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命定之劫:退出中國,還有美國

雷鋒網 於 22/10/2020 發表 收藏文章
歷史無情,天道輪迴。

20 年前,也就是 2000 年,身為美國市值最高的科技巨頭,微軟公司深深陷入到美國司法部掀起的反壟斷旋渦之中,並且面臨着一分為二的拆分危機。

20 年後,美國司法部再次出手,祭出反壟斷大旗,劍指另外一家美國科技巨頭——這家科技巨頭,就是 Google。


美國司法部表示:

引用作為市值高達萬億美元的全球最富有的公司之一,Google 是全球數十億用户和無數廣告商的互聯網壟斷守門人。

因此,它決定對 Google 發起反壟斷訴訟,並表示對 Google 採取任何措施都是有可能的。

包括分拆 Google。

美國司法部起訴 Google

10 月 20 日,美國司法部正式向 Google 發起反壟斷訴訟。

具體來説,美國司法部,連同美國 11 個州的檢察長(Attorneys General),在美國華盛頓特區地區法院發起了反壟斷訴訟,其目標是:

引用阻止 Google 在搜索和搜索廣告市場通過反競爭和排他性行為來非法維持壟斷地位,並補救競爭損害。

這 11 個州包括:阿肯色、佛羅里達、佐治亞、印第安納、肯塔基、路易斯安那、密西西比、密蘇里、蒙大拿、南卡和得克薩斯——這些州基本上是由共和黨佔據主導地位。


針對這一訴訟,美國司法部部長 William Barr 表示:

引用今天,數以百萬計的美國人日常生活依賴互聯網和在線平台。這個行業的競爭是至關重要的,基於這個原因,對司法部和美國人民來説,針對 Google——互聯網看門人(the gatekeeper of the Internet)——違反反壟斷法的挑戰,都是一個重大案件。經我確認後,我一直就優先考慮司法部對在線市場領導平台的審查,以確保我們的技術行業保持競爭力。

他還表示,數以百萬計的美國消費者、廣告商、小企業和企業家都受到 Google 非法壟斷的影響,而這一起訴擊中了 Google 網絡抓手的核心。

值得一提的是,這起由美國司法部發起的針對 Google 的反壟斷訴訟,很容易讓人想起它在 1974 年和 1998 年向美國另外兩個科技巨頭髮起的兩起反壟斷訴訟——它們分別指向了 AT&T 和微軟。


對此,美國司法部副部長 Jeffrey A. Rosen 表示,此次美國司法部再次實施謝爾曼法案(Sherman Act ,美國國會制定的第一部反壟斷法),以恢復競爭的作用,這將為此次數字領域創新之後的下一波創新打開大門。
這也是自 1998 年的微軟反壟斷案之後,美國司法部第一次動用謝爾曼法案。

從某種程度上,美國司法部的數次反壟斷調查,實際上也正伴隨着一波波科技浪潮的發展,有着某種見證並影響歷史進程的意義。

Google 在搜索領域的壟斷地位

Google 成為此次反壟斷案的靶心,並不令人感到意外。

誕生於 1998 年的 Google,在 22 年的時間裏,成為一家市值超過 1 萬億的科技巨頭,其產品不僅覆蓋了幾乎所有美國用户羣體,更是覆蓋了全球多個國家的用户羣體——從數量上來説,可以説是數十億的用户體量。

實際上,伴隨着互聯網尤其是移動互聯網的歷史發展浪潮,Google 旗下已經誕生了多款月活躍數量超過 10 億的產品,包括 Chrome、Google Search、Google Photos、YouTube、Google Maps、Gmail 等多個產品——這些產品已經成為全球眾多互聯網用户尤其是美國互聯網用户的日常數字生活必需品。


由此,Google 的各項服務也已經在實質上成為全球互聯網(除了中國之外)的基礎設施,美國互聯網更是如此。

當然,就此次反壟斷案而言,美國司法部主要針對的是 Google Search 搜索產品和服務,該服務實際上也是 Google 諸多產品服務和營收的絕對核心——根據全球諸多市場調研機構發佈的數據,Google 搜索在全球範圍的市場份額已經超過 90%,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不久,根據美國國會眾院司法委員會反壟斷小組委員會發布的報告,在美國市場,Google 是在通用搜索領域佔據絕對主導地位的企業。

具體來説,Google 搜索佔據了美國桌面端搜索量的 81%,以及移動端搜索量的 94%。

根據美國司法部的控訴,為了實現上述目標,Google 採用瞭如下措施來非法維持搜索和搜索廣告的壟斷地位:

  • 簽訂排他性協議,禁止預裝任何競爭性搜索服務;
  • 簽訂捆綁協議和其他協議,強制將其搜索應用程序預裝在移動設備的主要位置,並使其無法出售,而不管消費者的偏好如何;
  • 與蘋果公司達成長期協議,要求 Google 成為蘋果公司 Safari 瀏覽器和其他搜索工具上的默認通用搜索引擎(事實上是唯一的);
  • 通常利用壟斷利潤為其搜索引擎在設備、網絡瀏覽器和其他搜索接入點購買優惠待遇,形成一個持續的、自我強化的壟斷循環。


美國司法部稱,這些和其他反競爭行為損害了競爭和消費者,降低了創新型新公司開發、競爭和約束 Google 行為的能力。

通過提起訴訟,美國司法部試圖阻止 Google 的反競爭行為,恢復美國消費者、廣告商和所有依賴互聯網經濟的公司的競爭。

Google 表示不服,但它的麻煩才剛剛開始

對於美國司法部的指控,Google 當然表示不服。

10 月 20 日當天,Google 負責全球事務的高級副總裁 Kent Walker 在官網迴應稱:

引用今天司法部的訴訟存在嚴重缺陷。人們使用 Google 是因為他們選擇這樣做,而非因為被迫,或是他們找不到替代品……這場訴訟對消費者毫無幫助。相反,它將人為地支持低質量的搜索選擇,提高手機價格,並使人們更難獲得他們想要的搜索服務。

在這篇迴應中,Google 還通過 Apple、Android、Windows 等平台上的搜索引擎狀況,來證明自己並非是壟斷。它還表示:

引用我們可以理解,我們的成功需要被審查,但我們堅持自己的立場。美國的反壟斷法旨在促進創新並幫助消費者,而不是為了特定競爭者改變競爭環境,或者使人們更難獲得所需的服務。

可見,Google 嘴硬無比,並且打算在此次反壟斷訴訟中站在美國司法部的對立面。

不過,美國司法部對 Google 的反壟斷訴訟,並不是 Google 當前面臨的反壟斷危機的全部——它的麻煩可能剛剛開始。

實際上,在美國之外,Google 還有可能面臨來自歐盟、中國等地區的反壟斷調查。

雷鋒網(公眾號:雷鋒網)瞭解到,從 2010 年開始,Google 就一直在歐盟遭遇反壟斷調查,歐盟的兩任反壟斷專員都盯緊了 Google——由此,歐盟分別在 2017 年、2018 年和 2019 年 3 月對 Google 進行了三次罰款,罰款合計金額高達 95 億美元。

值得一提的是,Google 目前仍舊處於歐盟的反壟斷調查之中,調查項目是 Google 以 21 億美元收購 Fitbit 案。

不僅如此,據路透社此前報道,中國政府也正準備對 Google 進行反壟斷調查,原因是 Google 受到了利用 Android(安卓)移動操作系統的主導地位遏制市場競爭的指控——據知情人士表示,對於 Google 的上述指控是由華為公司 2019 年提出的,已提交至國務院反壟斷委員會審查。

路透社還表示,中國政府對 Google 正式調查最終是否會推進,相關決定最快於 10 月做出。

小結

從 1998 年到現在,Google 已經整整 22 歲。

從歷史的角度看來,22 年不過是一瞬之間;但對於互聯網的發展來説,卻是滄海桑田。而 Google 就是在這波互聯網浪潮中乘勢而起的龐然大物。

事實上,Google(Alphabet)是人類有史以來最快達到萬億市值的私人企業,僅僅用了 21 年。


但歷史就是如此諷刺,輝煌之際,Google 迎來了它的重大危機。

來自美國政府的正式反壟斷訴訟,是 Google 從來未遇見過的巨大挑戰;某種程度上,這也是 Google 成立 22 年來面臨的最大外部危機,也可以説是 Google 的 "至暗時刻"。

這一次,Google 能挺過去嗎?

本文參考資料:(雷鋒網雷鋒網雷鋒網)


雷鋒網原創文章,未經授權禁止轉載。詳情見轉載須知



資料來源:雷鋒網
作者/編輯:李帥飛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