Her

不過在與蘋果的二次合作時,McFetridge 還是選擇了他擅長的塗鴉畫風格,配合全新的編織單圈錶帶,風格更加鮮明。

小結

若你追隨 Apple Watch 錶盤的進化之路,一直走過,便會發現如今的蘋果,對於 Apple Watch 錶盤該如何設計,已經有一套較成熟的配方,可輕鬆做到實用性和顏值兼修。

無論是官方錶盤,抑或第三方 app 的專用錶盤,都比以往更加凸顯了「實用」二字的重要。


元素繁多,卻不雜亂。

錶盤信息足夠豐富,以至於我在錶盤中就能看盡所有我需要的信息:手錶電量、健身記錄、心率、天氣/温度、倒計時、環境音量等等,抬腕即可見。

以至於近些年我能明顯感覺到,我使用 Apple Watch 中 app 的頻率變得越來越低,這與 Apple Watch 自身定位有所變化不無關係。

當我寫完這篇文章後,不瞞你説,我又開始期待 watchOS 8 的錶盤了。


資料來源:愛範兒(ifanr)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watchOS 7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